滨南革命斗争史采风散记(五)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5-03-13 10:35:00 论坛

 
临沭朱村

  车走高速,两个小时,我们就进入杭州市区。小雨初停的西湖,依然烟雨朦胧。湿漉漉的小路,两旁花树繁茂,小雨使它们的叶子更加碧绿鲜亮,桂树的花香在空气中凝结住似的,经久不散。透过车窗看去白堤、苏堤、遥远而迷茫,只有雷锋塔和宝淑塔隔湖相对而立,一似伟岸的老人,一似窈窕的淑女见证着西湖的历史。烟雨西湖,更加使笔者感受到江南山水历史的源远流长和景色的灵秀与空旷,使得我们的红色之旅变得更加回味无穷。

  我们下榻之处是西湖边上的浙江军区政治部招待所。笔者的朋友,浙江军区政治部创作员陈国兴先生早已等候多时了。我和国兴先生结缘当自起始于《铁瑛传》(铁瑛原名任鸿让,1916年11月9日至2009年2月6日,河南省南乐县元村乡百尺村人。1934年在保定第二师范学校读书。1936年参加了“一二·九”、“一二·一六”学生运动。1937年10月参加革命)。8月,他到临沭采访铁瑛将军与钢八连的朱村战斗时,笔者陪同与其相识甚笃。他乡遇故知,作为都是当兵的人,见面后的礼节自然是军礼和热情的拥抱。

  浙江省军区政治部的领导十分欢迎我们的到来。晚餐政治部干部处的陈处长等领导亲临接见,并安排我们与铁瑛将军的长子铁和平先生见面的有关事宜。没成想,第二天一大早闻讯赶来的铁和平先生,便亲自驾车接我们到玉皇山茶室进行约谈。

  巍然矗立在西湖与钱塘江之间的玉皇山海拔237米,它与东侧的凤凰山冈峦相连,势若飞龙舞凤,故晋代郭璞有诗云:“天目山垂两乳长,龙飞凤舞到钱唐。”

  初冬季节,玉皇山山腰岚雾缭绕、云烟缥缈、左眺钱塘江、右瞰西子湖,给游人凌空欲飞的感觉。盘山公路两边的无患子,已经变成明晃晃的金黄色,格外绚丽;南高峰万山红遍,层林尽染;郭庄,白色茶梅开得娇嫩似雪,鸡爪槭的叶子由黄变橙,橙中染红,色彩斑斓;真是“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玉皇山山林秋色让人目不暇接,美不胜收。

  茂林修竹,小桥流水。中式的玉皇茶社极幽、极静。茶盘里不仅有木制的包括茶匙、茶针、茶夹、茶海、茶刀等茶道器具,那置于案头一些形状各异的博古架摆放小的石玩、盆景等,文房四宝,和那挂于壁上江南名家的巨幅山水,颇为烘托茶室古朴典雅氛围。

  茶具是地道的宜兴紫砂,茶是真正的西湖龙井。我双手捧着盛着春绿的茶盅置于鼻前,让浓郁得化不开的茶香在口鼻之间弥漫、缭绕,然后深深地吮吸、品味,这种感觉,美得无以言表。

  人生如茶。大千世界犹如一壶沸腾的水,人的自身或许就是这杯中的片片茶叶。茶沉水底,饱经沸水的浸泡,在叶片的伸展中释放自己的能量,最终把淡然无味的水变得清香。这种类似于煎熬的“浸泡”或许是事物乃至人生不可缺少的历程。不是吗?红军只有经过爬雪山过草地,历尽两万五千里长征的艰苦卓绝,五星红旗才会飘扬在天安门城楼;人们只有踏平诸多坎坷,保持踏踏实实、不浮躁、沉住气、沉到底的心态,百折不挠,事业才会得有建树,生活才会一路花开,四溢清香。

  一盅香醇的明前茶,撩人几多思绪在茶外。良久,我还舍不得用开水将这种难得的感觉冲淡。

  茶香在口,话题绵绵。我们自然回忆起铁瑛将军。铁瑛将军在临沭期间和临沭人民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有着难以忘怀的血肉情结。他生前曾多次到临沭县走访看望当年的老房东、老战友。而曹庄镇朱村则是见证老将军在临沭血与火的岁月的一座丰碑。

  1944年1月24日拂晓(农历除夕),日伪组织500余人对岌山区实行报复性扫荡。占领曹庄、郭庄、马庄后,又进攻朱村。“枪声就是命令”。沭河东岸的115师教导二旅四团八连听到枪声,整装火速奔向沭河岸边。鄢思甲连长率领战士们,跳到冰冷刺骨的河水里,踏破冰层,到达了河西岸。不久七连、九连和铁瑛率领的临沭独立营、民兵并也闻讯赶到。之后他们与肩作战,向敌人展开反击。虽然我军人数少、装备差、弹药不足,但他们对敌人咬住不放,愈战愈勇。200多名伪军首先被这种阵势吓倒,落荒而逃。50多个鬼子溃退至村西南角柏树林坟地,凭借有利地形和充足的弹药负隅顽抗。敌我双方都以柏树林作掩体,展开近距离对射。经过激烈的战斗,最后,日军被迫撤出了柏树林坟地,退守到30米外的一条天然大沟里,继续用火力压制八连和独立营的进攻。铁瑛和鄢思甲指挥战士们英勇战斗。他和鄢思甲分别负伤,但只做了简单的包扎后,仍在一线指挥战斗。最后,鬼子丢下几十具尸体,拖着伤兵逃跑了。

  朱村战斗是临沭抗战的最后一仗,自此敌人再也不敢来根据地扫荡,这次战斗,击毙敌伪40余人,八连也有24名战士英勇牺牲。在慰问大会上,岌山区和朱村赠给八连一面绣着“钢八连”的锦旗。1944年8月,在山东军区战斗英模大会上,八路军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萧华正式宣布八连为“钢八连”。

  朱村战斗规模不算大、歼敌不算多,但是意义重大,被载入《八路军战史》。2013年11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曾到朱村参观沂蒙精神红色革命文化。对朱村战斗的历史也相当熟悉的铁和平,谈到这里时,激动说“为什么,当年我们的父辈上了战场不怕死,就是掉了胳膊腿,还嗷嗷叫着杀敌,这就是信仰的力量,人民信仰共产党,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八年抗战我们才能打跑日本侵略者,解放战争我们才能胜利,才能搬走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和平先生身材魁梧,说话文雅,颇有铁瑛将军的风范。我们的交谈十分融洽,他为我们的滨海革命斗争史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史料。

  时近中午,热情好客的他,打电话约了几位战友,和我们共进午餐。席间,他向我们谈起了铁老的许多珍闻逸事。

  铁瑛在浙江省委任职12年。离休后,他每次到北京开会,都会认真做调研。2007年,以91岁高龄参加了党的十七大,是到会年龄最大的党代表。

  铁瑛晚年,铁和平和他有过一场“杭州景点该不该免门票”的争论。几年前,西湖风景区实行了“零票制”,铁瑛一直很关注这件事。有一天闲聊时,铁和平说,西湖不该免门票,这样一年不知要少掉多少收入呢?铁瑛不同意他的观点:“账不能这样算,免了门票,来的游客不是更多了嘛。”铁和平当时也就随便说说,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爸爸拿着一份报纸找到我:“和平,报上登了,还是免门票好。”铁和平一看,报纸上登出一组数据,说免了门票后,能增加多少游客,住宿、饮食能给杭州增加多少收入。

  铁瑛晚年爱钓鱼。1980年,叶剑英元帅来杭州,叔叔去看叶帅,正巧老人坐在西湖边钓鱼。叶帅问他:铁瑛同志,你喜欢钓鱼吗?铁瑛说,工作忙,没时间钓鱼。以前大儿子星期天去钓鱼,还批评他浪费时间。叶帅听了笑道:钓钓鱼,有利于健康。你看,水边的空气好,负离子也多,坐在这里,专注钓鱼,烦恼全无。铁瑛记住了叶帅的话,离休后,他就开始钓鱼,而且很快就喜欢上了。铁瑛钓鱼,就像他的为人处事:十分专注。他紧抿双唇不说话,目不转睛地盯着浮标,就像一尊大理石雕像。因此,几乎每次他老人家总是第一个开竿。

  铁瑛晚年特别爱看战争题材的影视片。只要电视里播《亮剑》他就不换台,《亮剑》看了还不止一遍。子女问他《亮剑》演得真不真实?他说,还算真实,但也有不少虚构的地方,比如李云龙违抗军令,上级不让他打他还打,这个就不真实。当时社会上议论挺热闹的是:到底谁是李云龙的原型?有人说是四野名将钟伟,也有人说是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打起仗来有“王疯子”之称的王近山,一次,子女一家人在饭桌上讨论这个话题,铁瑛说,李云龙还是和王近山最像。

  铁瑛随身居高位,但有很多平民百姓朋友,一位梅家坞的陈午云,50多岁,在西湖边开一家售货亭。爸爸经常到他那儿坐坐。陈午云说,她第一次见到铁瑛时,觉得省委书记肯定架子很大,没想到铁瑛喝茶,连茶叶也吃了。陈午云很奇怪,铁瑛笑笑说,龙井茶太珍贵了,浪费了可惜。铁瑛年年去陈午云家做客。年纪大了,他叫子女或警卫员带上礼品,替他问候午云阿姨。

  铁瑛心肠好,因此有个绰号叫铁菩萨。铁瑛是浙江京昆联谊会名誉会长。小百花等几个戏曲团,当年都是在铁瑛等领导的支持下成立的。2009年春节前,他找到浙江京昆联谊会会长沈祖安,请他在“湖畔居”订个包间,请那几个孩子来,他说,“我没钱请他们吃饭,就请他们喝杯茶吧。”因为爸爸听说,几个演员闹了一点矛盾,他对沈祖安说,“都是一窝孵出来的小鸡,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

  铁瑛虽居高位但家风十分简朴。他的住宅在北山路62号,一幢青砖三层小楼,小楼曾是汤恩伯的公馆,一边的活动室,是毛泽东1954年起草第一部宪法的地方。家里的沙发,坐坏了多少年,依然修理了再用。家里的窗帘,坏了他就用床单修补了再用。最后是在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张德江(现任中共中央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看后,再三劝说下才更换。

  在父辈的教育熏陶下,铁和平16岁当兵,衔至少校退休。他的姐姐即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一部反映陈毅元帅在文革期间生涯的纪实文学《霜重色愈浓》而闻名全国的著名军旅作家,南京军区政治部创作员铁竹伟。他的其他弟妹也都事业有成。铁滨(二女儿国安部门退休干部)、铁景沪(四女儿,海军医院干部)、铁建设(二儿子,经贸系统干部)、铁国强(三儿子,广电系统干部)。

  呵,“世上再无铁将军,人间常留长者名。”怀着对铁老的尊敬,我们感谢铁和平先生热情的款待。依依的惜别中与铁和平,陈国兴诸君握手告别,相约明年在滨海革命斗争史纪念馆开馆之时重逢。

  离开了西湖,车窗外的西湖犹如一幅朦胧的水墨画,朴实恬静。远处断桥、石拱桥倾斜在清澈的水面,与西湖融为一体。人们坐在游船上,悠悠荡槳,任阳光在肌肤上静然流淌,任诗意在心间轻舞飞扬。好不恬静,秀雅的西湖让人不舍离去。啊,再见,百媚种种写不完的水墨江南,千色点点画不尽的杭州西湖……


来源:临沂日报  编辑:李亭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