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的山岗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8-12-10 14:27:00 论坛

  我在L市工作了六年。

  一个阴沉沉的下午,远处黑云压城,山雨欲来。我下班推了应酬,早早回到租住的房子。一来这几天酒场太多,不胜其烦;二来妻子这几天来探亲,回去陪她。

  一进门,妻子笑嘻嘻迎上来说,这里的人真厚道,打车几毛钱也找给我,去超市买水果称完不封口。在我们老家,出租司机从来不找零钱,超市防我们跟防贼似的,塑料袋恨不得用铁丝给你扎上。

  我告诉她,这里的民风淳朴,老百姓仁心淳厚。我望望外面被云压低了的天空,自己倒了一杯水,对妻子说,我给你讲个真实的故事吧……

  (一)

  离这三十里地有个叫岚山崮的地方,不远有个自然村叫马牧崖。1942年正是抗日战争最苦的时期,这里成了八路军的根据地,驻了一个排的人马。村里有个姑娘叫王玉梅,那年虚岁二十三,附近十里八乡没见过这么俊的闺女,高挑的个子,大脸盘,头发黝黑发亮,皮肤好得像剥了壳的熟鸡蛋,细腰宽胯,小腿笔直,圆溜溜的胳膊像秋天的藕瓜,透着水灵,夏天下地干活,晒出来的汗都是白汗儿。用隔壁王奶奶的话说,这闺女将来一定是个能生养的。

  八路军号召青壮年参军打鬼子,王玉梅是妇救会的人,站在碾台上说,谁第一个报名,我就嫁给谁。住在村西头的孙金富,外号“孙大萝卜”,第一个报了名,其实,玉梅没想到是他,当场就后悔了。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再加上村干部做主,王玉梅只好答应,当晚就和孙大萝卜入了洞房。

  本来部队说等几天就拉走,可这一等就是一个月,等孙大萝卜跟着部队开拔的时候,玉梅肚子里已经留下了他的种。出发的那天夜里,孙大萝卜抓着玉梅的手说,等着我回来,打完鬼子,你再给我生个小萝卜头儿。

  孙大萝卜这一走就没有了音讯。玉梅却更忙了,参加了村里的识字班,给前线做军鞋、摊煎饼,样样不落人后,成了村里有名的军属,堡垒户。她家最多时住了六个八路军伤员。来年开春玉梅生了个闺女,小名春妮,玉梅说大名等她爹回来取。

  这年夏天,鬼子扫荡进村,游击队抬着伤员上了山。有个重伤员,因为行动不便,没跟着游击队走,藏在地窖里,很不幸让鬼子捉住了,鬼子从他身上搜出了一沓八路军的票据,便认定这是个管事的,逼着他交代藏着的物资,这位八路伤员被鬼子折磨得奄奄一息也没吐半个字。鬼子看审不出什么,就把他扔在崖头上,走了。

  第二天凌晨,村里一个上山的老樵夫老远看到崖头上还趴着个人,便伏在这个八路伤员的耳朵上说,小鬼子已经走了,咱爷儿俩今天撞上也算个缘分,你要还活着就动一下,我背你回村。八路军果然就动了一下,老樵夫就把伤员背到了王玉梅家。

  王玉梅扒拉开一看,是部队上的文书小江西,跟着部队从南方过来的,说是个战士,其实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腿上的旧伤口已经感染化脓,几条白蛆在伤口里往外爬。王玉梅用一条干净笤帚把蛆从伤口里扫出来,再用土盐熬了盐水把伤口一次次冲洗干净,这才保住了小江西的一条腿。小江西在王玉梅家恢复得很快。要说小江西伤口好得快,头功要归玉梅的乳汁,玉梅的奶水特别足,涨满时像两个成熟的大椰子,春妮使上吃奶的劲儿也吃不完,玉梅便挤了些乳汁喂给小江西。这个秘密玉梅从没对别人说过,没几个月,小江西痊愈便离开王玉梅家找大部队去了,临走给玉梅磕头拜了干娘……这一走就是四十多年。

  (二)

  在春妮喃喃学话的日子里,玉梅默默期盼着丈夫孙金富早点儿回来,盼着伤员小江西早点儿回来。

  日本鬼子战败了,丈夫和小江西没有回来;国民党打败了,丈夫和小江西没有回来;春妮出落成大闺女了,丈夫和小江西仍然没有回来……玉梅托人打听,都说他们跟着部队已经走得很远了。

  玉梅等啊,盼啊,直到春妮十三岁那年,一天擦黑,村上来了两个干部模样的人,告诉玉梅她丈夫孙金富已经是个干部,在上海新娶了老婆,劝玉梅把离婚手续办了。玉梅听完就在离婚书上按了手印,没流一滴眼泪。

  后来,有个将军也来村里寻亲。将军说当年在这里打仗受伤,有位大嫂曾用乳汁救过他的命,现在想见见那位恩人大嫂,可村长告诉他,当年用乳汁救伤员的十里八乡都有,没名没姓的,到哪里去给你打听?

  在漫山遍野的暮岚中,唯独没有小江西的半点音讯。

  (三)

  其实,小江西一直没有忘记干娘王玉梅,自他离开玉梅后,跟着部队一路往南打,解放海南时再次负伤,从部队转业留在地方工作。文革时妻离子散。文革后平反官复原职,1990年离休后小江西已成了“老江西”,立马辗转跑到马牧崖找干娘王玉梅,此时的王玉梅已是风烛残年,一只眼睛已经瞎了,脑子也清醒一阵糊涂一阵,连邻里街坊都不认得了。

  那天春妮领着小江西进了堂屋,见了玉梅,小江西“扑通”就跪下了,扎在玉梅怀里老泪纵横,边哭边喊:娘、娘,我是您救过命的小江西啊,我回来了!娘、娘啊……

  (四)

  故事讲完了,我安静下来,思绪还沉浸在小江西和王玉梅母子相见的场景里,妻子和我相对无言,这时,天早已完全黑了下来。

  窗外,大雨滂沱……

  陈颂东


来源:沂蒙晚报  编辑:张娜娜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