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化·边缘化·多元化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5-07-25 16:44:00 论坛

  我一直觉得,所谓“文学的边缘化”是一个伪命题,这个“伪命题”主要是由以下两种腔调制造的无序喧哗:一是近些年来一些喜欢炒作的人和媒体妖魔化文学来制造轰动效应的嘈杂的虚假话语;二是一些不能安心文学的人就像怨妇一样絮叨出来的缺少自信的自怨自艾的自恋话语。所以,我认为讨论这个话题,其实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

  文学创作本来就是非常个人化的精神劳动,这种精神产品生产出来以后,消费者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目前这个多元化的社会里,有的消费者选择阅读文学,有的消费者选择观看电视,有的消费者选择看段子,有的消费者选择刷微信……这恰恰是文化自由、社会进步的表现,是个人自由意志已不再受压抑的表现。

  难道现在还有人愿意回到“十七年时期”,所有识字的人都去读“三红一创”?愿意回到“文革”时期,人人捧读《金光大道》《大刀记》?愿意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一篇《班主任》成就一个作家,一篇《乔厂长上任记》成为企业改革的教科书?那种一哄而上的创作和阅读,本身就是文学消费市场贫乏、个人没有自由选择权利的不正常文学生态环境造成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学的繁荣。

  在相当长的一个阶段,我们的文学是社会政治斗争的焦点,是政治工具。那时文学作品的价值被极度夸大,文学的地位被极不正常地抬高。我想,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那个时期应该是文学被“中心化”了。文学成为了公众话语的焦点,才出现了“中心化”制造的“轰动效应”,这只能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产物了。很多人误认为那是文学的红火,其实那只是文学为政治服务的人为红火,是文学被“中心化”后的虚假红火,不是文学本身的真正红火。设想一下,如果在那些时期,能就像今天一样文化产品极度多元,传播工具丰富多样,文学的那种红火局面是不会出现的!

  把文学回归到文学本身说成是边缘化,这其实是一种误解。如果换一个角度,也可以说在社会正常情况下,文学应该从来就是边缘化的。那么,文学的边缘化也就是应该值得肯定和提倡的。文学要正常发展,必须摆脱被“中心化”的局面,回归到正常的状态。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地位日益突出,文学已不再是政治及阶级斗争的传声筒,文学那种特有的社会政治地位逐渐丧失,文学不应该承担的过多的政治功能逐渐得到淡化,文学回归到了审美、愉悦、消闲等多种功能并存的局面。这种局面是自然而然形成的,是有着文学自身发展及文学环境变化的深刻原因的。人们阅读文学作品,不再是单纯接受政治理念,受到深刻的思想教育等,而是愉悦身心,陶冶性情,满足精神需求。这种局面的出现,只能说文学从外化走向了自身,有了更为自由的发展空间罢了。作家也由主流意识的书写者,变成了自由自主的写作者,所以才造就了许多具有不同创作风格的作家,出现了流派纷呈、丰富多彩的作品。目前,书店新版的文学类书籍令人眼花缭乱。据统计,每年问世的文学新作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几百倍、上千倍,甚至更多。我们高兴地看到出现了兼容并蓄的主旋律和多样化,高雅和通俗、精英和大众并存的发展态势。各类文学作品,各自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和影响,形成了多元化的文学局面。

  说到这里,我们也必须再次申明,文学作品作为一种阅读文本,同样是一种商品。既然我们要构建市场经济社会,那么一切商品都会在自由竞争中纳入优胜劣态的轨道,文学产品同样也必然受到市场的选择,而文学市场目前的取向不管我们承认与否都是商业价值大于精神价值的。那么为了迎合一部分读者喜欢通俗甚至低俗文学的问题,必然会出现一些不尽如人意的作品。但这类产品,就是一种快餐文化,看过之后一般不会有人再看第二遍,不会被反复阅读,所以不会被珍藏。这类写作者,最终会被文学史淘汰。但也会有相当多的读者选择拒绝各种庸俗的功利表达,选择在艺术本体上不断展现作家独特的审美追求的对人物和生活描述深刻、丰富、真确并富有同情心,使得每一个有感情、有文化的中国人都能在作品中找到认同感的优秀作品。接受市场的挑战这也是文学回归自身的题中应有之义,这种文学作品并不惧怕市场的选择。如《白鹿原》《平凡的世界》等长销书的存在,就是文学效益和经济效益完美结合的典型例子。

  我认为,所谓文学的边缘化,深入思考一下其实就是文学的多元化。这对文学的发展是有着重大的意义的,能极大地丰富文学内容和形式,文学创作队伍也能获得一定程度的净化。写作者目前应该做的是,在既有文学空间、文学环境的自由,又有作家表达方式、主体选择自由的文学创作环境中,克服浮躁心态,树立远大文学抱负,咬定青山不放松,在自然而然地淘汰功利性作家的写作行为的现实面前,在健康发展的文学空间里,远离那些急功近利的浮躁表达,自觉站立在因内心的需求而写作的人群中来,有效地保障写作的纯粹性。

  文学并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边缘化,只是有些水平还不高的写作者缺少一种恒定的文学信念罢了。只要作家们坚守恒定性和终极性的文学信念,有着超越于世俗利益的审美追求,并始终以此统摄自己的文学创作,抵达一定精神高度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就会出现。

  可以说,任何时候,任何人都不能真正把文学边缘化,文学本身也永远不会被边缘化。


来源:沂蒙晚报  编辑:范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