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季大勇:与诗同行边走边唱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3-10-21 10:32:00 论坛

  “坦白讲,年少起,诗,这个东西就在我的脑海中有印象和位置,虽说懵懵懂懂,但在脑子里,至少大于或者等于勾兑的水容积。”季大勇说,他很欣赏和引以为豪那时的“舍得”:过年挣的压岁钱,舍不得买零食和玩具,却舍得买一本叫《星星》的诗刊。对于这样的傻举动,记得当时他是赚足了小伙伴们的口水和冷嘲热讽,间或老师的异样目光。在初一下半年,他抱着几本翻烂了的《星星》,与学校潇洒地说“拜拜”。
  一个13岁的少年,不是因为早恋、学费和成绩辍了学,说起来也算不可思议。亲朋,还有老师、同学们一头雾水,父母哄骗、打骂等诸方式皆用遍,亦难回头,就是铁了心不回学校。
  诗,真的能深入人的内心、人的骨髓。季大勇爱极了阅读、收藏及排列这些横行、竖行的汉字,对诗的虔诚与挚爱,无法用言语表达。通过《星星》和其他诗刊,季大勇更加崇拜艾青、徐志摩,悉心阅读和关注顾城、海子,也斗胆小探普希金、泰戈尔。苦苦跋涉,不顾脚步踉跄,不顾满身泥泞。他始终坚信:“诗不弃我。”
  最让季大勇津津乐道引以为豪的是他的军旅生涯。他对军旅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愫。在部队摸爬滚打了12年,军营这所大学校,磨砺了他的品性,改写了他的人生,让他从一个初中未毕业的农村毛头小子华丽转身为一名拥有本科学历的军人。当战士期间,季大勇将部队的津贴大部分都买了诗刊杂志,一到周末就泡在图书馆,徜徉和沉浸在诗歌的暖意与意境里。夏天晚上蚊子多,他就将双腿浸泡在水桶里以此避免蚊子叮咬;冬天,本来晚上9:30宿舍熄灯后,就不许有亮光,他软磨硬泡找到部队领导承诺不耽误白日训练、不影响同宿舍战友休息的前提下,特意买了一个手电筒用被子罩住看书。一本书翻来翻去,书页都起了边毛,甚至破旧不堪,他也舍不得丢弃。荣立二等功破格被部队保送到军校深造拿了工资,买诗刊诗报、读诗写诗的习惯依然坚持,乐此不疲。身为军人,季大勇对军人的刻画有他的知与悟:“一堵墙/连鸟都飞不过去/令死神畏惧/他永不倒塌/与山河同在/墙的名字——叫兵……(《墙的名字》)”;“军徽在头顶闪烁/誓言是燃烧的青春/闻号而舞/用血汗焊接时间/每一个手势和眼神都证明着果断和稳定/胸是挺的/背是直的/永远都是一首铿锵的一二三四歌……(《当兵的人》)”
  熟悉季大勇的战友、文友都知道。他随身必带着三样东西,即笔、纸和诗刊。一旦有灵感,他就一蹴而就,有生活的感悟认知,有军人的豪言壮语,有凡夫的亲情流露。他的诗,字里行间有真实的生活烙印,赋予了情感,多为正能量。他开始向全国各地诗刊报纸杂志投稿,他的诗逐渐被军内外报刊发表。当时,季大勇的诗大都为乡土题材,尽显乡音、乡情。说起乡村,季大勇说,对他而言,只有感恩。他说父辈勤劳、朴素的气质深深渗透到了他的眼里、骨子里和笔墨里,无论走到哪里,乡村都呵护并保佑着他。那是他永远的根。
  2004年,季大勇转业到了市住建系统,创作的内容则更多地倾向于与自身工作息息相关的城市建设、工人施工和大美临沂的描述等。作品也有了新的提升,现代诗、古体诗、词曲均有触及。2009年夏天,陷泥河整治,人闲机械不停,“同事们黑白加班,个个晒得黝黑,大家每天都要沿着陷泥河来回走上好几趟。”对此,季大勇有所思,有所感,于是就有了《石砌工人》、《挖掘机手》、《园林女工》、《水利工程师》、《建筑工人的脸》等诗歌。“五指为犁播绿色忙,风雨同挑柔肩钢/朝迎晨曦暮接月,巾帼英姿胜儿郎/洒下甘霖泽银杏,收获累累白果香/巧手栽下梧桐树,引来栖居金凤凰(《园林女工》)。”作为一名城市建设者,他更多地见证了临沂变迁,临沂日新月异的变化让他更加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慰,于是就有了《西河·宜居临沂》、《水仙子·凤凰广场》、《苏幕遮·沂蒙红嫂广场》、《水调歌头·临沂人民广场》等。“琅琊里/古韵遗风长忆/山涌甘泉哺民黎/世代达理/书圣算圣谁人比/千古流芳不息/曾子事/诸葛候/孝子卧鲤泣神/人杰地灵著传记/日落星起/笙歌儒礼梦幻中/文化当属东夷/贤人后裔续前先/豪情万丈墨饱蘸/画卷以河为轴/谱新篇/魅力彰显/今昔贯穿融一/宜居地……(《西河·宜居临沂》)”
  诗,之于季大勇,“简单、透明、直接,越来越不可或缺。诗这家伙给我力量,让我思索,令我感动,催我上进,经常搞得我寝食难安,又爱又恨。”
  季大勇的诗,总关于他的心情,会在悄然间触动自己的思绪、泪腺。写的诗被人读,有时候还被人引用和收藏,季大勇说那的确是一件幸福和自豪的事情。当他的那些散发墨香的诗行变成铅字,就有文友建议把发表的诗收拢起来,整成集子便于翻阅和留存。起初,他并不在意,说的人多了,也便蠢蠢欲动。于是,就有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季大勇首本诗集《自言自语》的诞生。“商场/超市/我不愿去/那些注水的价格太刺眼/我怕吓着我瘦小的钱包/迪厅/影院/我不敢去/喧嚣/刺激/暧昧/我担心眼睛和耳朵窒息/逛菜市场/我倒习惯/那种亲切/是亲戚的亲/如同一头扎回乡亲堆里/光着脚掌走路也没人撵……(《自言自语》)”季大勇说自言自语,就是边走边唱。 记者车少远

  
 


来源:琅琊新闻网-沂蒙晚报  编辑:范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