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刊频道 > 沂蒙文化 > 热点

记忆中的童年

  发布时间:2020-07-24 12:12:00 下载在临沂客户端 论坛

  童年时期,尽管父母在城里工作,但我多数时光是在乡下老家跟爷爷奶奶一起度过的,那段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至今仍非常清晰,并将永远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爷爷从小就给地主扛活,是个打庄户的老把式,个头不高,清瘦干练,耕、种、犁、耙样样在行。想必是想让幼小的我接受劳动的熏陶吧,他经常带我去田间地头,一边哄我玩耍,一边教我识别地里的庄稼。每次收工的时候,总喜欢把我扛到生产队的那头老牛背上,然后他牵着缰绳,扶着我,踏着夕阳的余晖,一路哼唱着那首我永远也没听懂的民谣往家走。我骑在牛背上,双手紧抓着梭头,一路左摇右晃,爷爷总在旁边慈祥地看着我,时而嘱咐我双腿夹紧,时而轻声叱牛赶路,当然,我从牛背上掉下来的时候也有,都是爷爷眼疾手快,总能一把把我揽在怀里。

  晃着晃着就来到了村头的代销店门口,这是回家的必经之路,爷爷总是先把我抱到水泥砌成的柜台上坐下,然后哆哆嗦嗦地掏出几张皱巴巴的毛票,让开小铺的近门二叔拿几块糖果先把我逗乐,然后自己舀上满满一黑碗高粱酒,悠然地点燃旱烟,就那样站在柜台边,手捻着山羊胡,“滋滋”地把岁月的味道品尝。烟锅里忽明忽暗的光亮,映照着爷爷黝黑而又透着满足的面庞,他还时不时地亲亲我的小腮帮,让我一起享受浓浓的酒香,似乎这样爷爷劳累一天的疲惫便烟消云散了……每次看到碗底剩下的酒不多时,爷爷总是脖子后仰一气喝光,然后捏几颗用小碟盛着的盐粒放进嘴里,再用手紧紧地把嘴巴捂上,悠长悠长地回味着……这时无论谁叫他也不会搭腔。现在想想,对于爷爷来讲,那该是世界上最美的享受了。

  那时在沂蒙山区,走街串巷的小货郎是孩子们的最爱,听到货郎摇鼓,老人孩子瞬间就能齐聚左右,洋红、洋绿、顶针、头绳、铅笔、橡皮……各类小百货应有尽有,小货郎嘴甜、又会说,大家都很喜欢他。当然,那时大家兜里缺钱,凑热闹的居多,真正买东西的寥寥无几。记得叔家有个爱漂亮的小妹妹,每次奶奶梳头的时候她都在旁边收拾落在梳子上和掉在地下的头发,然后仔仔细细地包好。攒了半年后,她竟悄悄地用奶奶的发丝从货郎摊上换来了半尺红绸缎,手巧的婶婶把它编成漂亮的蝴蝶结,扎在妹妹的辫梢上,小妹高兴地专往人堆钻,那个美劲简直赛过了盛开的红牡丹。

  孩子们都盼年,感觉一年的时间好长好长,总盼着过年时长辈送点小玩具、小礼品,先是爱不释手地好好把玩,再找个私密的地方珍藏起来。记忆中,我那把精致的小木枪,是爷爷用做车架的下脚料亲手给我做的贺年礼,上面刷着亮油,枪把上还拴着一块红绸布。腰里别着它,给一帮同龄的伙伴们训话,别提多威风了,活脱脱一个"孩子王",这把小木枪,成就了我当“儿童团长"的梦想,让我尽享了童年的荣光。

  一年四季,从天气微热,到天气渐凉,除了数九寒天,孩子们总喜欢在家门口的河汊里捞鱼摸虾,在村东的果园里捉鸟捕蝉,还会藏在生产队的瓜地里,吃个肚儿圆圆。多少次,在奶奶的吆喝声中,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光着屁股匆匆爬出水塘,钻进密密的青纱帐,任凭家人喊哑了嗓子,就是憋住劲儿不吱声,直到玩够吃饱了,才在夜色的掩映下溜回家中。为此挨训斥是家常便饭,铁孩、三蛋他们还常受皮肉之苦,但爷爷奶奶从来不舍得打骂我。

  感觉那时奶奶家门前的那条小巷好幽长,特别是晚上,每次一个人走出去,都怕找不到回家的路。有次晚上刚出门,突然从旁边窜出一条狼狗,把我吓掉了魂,连续几天昏昏沉沉,从不信迷信的奶奶这次急坏了,又是贴符子,又是灌偏方,说是要把我的“魂”给叫回来。奶奶是位乡医,身怀治疗小儿症的绝活,每当晚上奶奶带我出门问诊,我都紧紧扯着她的衣襟,生怕走丢了。奶奶乐善好施,行医从不图回报,每每治好患儿,家长们总会送些鸡蛋、油条、糕点等表示感谢,我童年时的口福都得益于奶奶的精湛医术。

  河对岸那片竹林很幽深,微风吹过,竹叶沙沙响,蛐蛐轻轻唱,花香蝶舞,翠色欲滴。那是小伙伴们幸福的乐园,大家经常一起在这里玩老鹰抓小鸡、骑马打仗、过家家、捉迷藏等游戏。或者用弹弓打玻璃、挖陷阱、掏鸟窝、拔蒜苗……童年时这些恶作剧可没少搞,也留下了最美的回忆。

  那时年龄小,脑子里还没有害羞这个概念,一群小伙伴喜欢无所顾忌地在村旁小河里游泳,岸边总有几个俊俏的媳妇姑娘在浆洗衣裳,她们也不避讳我们这些小孩子,经常在一边嘻笑打闹,那时总幻想未来的新嫁娘,也像这群邻家小姐姐一样漂亮。

  后来的几十年,我在外地读书、工作,爷爷奶奶相继去世,父母居住在城里,老屋也因社区改造拆除重建,于是便很少回去,故乡似乎也只是个概念了。但记忆中的这些场景依然历历在目,仿佛都在眼前,思绪一次次催使我故地重游。

  终于,我又来到了沂蒙山区东部这个秀丽的小村庄,又见到了金锁、黑子、三郎……这些童年的小伙伴们,没想到当年光着屁股放驴的二蛋还当上了村长。

  祖国日益强盛,家乡也是旧貌换新颜,一排排整齐的楼房,宽敞整洁的马路,绿树成荫、繁花似锦……处处显示出美丽乡村的繁荣景象。在这里,我细细寻找着童年的足迹,辨认着村庄昔日的模样。小河依然奔流不息,青山愈发巍然肃穆,老屋已翻新,没有了曾经的厚重。门前的小巷虽不足百米,但留下了我童年许多的念想,脚下古老的青石岩上更是洒满了少小离家的愁和忧。河边的竹林已寥寥无几,但棵棵翠竹仍是记忆中那样秀逸挺拔。当年的小媳妇都熬成婆婆啦,岁月的沧桑写在了曾经如花似玉的脸上,那些美丽的姑娘也早已出嫁,如今都是子孙满堂、幸福康宁,侧耳细听,河岸边隐约还有她们当年浣洗时咯咯的笑声。只有那一簇簇娇柔素洁的百合花,依然顶着露珠,还是那样羞羞答答地盛开在丛林中。

  村北的山坡上,是先辈们长眠的地方,那里鲜花簇拥,瓜果飘香。我面对坟茔长跪不起,耳畔仿佛又响起了祖父叱牛的喊声和祖母唤儿的呼声。隔着半尺黄土,我久久地回望童年的记忆,它们将永远定格在心灵深处最圣洁的地方。

  李剑

手机下载安装在临沂

来源:沂蒙晚报    编辑:张娜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琅琊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琅琊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为琅琊新闻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 ,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作品版权,均为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所属媒体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临沂日报报业集团相应媒体授权,任何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违反上述声明者,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所属媒体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 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 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纠错邮箱:sdlangya@126.com
频道精选
房产
健康
教育
财经
旅游
琅琊新闻网
移动产品下载区
琅琊网官方微信
琅琊网官方微博
在临沂客户端
临沂圈子
琅琊网临沂社区
临沂家居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