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钊:悲残的荣耀(上)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2-11-19 16:09:00 论坛

  旧时地方志书,在人物方面除传记地方大儒名贤、孝友厚义、文学勇烈人物外,均列有“烈女”卷,记载当地的贞孝节烈女子。《临沂县志》和《续修临沂县志》,虽均编纂于民国成立之后,但依例仍留此卷,尤其是续志,刊载的节烈女子中,至书成时,许多依然健在,也算是旧朝留下的遗产,使人得一点对于旧节烈观之残酷的真切感受。
  民国五年,即1916年编的县志《烈女》一卷,计有姓名的女子445人。民国二十五年,即1936年续修的县志中,《烈女》卷径直以表格形式登载女子992人。两志合计共记女子1437人。以数目之论,登入临沂史志的女子是远远多于男子的。在这些女子中,明朝以前者只19人,其中皇后、王妃12人,贤明7人。出身临沂的皇后王妃的事迹,不必细说了。而所谓贤明者,则如谢道韫。严格说来,谢并非临沂人,而是嫁为临沂人为妇者。谢为晋安西将谢弈之女,嫁与东晋王羲之的儿子王凝之为妻。志载,谢“聪识有才辩”。一次家人聚会,正巧天下起了大雪。她的叔父便问:“何以似也?”谢朗说:“散盐空中差可拟。”而道韫却说:“未若柳絮因风起。”后来,谢之夫因孙恩之乱殉难,谢寡居在家,但凡见之者无不为其风韵而倾伏,时有“王夫人神情散朗,故有林下之风气”之评。
  然而,自明朝以下,进入志书的临沂女子,已全无这样的才高情逸的女人了,所有的全为贞孝节烈之辈,数目达1418人之多。
  细查入史的节烈女子,明代的又只有3人,其余全部为有清一季二百六十余年间人。由宋朝理学家创制的儒家理学,皇朝政权倡行的妇女之节烈观,自明朝开始,伴随着科举选仕制度的更进而普遍推行的。朱明一朝拥国276年,与有清一朝爱新觉罗氏执掌中国267年(自明亡之年算起)的时间还要长,而整个有明一季,临沂只有节烈女子3人,与大清一季便有一千四百余人的数目相比,是显失比例的。可惜笔者未能查到康熙年间所编的《沂州志》,亦未得其他资料。但可以确定,对于明朝一季志书未载、漏记的临沂节烈女子,数目亦定为可观。倘如是,明清二季,临沂这块土地上曾有的节烈女子,数目要远远大于史有所载的人数。
  这些记入志书的女子的节烈生活,在那简略得已不是能再简的文字中,我们都能感受到那一股阴凉凄苦之气。如秀才赵淑颐之女,许配宋念祖之子宋三立为妻。但未及出嫁宋三立死去。赵氏女闻讯再三请求父母,到夫家为其夫守志。父母见其可怜便答应了。赵氏到宋家,拜见公婆后请求说:“儿今为妇,祈免定省。愿赐一楼,非四十年不下也。”一一拜别后登楼,服丧既毕,缟素独居,语不闻声,足不至户。忽一日下楼,邀请族人,商议立丈夫哥哥的儿子宋丰年为嗣子,这时正好独居四十年。读此,深为“正好独居四十年”一语所震摄,下楼时间竟如此精准,该是日夜算计的结果罢,此女子生活的孤寂与凄苦,一语而尽。
  赵氏女虽独伴青灯四十载,但究竟还是有楼可居,生活亦当无忧。而其他女子得以入志节烈,便没有这样的境遇了。有一位姜氏女,16岁即嫁与王善全为妻,到19岁时王去逝,留下一子不久也夭折。未经几年,随着公公的过逝,家境渐落。志载:“而姑奇虐,又益以小姑谗口,遂屡逼其改嫁。”可这位姜氏“忍饥受箠无去志。”娘家人不忍她过惨苦日子,便将其接回并劝其再适,可姜氏非但不听,守节的态度却是更加坚决。每次自娘家回婆家,带的好东西都给婆婆吃,自己吃粗饭。带的东西吃完之后,婆婆便又赶她回娘家,姜氏仍毫无怨色。后小姑出嫁有病,姜氏前去服侍。又张罗着为丈夫的弟弟娶亲,希望能生个儿子过继给自己死去的丈夫为后。谁知丈夫的弟弟是一无赖,娶妻后把个妻子遗弃在家,一去不归。结果弟媳也只好依姜氏过活,靠着姜氏娘家的接济勉强度日。
  中国的妇女,特别是那些生活在底层的女人,肩上的负担是尤其沉重的。她们既要勤于农事,又要事亲抚幼,真的是终生忙碌。然而,自明朝以后的主流文化却又在她们的肩上加了另外的负担,即贞节的绳索。而所用的法子则是彰奖的牌坊,可所有牌坊的背后,则是她们一生的血泪。


来源:琅琊网  编辑:明天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