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鼎誉盛世风——访传统文化评论家石继航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9-02-25 15:43:00 论坛

  江湖夜雨,原名石继航,山东临清人,生于上世纪70年代,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地理系。河北卫视文化类季播节目《中华好诗词》第三季冠军。文史底蕴深厚,尤其钟情诗词,系CCTV4《中华情》诗意系列特邀撰稿人及文学顾问。现就职于临清一中。

  江湖夜雨是一位极有潜力的诗词鉴赏评论家,著有《印象盛唐:唐才子评传》、《煮酒论道:逍遥世间的绝妙智慧》、《华美的大唐碎片》、《馥香记》、《长安月下红袖香》、《捶碎红楼》、《江湖夜雨品水浒》、《昨夜闲潭梦落花》、《笔底明珠无处卖》、《如随啼鸟识花情》、《千年霜月千年诗》、《笑看沧海欲成尘》等数十部畅销作品。

  1、初识江湖夜雨:“浮生暂寄梦中梦,世事如闻风里风。”

  初遇江湖夜雨,第一印象果然——儒雅温润,如是我闻。

  一位四十多岁爽朗清举的男士,谈吐豁达温和,透着“胸藏文墨怀若谷”的浓浓书卷气。知我来自清河城,随口便说起了祖籍清河的唐诗人张祜——“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以及“封邑青阳”的张氏祠堂的来历……古人云: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声音舒缓庄重,这番话文气很浓,字字句句富有内涵,我洗耳恭听,陶醉其中。

  始知这样一位诗词储备和国学知识都很丰富的大神,源自2015年的《中华好诗词》,先是出场时“读书三万卷”的震撼,再是那场以山为题的巅峰对决中,以一句“不觉碧山暮”终结赛事问鼎冠军的钦佩。弹指一挥间,已过数载,那一番抢答对诗侃侃而谈的争斗仍历历在目,那一句“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笑言仍犹在耳边。

  与“石继航”相比,网名“江湖夜雨”在文坛更富盛名,著作等身的江湖夜雨是我求学时期的文化慰藉,因为那时的天涯论坛风光无限,而江湖夜雨恰是天涯煮酒论坛的著名写手,是2006年度天涯社区百大名人之一。拜读他的第一部书《印象盛唐——网络版唐才子评传》就在此时,这本书虽非小说、亦无情节,却让人手不释卷。

  都说第一印象,多形成于观其人、味其诗、品其书之后的认识与看法。我眼中的江湖夜雨,恰如一位心灵澄澈的兄长,对于世界和生活有自己的理解,他淡者屡深,言语谆谆:“得失随缘,知足常乐。”不强求,不偏执,有着明镜般通透的心态。他不觉得自己是个名人,他是真的以诗词为乐——“诗书满架尘埃扑,尽日无人略举头。”十几年间,与书卷为伴,却已出版诗词书籍达29本之多。在他心目中,创作不是负担,而是自己表达情感和享受生活的独特方式。他理想中的生活状态就是如此——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没有外界干扰,一个人在安静的环境中看看书、上上网、写点自己心里的东西。”

  古人诗词中,“江湖”往往是飘泊落魄的象征,有道是“落魄江湖”。十几年前,他混迹天涯论坛,曾有“兴来书山独往,诗成胜事自知。自觉世事明如镜,岂顾前程暗如漆”的感慨。当时的他对人生方向迷茫彷徨,苦苦追索。恰应了宋代黄庭坚《寄黄畿复》中“春风桃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一句凄凉的意境。如今,此去经年,被越来越多的诗词爱好者所熟知,已算小有成就,比之当年的孤凄心境有了很大的不同,所以他在采访中特别感谢无数支持他的读者和粉丝,“是你们给了我底气和力量、希望和方向。”

  2、关于读书:“夜安几许飞花度,凉风入梦枕边书。”

  有人说江湖夜雨一定是中了诗词的蛊,所以短短数年间,任凭锦章丽句从袖间蜂拥而出。在《中华好诗词》和《中国诗词大会》里,石继航的吟诵和解释都颇有古意,似乎是把诗词中的原始活力都召唤出来了,那不是书本上的叙述,而是一种对我们诗词情感记忆的恢复。

  石继航既是文化类节目的优秀选手,自己也创作出版了大量的文学著作。谈及经验,他说记忆和背诵古代诗词对于文学创作特别有帮助,因为这些文学元素沉淀在你的心里,不仅是一个数据库,更像一个酒窖,这些东西会在你的心中酝酿发酵,最终变成醇香的文字美酒。

  石继航说,自己从小读诗,父母并未刻意督促,单凭爱好记诵,或许不太严谨,却能把诗词浸入血液中,成为终生不离不弃的伴侣。他说,自己年少读书遇到诗词方面的疑问时,采用的方式是:暂时放置,以后再慢慢印证和参悟。这样的历程对于现在阅读启蒙期的孩子颇有启示性,因为现在的信息浩瀚如海,不妨让孩子先“好读书不求甚解”,在激发兴趣、了解经典的情况下“囫囵吞枣”,以后再慢慢消化。

  他提倡“四时读书之法”——读书要随性而读,“雪夜闭门读禁书”的情致,令人向往。春日万物生长,百花吐艳,宜读盛唐诗、北宋词、六朝赋,及《西厢记》、《牡丹亭》、《红楼梦》之类的书,手持此书,坐春花之下,落英缤纷,有含英咀华、口齿余香之妙;夏日烈日炎炎,芭蕉苒苒,宜读庄子《南华经》、陈继儒《小窗幽纪》、张潮《幽梦影》、屠隆《娑罗馆清言》及《西游记》、《墉城集仙录》之类,晚凉新浴后,散发欹枕而读,得逍遥自在之真趣;秋日金风肃杀,草木凋零,宜读《史记》、《资治通鉴》、《东京梦华录》、晚唐诗、南宋词,及《三国演义》、《水浒传》之类,看黄叶飘飞,观沧桑兴废之大观;冬日朔风凛冽,白雪皑皑,宜读《六祖坛经》、《菜根谭》,寒山拾得诗,悟寂灭禅机。

  一个有学问、有深沉思考能力的人,一定是一个有良好阅读习惯的人。江湖夜雨就是这样一位典型的中国式书生。他身处浮华,取静一隅,读书、写作、工作三位一体,永远不会沦为精神世界的卑微者。从剖析式的“唐代子评传”到描绘历代才女的“惊才绝艳录”,再到出人意料“评点水浒传”,直至“捶碎红楼”,他是真正钻进中国古典文学里并把读书的所得所悟所乐带给我们的人。

  3、诗意人生:“男儿本自重横行”的江湖侠客。

  听石继航《国学智慧 诗意人生》的讲座,如一缕清风徐来,不急不缓,其深厚的诗词涵养和国学底蕴令人倾叹。他追寻古人般的恬淡闲雅,希望留存于诗酒钟鼓的年代,他用泱泱之文,涵括整个老庄哲学上善若水、厚德载物等出世智慧的方方面面,语言凝练,言之有文,令人欣然之间醍醐灌顶。

  石继航说所谓诗意人生,不过是一种心境,一种逍遥而游的心境;也是一种情怀,一种超然物外、旷达无极的情怀。它可以有多种形式:静静读书、细细品茶是一种诗意人生;苍山旷野中,驱驰万里,体味无限风光,也是一种诗意人生;像阮籍那样驾着牛车率性而游、路尽而泣的魏晋风度是一种诗意人生;如自己这般“万卷古今消终日,一窗昏晓送流年”,每天氤氲在文字当中也是一种诗意人生。只要心中存了美和善,存了自在和洒脱,就是诗意。

  他一直用诗意的目光看待社会看待人生,人生的苦与甜也就在其诗意的目光注视下变得兴味盎然了。他曾说:“我喜欢魏晋,繁华中透着冷清,既才气纵横,又醉生梦死。而汉唐,则是我骨子里的爱,连理由都可以省了。”唐是他暗藏在心中的回忆,从小时候开始,唐诗就伴着他度过一个个春秋冬夏。每次读唐诗时,就有一种难以言传的感觉——“平和、安稳、充实、甜蜜”。或许只有在唐朝,才会有那么多美丽纯正如清水芙蓉一般的诗篇。他曾言,唐时的社会环境是那样富有诗情,船家女会说“停船且住问,或恐是同乡”;山间的僧人会吟“朝朝不见日,岁岁不知春”;暗黄发脆的《全唐诗》书页里,更有无数大唐红袖与才子们的月下影、隔帘形。

  唐诗是美的象征,它蕴含着缤纷的美感,令人吟哦之中击节赞叹;唐诗,也是历史的载体,它蕴含着深沉的历史,让人读过之后沉思掩卷。所以将唐诗讲述给大家宛如他今生的使命。在石继航的笔下,岑参豪迈、太白潇洒、杜甫沉郁、王维澄澈……每个作者都真实各异,既有一川碎石随风满地的豪迈,又有沧海月明鲛人泣泪的哀伤;每个诗人都性灵毕呈,既可以高卧南斋看风吹兰杜,也可以挹水漱齿观清风拂尘。石继航在平仄中在音律字符间分析诗人一生的心路历程,给人的感觉恰到好处。那些顺着时间的河流御风而来的生命,原来从不曾离去,他们躲在唐诗的背后,在他的笔下再度诗意地重生!

  石继航说,“我不时地想在时间的长河中溯流而上,再去看一眼那梦中的大唐。”他曾梦到过“夜市桥边火,春风寺外船”的江南水畔,梦到过年春色折柳伤别的灞陵,梦到过草风沙雨的渭河边,梦到过望江楼旁的竹林,也梦到过长安一片月下的紫殿玉阁。但如果真的梦回唐朝,石继航说自己会是一名“男儿本自重横行”的江湖侠客,或任侠从军,干一番事业,如《定风波》(苏轼)里那般:“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词中流露出的超脱达观,堪称我的精神导师。”石继航说。

  4、作品分析:“试看书林隐处,几多俊逸儒流。”

  读石继航的作品,发现他并不擅长将文字弄得华丽琐碎,而是朴素平实,似乎看不到技巧,也读不到难度,却是繁花落尽——“真僧只说家常话”。

  读得越多,越发现他原是这般慧心之人——品起诗文来情到意到,行起文笔来流畅平实,读遍千余年的悲欢爱恨仍平静坦然,待到看尽繁华又明达睿智……就如他的《捶碎红楼》一般,十几年后观点依然:《红楼梦》绝非搭建在非常理性的基础之上的,所有人物事件也不会都像盖房子一样有着严密而复杂的设计。不“反认他乡是故乡”,对其过度索引解读;也不字字谶语、步步机关,把它读成一本隐喻猜谜的书。有读者觉得这本书不够唯美,也有读者认为这本书观点客观正确,无论哪样,都无可厚非。石继航说,因为一个作品拿出来以后它就不再属于个人,就像厨师做的菜一样,好不好,只能是顾客评价。

  石继航评点诗句,以韵致见长,他即事见义,信手拈来,看似触机成趣,实则剔肤见骨。诗是人心中流淌出的情感之河,那本人物评传《印象盛唐》,别出心裁、血肉充实,展示着他的才气和人文胸怀。也让我对那些年那些人有了新鲜立体的认识,重新读起他们的诗来,别有一番感受。

  那本集历代才女之大成的《馥香记》中,他继承了古典文学中简洁传神的白描手法:“有真意,去粉饰,少做作,不卖弄”,写闺中女儿态却不故作娇嗔,写婉转心事也全无花巧虚浮的招式,寥寥数句,意味无穷,恰似江湖侠士般爽朗磊落、亲切真率。可谓:“侠情一往,云可赠人”。石继航曾说,读一首好诗,恰如灯下,故人万里,归来对影。读他的书亦是如此——这样疏离浅淡、不动声色,这样纯净轻灵、不染烟尘。却一笔一划均刺在历史和人性的关节之处,让人不知不觉中读上一遍又一遍。

  江湖夜雨品诗,喜欢钩沉其中的历史沉淀,让读者能于诗词之外,品读朝代的沧桑之变、兴衰之数。“裁冰及剪雪,谈笑看吴钩。”也算别有一番滋味。对此,我深以为然。也因此对他的那本《唐朝入仕指南》,印象尤深。这本书书名现代,书身却深刻厚重。他本就无意打造一本教人驰骋官场职场的读物。他只是固执地用那百年的时光,来诉说千年的诗意。他努力还原众多唐代文人的生死离难、荣辱悲欢,用诗人才子的身世秘辛、官场沉浮打开尘封已久的史册,再用啼笑皆非的八卦轶闻讲述那浮世清欢背后的无奈和心酸。

  “翻覆升沉百岁中,前途一半已成空。”《笔底明珠无处卖》亦是如此,石继航写尽明代才子们在现实铁壁前的焦虑、倦怠、失落与麻木。他的文字普华自然,却不喧扰,看似简单平常,实则蕴藏着十几年精研苦读的深厚功力。在如今实用至上的快餐阅读时代,他抛弃名利之念,沉下一颗心,以自己的凌云健笔铺陈出一个美不胜收的诗词解读世界,让风雅浸润烟火色,让尘封的诗歌瞬间鲜活。如果没有大量的阅读和积累做基础,哪里来得这番不动声色、云淡风轻的情感传递?

  5、文化传承:“一路风雨兼程,一朝惊鸣天下。”

  十几年前,网络文化方兴未艾,似乎在撬动着中国文人千百年来禁锢的思维,一度蛰伏却心系家国的文人们开始以笔为刀为剑、以文为镜为钟,铸就文化思想之作。网络为喜欢写作的人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创作发表平台,催生出大量的网络读者,写作者也借此有了更多出版的机会。多少人杰地灵、多久文脉流长,顷刻间解冻奔涌,漫卷风云,流淌家情国梦。“一路风雨兼程,一朝惊鸣天下。”我想这就是“江湖夜雨”背后的时代意义。

  一个如此博闻强识又有传统文化素养和积淀的人,对古典文化的传播也有着自己的看法,石继航说,中国古典文化的传播形式可以多种多样,并不是把中国的古典传统文化变成电视节目、变成游戏、变成动画……就是在亵渎经典。他觉得无论什么样的方式,只要能严谨忠实地传播文化,就是好事情。在现在的条件下,借助信息化的手段,借助电子媒介来传播中国古典文化更有优势,我们没有理由固步自封。随着时代的发展,也许有一天纸质书会变得稀少,甚至消亡,就像我们现在不再用砚台,不再磨墨,不再用毛笔字作为日常书写的工具一样,但无论如何,文字中所承载的精神是不朽的。

  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石继航说,任何歪曲经典、哗众取宠的行为,都是应该反对的。他引王守仁的话:“尚功利,崇邪说,是谓乱经;习训诂,传记诵,没溺于浅闻小见,以涂天下之耳目,是谓侮经。”对于如今现代自媒体特别发达的情况下,国人仍能够对书卷有着根深蒂固的情结,这是一件幸事。能将文字变成铅字,也是大多数写作者很期待的一件事,自己笔下的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并没有厚此薄彼。

  6、创作理念:“华容道的另一种走法。”

  石继航厚重的文化积淀,注定了他在写作时会博古通今、旁征博引。2012秋完成的的悬疑小说《长安道》就是架构了唐朝的历史,写得虚实相生、悬疑不断,“长安道傍多白骨,长安道路多风尘。路迢遥,水迢迢,功名尽在长安道,今日少年明日老。”直到最后一刻,才看清小说的全貌。

  谈及创作理念,石继航说,小说和诗词品评类的创作有所不同,诗人也是俗人,不可能高居象牙塔而不食人间烟火,好多伟大的诗人都经历过深刻的人生磨难,而这些磨难往往能把他们的诗词灵性激发出来,变成不朽的杰作。古人常有“诗穷而后工”这样的说法,诗人在饱受人生磨难经历不少坎坷后,能够写出很多让人们感慨不已的好诗。像南唐后主李煜,亡国之后写出许多特别优秀的词作,这正如蚌中之珠,在千百次心痛的挤压摩擦下,在一年年血泪的浸润之中,才得以有如此完美的辉光。

  写诗词评论亦是如此,需要大量搜集材料,从中提炼最精华的部分,这个过程像是炼矿,又像是酿酒,是大量搜集、逐渐提炼的这样一个繁复的过程。

  而写小说则好像探险一样,有时候走着走着,路就走不通了,因为小说的情节设计,需要巧妙精彩的推动,这是一个很费脑筋的问题,有时想不出好情节,就进行不下去。

  他的小说创作颇有点儿金庸的笔法。石继航说,自己对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从初高中时代就非常喜爱,甚至文字笔法、气韵,都深受其影响。此外,对于钱钟书先生比较犀利醒豁的评论风格,也曾在自己的作品《千年霜月千家诗》里有所学习和尝试,对鲁迅先生笔下辛辣深刻的风格也比较喜爱。“吟诗作赋北窗里,万言不值一杯水。”在提到文人们优雅风致的背后,一样也是呛人烟火时,他引用鲁迅先生《病后杂谈》中的话:“雅要有地位,也要钱,古今并不两样的,但古代的买雅,自然比现在便宜;办法也并不两样,书要摆在书架上,或者抛几本在地板上,酒杯要摆在桌子上,但算盘却要收在抽屉里,或者最好是在肚子里。”可谓辛辣透彻、不留情面。

  谈及临沂印象,石继航用了明代陶安的《沂州纪事》一诗:“马蹄踏雪入沂州,山拥孤城水左流。瓦瓮春浮黄米酒,铁釭冻结紫苏油。屏车念旧携宾访,阃幕知名遣使留。酌别东郊人满道,馀情未已立凝眸。”石继航说,诗词,与其说为时弊发声是诗者的天然责任,不如说是心灵的产物,是心灵中被过滤了的情感,总是向善向美的,唯其真,才能体现善与美。诗词,让我们的心灵不死。

  “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愿诗词与大家常相伴。

  焦春丽


来源:沂蒙晚报  编辑:张娜娜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