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天蒙山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9-11-04 13:50:00 论坛

  从临沂到费县,车窗外的冬雾或浓或淡地跟随了我们一路,在天蒙山脚下下车的时候,雾似乎更浓了几分。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模糊了轮廓,近处荒草参差、风瘦石凉。林子里交叠着一层厚厚的落叶,林边乱石中隐约有条小路向前伸展着,通往大山深处。眼前这无序的苍乱之美,以远山做背景,活脱脱一幅天然水墨画,沉静、素雅、淡泊,大自然是最具才情的丹青手,寒山的灵秀之气只须寥寥几笔,境界全出。

  群山环抱的古村落,还原出几十年前这一带乡亲们的生活状态。石墙青瓦,老碾木栅,栅篱外奇木参差,几条山溪分布在村子的角落,声音清脆干净,宛若古琴之声。这里是《沂蒙山小调》的诞生地,悦耳的歌声在山间飘荡着。抗战时期无数英雄保家卫国,在这片热土上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如今世情安稳,山景如画,步着前人的足迹,我们走进这个五A级旅游景区。

  拾阶而上,尽情赏阅天蒙山各个角度呈现出的美,再转过几重台阶,画面中的远山近树又有些不同。移步换景,相机帮我收录着身边的画面。山阶陡峭难行,便有了“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的说法。大山是坦荡的,徜徉在大山的怀抱里,心里前所未有的踏实与安稳。习惯了快节奏的城市生活,来之则安之,且任脚步快起来,心情慢下来,品味着行走中的苦趣与乐趣。

  山路上我与一群江浙口音的人一起走了一段路,有个人非常兴奋地对我说,他每年都会约一群朋友来这里两三次,既可锻炼身体,也是对灵魂的一次涤荡与升华。上山没有想像中那么轻松,是对体力和毅力的双重考验,而身边不断变换的山景正是最好的奖励与鼓励。

  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山顶的望海楼在云雾中若隐若现,风带着韧劲儿穿过丛林与野壑,掠来远山的寒凉。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这里峰高崖险,与山下风景大有不同,凭栏之处更觉云低天阔、身心自由,有人大声喊起了号子,号子声在山麓间此起彼伏......

  又往上走了半小时,身边的雾气越来越重。绕过一面石墙,篱笆似的栏杆围着悬崖和石阶通往一座小亭,亭子如真如幻地浮在薄烟里,亭边隐约有几树古松相依。印月井离亭子只有二十米的样子,据说这里是蒙山古代僧人生活汲水的地方,古井的造形不是正圆的,按古人的说法——似满还亏方应了天地不全的道理。

  东蒙圣境与三生石相邻,海拔千余米,离印月井不远。此时,深重的雾气打湿了台阶,像刚下过一场小雨,阶边光秃的树干上,露珠如珍珠般晶莹剔透。或因山顶风凉,向阳而生的山木都朝着一个方向伸展着,其枝苍劲有力、形态迥异,不像是人间风物。独自漫步在这里,恍若入了神仙府邸。

  望海楼座落在天蒙山的最高点,传说大舜东巡治水时曾站在这里东望大海,望海楼正是因这个典故而得名。于此东望,没有比此山更高的山了。

  望海楼始建于唐朝开元十三年,玄宗东封泰山,蒙山陪祀。宋朝和明朝几度复修,现在的望海楼还原了明朝时的造型。楼门上有一幅著名的对联:上联是“望海楼望海流望海楼上望海流、海楼千古海流千古。”下联是“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里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我从小熟知的千古名联,如今看到出处,颇生感怀。

  望海楼里展示着与天蒙山有关的历代名家书画作品,璀璨的古琅琊文化,见证着天蒙山几千年深厚的历史底蕴。两千多年前这里就曾留下孔子、庄周、老莱子的足迹,鬼谷子曾在这里修炼,汉朝蔡邕曾选此山隐居,宋朝苏轼、明代公鼐、清朝康乾二帝都曾到此游历,并皆有诗章传世。

  当年李白与杜甫同行,天蒙山是他们行程中的名山之一,杜甫写下“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的名句。对于热衷于古韵的我来说,登高望远,怀古怅今,四处浮云缭绕,松风过耳,便也不负情怀,赏景中得联:万古松风归大野,无涯云霁属天蒙。

  一位当地人说,天晴的日子里站在望海楼上能看得很远,今天逢着大雾天气,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她为我们婉惜。想来世间之事本就得失参半,晴日里的天蒙山与今日必然不同,或春或秋、或朝或暮,各有千秋,只说今日云雾漫山的景色,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下了望海楼,久久等不到同团的人,我决定独自走剩下的路。 拍下了风景区地图,顺着路线到了玻璃栈道。玻璃栈道堪称藏在大山里的奇迹,在两山之间横空出世,全长400多米,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人走在栈道上,像是上了“天空之路”,远处的山峦隐藏在云雾中,透过脚下干净明亮的玻璃,万丈深渊看得清清楚楚,这漫步云端的惊喜与震撼,惹得一群孩子惊怕又兴奋,大叫着拉拉扯扯地往前挪着细碎的步子。有个二十几岁的大男孩扶着一个女孩,女孩吓得闭紧了眼睛,如履薄冰地往前走着......

  与喧嚷的玻璃栈道相比,玉皇宫尤其安静,这里是蒙山的道教之地。“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走在玉皇宫的禅院里想起前人的这句诗,感怀人生如旅,所走过的路,所经历的事都是修行。从繁华的城市倏地来到大山里,感受着山中岁月里的无争与清寂,“钓因鹤守,果遣猿收”般的洒脱自在,抛开琐事的纠缠与束缚,如此偷闲一日,聊胜过尘世十年。

  这里地处幽静的大山腹地,一线天附近路有分岔,一群游客坐在台阶上等他们的导游,生恐走错了路。空荡荡的山路上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四处古木林立,掠过山径、穿过树林的风,卷弄着万木空枝,呜呜地作响,寒冬的林子里没有鸟叫虫鸣,惟有这不饰雕琢的天簌之音伴随着我。

  天地赋予四季的诗情不偏不倚,这漫山的林木褪去繁叶后更显风骨桀骜。寒冬的大山,有着无可取代的气场,历经霜风的检阅,松有了形,树有了骨,石有了劲,也让诗有了魂。古道西风瘦马的苍幽、漫草荒烟的画境、袖月担风的逸趣,那些古诗古句里读出的意境,这一刻都在眼前。

  如果说在山下仰望时叫看山,上山时叫登山,漫步东蒙圣境是在游山,玉皇宫那一段是在访山,那么快到山下的这段路该叫咏山了!放眼细看,不再是苍枝枯叶,松绿是眼前山峦的主色调。或许是因为海拔低的缘故,这里没有风也没有雾,四处安静没有一丝声音,念起陈子昂的句子“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样宁静的美,憾人心魄,这样宁静的美,驱使我用尽力气,对着绵延无尽的大山喊起了号子......

  这是我眼前的天蒙山——雄奇、伟岸、沉寂、温厚。

  山容万物,也容着我的脚印与记挂。总要在不同的季节里,选个天地清明的日子,趁着花香草郁、鸟叫泉鸣,再来这大山深处聆听松风如潮,去东蒙圣境看看晴日里的林樾与群山,去望海楼上放眼远望,想知道今天的云雾里,到底藏了多少我没有看到的风景。

  云儿


来源:沂蒙晚报  编辑:田万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