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岚:一样的阳光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2-11-22 16:09:00 论坛

  一朵一朵的玫瑰花,虽然没有养植的那种肥硕、精美,却也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心形的花蕾如同含羞着的少女,还保留着在旷野时的微紫的红色,全都挨挨挤挤、安安静静的呆在一起,恰如正在热闹处,见有人来,突然地闭了口,低了眉,眼睛的余光却不停地东张西望,似乎造访者前脚一走,便会迫不急待变成一个个着粗衣布履、巧笑嫣然的村姑。那闭合的花蕾,似欲说还休的心事,张张扬扬地与我撞了个满怀。

  选了6株艳丽的花朵,轻轻剥去最外层的花片,想像着她们开在野外的样子,想像着采花的女子在花丛中与女友笑谈、采摘的情景。想来,蝴蝶错认了她们的脸颊,一定也是极美的情境罢,就如此时去掉外层的美丽花蕾一样,我把刚沸的开水冲到紫砂壶里,然后把她们放进去,立时,花儿们轻轻地翻转身来,在滚开的水中甜美的绽放,仿佛沾上了露水,慢慢地,吐出一片花瓣,如噙着的微笑,就那么矜持地注视着我,慢慢地吐露出深藏未放的一段心事,浮沉之中,浸了一杯的香。

  淡淡的清香飘过眉间,流过心间,袅袅升腾。

  茶香的氤氲之中是最适合读书的,啜一口香茶,找出董桥的《旧时月色》来。

  浅淡泛黄的封面的底色,正如温婉可人、优雅惆怅的旧日时光,看到它的第一眼,心便仿佛笼罩在月色里,所有能够刺痛心灵的棱角都化作微温的月光,安静地覆在苍茫大地上,恰似陆放翁的诗:“人间万事消磨尽,唯有清香似旧时。”其实,早在二十年前,我便读过《董桥散文》,字里行间萦绕着沉重而悠长的怅惘,体现出的恰如赫尔德的“乡愁是最高贵的痛苦感。”

  “如果说语言是心灵的桥,那么董桥就是这样的桥了”这句话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的时候,其实,我还没有想到说这话的主人,我的目光正投向桌对面的高大的凤尾竹上。我的房间里全是绿色的植物,高低错落,尽收眼底,置身其中,有一种绿树浓荫夏日长的感觉。看看室温,19℃,而隔着纷繁红尘的门扉,董桥把自己浮沉生涯中那半窗绿荫和纸上风月,用淡淡碎色的文字呈现在我眼前,那古雅的文字,隐隐有着荷香桂影。不由又想起祝勇在《董桥是桥》里说出的另一句话来: “董桥试图用中文的砖石架一座千年不倒的风雨廊桥,让所有寻找彼岸的人们,内心有了安全而温暖的投靠。”

  这样想着的时候,我的目光投向了窗外。宽大的玻璃窗上没有常规所说的那些“白花花的太阳”,因为,它们早做过了“隔阳”处理,因此,抬眼看去,天空是透明的微蓝,如同我恬静安逸的心情……然而,当我的目光延伸到窗对面脚手架上正在劳作的工人们的时候,竟再也收不回来。

  应该有十几个人吧,全都裸露着上身。我推了一下窗,“呼”的一声,一股热浪便涌了进来,手没来得及缩回而被狠狠地“烫”了一下,同时,我也看清了,那些古铜色的肌肤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黝黑发亮,头上似乎有一股股的烟,白花花的阳光重重地砸在他们的身上,隔了这么远,我似乎都能听到那太阳落下的重量来。记起来了,连续两天天气预报都在37℃。那么,地面的温度应该在50℃吧,在这样酷热的天气里,他们还在一砖一瓦地劳作着。不由想起了两个民工来:有一位民工,没日没夜地把租住房子的小院整理好后,种了一院子的花,等乡下女儿暑假赶来的时候,正是百花齐放,姹紫嫣红,他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女儿的最真切地爱;有一家因为儿子结婚用房,请了装修工日夜赶做。有一位民工某天带来了自己的女儿和妻子。女孩六、七岁的样子,穿着朴素整洁,爸爸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爸爸这样,爸爸那样的,如小鸟般一刻不停。当主人知道孩子和女人是第一次来这个城市,便找了两张《阿凡达》电影票让她们去看。女孩拉了爸爸的手坚决地说:“爸爸春节都没回去,我们是来专程看爸爸的。我们只看爸爸,别的什么都不看。”和风不语,至爱无言,他们这份朴素的爱,清纯如雨后清晨般的心境,让我的心盈盈浅浅。

  我不知道,对面的十几个人中,有没有在艰辛的生活之中,为自己如花的女儿种植出一片美丽的花园;我不知道他们中,有没有孩子也只想一心一意地“看看爸爸”。但我一定知道,他们以及他们的亲人,一定看到中央气象台发布的高温橙色警报,一定知道,他们的亲人所在的这个城市的今天“局部地区温度可达37℃”。这样的温度,一定也会如沸水般,烫在他们的心上吧。

  又想起了美国女作家弗朗西丝.梅耶丝的《托斯卡纳艳阳下》。在那片艳阳下,有一座三百年历史的老房子,正是这所老房子,征服了所有的读者,使许多人爱上它并视之为归宿;也是因为它,才由此引发了意大利托斯卡纳的旅游热潮。在那片艳阳下,梅耶为世人展示了美仑美奂的牧歌般的意大利乡间生活。然而,此时,我所居住着的“局部地区”的烈日下,那些卑微着的生命,正经受着滚滚热浪的灼伤,这种灼伤,直至内心!

  《流言》、《古庙》、《旧日红》……董桥这位弄文高手,连文章的题目也像是一首首红尘往事的诗句,我不知道,这如诗的文章,是否经得起 40℃的高温?在这样的温度下,董氏的天空,是否依然有那一片或朦胧、或朗润、或清辉的月色呢?

  啜一口玫瑰花茶,不要辜负这些旷野的花魂吧。只是低下头来,杯子的玫瑰,早已褪去了最初的颜色。董桥的声音像轻风一样吹拂着我的心,然而,我的心不但没能沉静下来,反倒喧闹了起来。

  窗外的阳光,正是浓烈。

  

  


来源:琅琊网  编辑:明天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