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荒琐忆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9-02-01 09:47:00 论坛

  开荒琐忆

     作者 舒扬 

  小时候,村东是一条小河,每到夏天,随着连日的暴雨,几乎每年都要发洪水,那几天清冽的河水变得浆混,泛着黄色的泡沫,裹挟着枯树枝干、撕断的瓜蔓甚至是一些棺木残骸呼啸而下,如黄河决堤一般,气势煞是惊人。

  洪水退去,岸边露出来一片片淤积的泥滩,黝黑黝黑的。再过些日子,经过太阳的暴晒,泥滩慢慢干涸,上面疯长起一些沙柳和水蓼子。泥滩和小河之间隔了一片细软干净的沙滩,河水也变得清冽起来。

  父亲连续多日在河边转来转去端详,终于有一天下定决心,扛起铁锹,决定到河边开荒去。那时候村里抓计划生育抓得很严,超生的子女出生不但罚款还不给地,要到十四岁才给分口粮田。孩子总要吃饭吧,三口的土地养活五口人自然是捉襟见肘。万般无奈,父亲才打算到河滩沟沿找些荒地,自己开辟出来,好歹也能种上一季玉米或者大豆等,多少能打一点粮食。经过多日的考察,父亲断定这个地方适合开荒,土肥而且地势比较高,运气好的话来年洪水前还能赶收一茬土豆。

  说干就干,父亲用铁锹一点点的围成一道河堑,用脸盆把洼处的积水舀干,然后把淤泥翻起来晾晒。忽然,父亲高兴的喊我,说“好多泥鳅,快过来!”我本来在一边的浅滩里捉鱼,一听赶紧提着小桶跑过来。只见父亲用铁锹翻一锹淤泥,就有几条泥鳅在淤泥里挣扎,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它们捉了出来。我看泥鳅滑不溜秋的,身上还有一些金黄色的花纹,简直和小蛇一样,不敢抓。父亲笑着说,它们不会咬人,我试探着摸一下,又黏又滑,还是不敢抓。父亲看我胆小,一边翻地,一边捡拾着泥鳅,给我介绍:泥鳅有好几种,没有牙的泥鳅好吃,一种头尖有牙的叫刀鳅,不好吃,可以喂扁嘴(鸭子)。还有一种又细又长的不是泥鳅,叫黄鳝,红色的叫血鳝。鳝鱼是大补的稀罕物,只有有钱人才能吃上,穷人能吃个泥鳅就很好了。父亲干的大汗淋漓,却好像不觉得累,一直兴致勃勃,说这东西很好吃,很有营养呢,等下我们拿回家炖着吃!

  一个下午的时间,父亲翻了一大片地,翻出来一筲泥鳅。回到家已经傍晚,捡出不好吃的刀鳅扔给扁嘴,把其余的洗剥干净,煮了满满一盆,全家好好的犒劳了一顿。在连肉也吃不上的年代,这不啻于人间最好的美食了!

  以至于很久以后,我还经常记起那个夏季的午后,父亲裸露着脊背在河边开荒,翻出的淤泥里泥鳅在挣扎,父亲一边捡拾着泥鳅,一边发出爽朗的笑声,眉头第一次如此舒展开,这让我们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来源:琅琊新闻网  编辑:朱贵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