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长咽唤不回 临沂陨落文曲星张铁民先生走了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8-08-20 14:59:00 论坛

  张铁民先生走了,又一位临沂文化巨匠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2018年8月11日22时,中国共产党党员,国家一级编剧,临沂市文化馆原市戏剧创作研究室主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省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临沂市戏剧家协会名誉主席,市文联顾问、市作协顾问张铁民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享年84岁。


张铁民

  张铁民先生祖籍潍坊市昌邑县,1935年10月出生于郯城县马头镇,1956年参加教育工作,1963年调临沂县文化馆,开始从事文化艺术创作,1982年任戏剧研究室主任。他是我市乃至我省戏剧创作的巨擘。他于20世纪50年代开始文艺创作,发表戏剧、小说、散文、诗歌、歌词以及戏剧论文等各种艺术形式的作品百余部,包括《道同》、《彩石峪》、《银杏树下》、《沂蒙霜叶红》等大型剧本十余部,多次获得山东省优秀舞台剧剧本奖、山东省艺术节银奖、中国柳琴戏剧艺术节优秀编剧奖、山东省精神文明建设精品工程奖等荣誉。1995年,张铁民同志创作的8集电视连续剧《算圣》,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引起强烈反响,一个月内连续播出4次,其中还在中央四台面向全球播出。2007年,新编历史故事柳琴戏《王祥卧鱼》进京演出获得巨大成功,并在苏鲁豫皖柳琴戏比赛中荣获13项大奖。2013年,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了张铁民同志的三卷本《铁民自选集》。

  1997年10月退休后,张铁民不仅笔耕不辍,更参与策划了一系列富有创意、卓有影响的文化活动。他参与策划、创作的大型乐舞诗《沂蒙丰碑》、大型实景演出《蒙山沂水》等成为我市艺术舞台上的经典,他担任艺术顾问指导推出的现代柳琴戏《沂蒙情》获得第十届中国艺术节文华优秀剧目奖。

  张铁民先生一生奋斗在文化战线,贯彻文艺服务人民的方针,秉承精益求精,勇攀高峰的艺术准则,为我市的文化繁荣做出了突出贡献。2008年,张铁民被临沂市委、市政府授予“临沂市文学艺术终身成就奖”。他温良谦和,清峻博雅,勤耕笔耘,才情远播,对朋友坦白真挚毫无保留,对晚辈春风化雨循循善诱,赢得了艺术界新老朋友的广泛尊重。张铁民尤其注重提携后进,诲人不倦,悉心指导,发现、挖掘、培养了一批青年剧作家、青年作家、青年音乐家、青年民间文艺家,对培养沂蒙文艺新人起到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人们习惯地尊称他为“铁老”,不仅是敬重他的“铁嘴”、“铁笔”、“铁书法”,更是敬佩他无处不在的爱心和正能量。

  市文广新局副局长薛岩:临沂文艺界的一个重大损失

  “张铁民先生的去世是临沂文艺界的一个重大损失。”市文广新局副局长薛岩说,与铁老相识三十多年,两人先后都担任过临沂戏剧家协会的主席。不论是在业务上还是生活上,两人都有非常密切的联系和交情。

  “铁老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的依靠,只要有他在,我们干什么工作都会更加放心,我们都亲切地称他为‘瓢把子’。”薛岩说,提起铁老,可以说是有人品,有人格,非常敢说敢做,仗义执言,大家都喜欢他的人品。在艺术方面,他的艺术作品造诣非常高,而且涉及的范围非常全。无论是写小品,写剧本,写朗诵词,还是写戏曲作词,铁老都是造诣深厚。

  薛岩回忆说,铁老是一个非常乐意帮助别人扶持年轻人的老人。不论是什么人,只要请求帮助,他都会非常乐意进行指导。因此,铁老一度成为很多年轻人心目中的“铁靠山”。

  自从1990年左右的《沂蒙丰碑》开始,在铁老的努力付出下,陆续推出了很多的文艺大项目。每一部戏,每一场大晚会,每一项大型文化活动,都会看到铁老的身影,前前后后至少有百余场。可以说在他的带动下奠定了我市如今良好文化局面的基础。

  “很多人不知道《沂蒙》这个电视剧的剧本,其实所有的章节都是铁老亲自修改,做了大量的工作。”2008年前后,铁老离开舞台,但是我市的几个重要的文化作品,比如《巍巍大青山》、《赵志全》和《崔家沟》都少不了铁老的贡献。

  “铁老的去世让我们失去了一位好的老师,好的艺术家,我心里非常难过,我们全市文化系统都要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文艺作品。”薛岩说。

  第一届临沂作协副主席、临沂日报社原总编辑郑钦禹:铁民老兄有担当

  “初识铁民老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14日晚,大雨倾盆,郑钦禹先生坐在家中的长椅上,细细回忆着与张铁民先生的往事。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在临沂县政府办公室担任秘书,一份来自公社抗旱双保的农情简报,让我非常惊奇。”郑先生回忆,一般的农情简报都是公文,枯燥无味,但是这份简报竟然用诗歌来写,七字一句、平仄押韵,而且板书文字都特别漂亮。“这是谁写的?!我当时就非常想见识见识这位才子。”郑先生说,之后时间不长,在同事的帮助下,他很快就有机会和张铁民先生见面,谁知道铁民先生也早有此意,早就听说山大中文系的高材生在县政府做秘书,只是无缘相见而已。

  从这以后,文学创作成为两位先生友情的纽带,经常互相切磋、交流,相互倾吐创作的不易。“铁民老兄与我亦师亦友,可以他说博古通今、文化底蕴深厚,任何话题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想到40多年的老友故去,郑先生的话语有些哽咽。“我在铁民老兄身上,学到了两点,一是做人,二是做文。”郑先生说,铁民和任何人交往都是真诚相待,不管是熟悉还是不熟悉的青年作家,只要带着作品找上门来,他都会一字一句地看完,并详细写上自己对于作品的见解。“有一次,我和铁民老兄一起担任一部史志的顾问。我俩分别把关解放前和解放后的两部分,当时都已经70多岁的铁民老兄,在看完这部书后,密密麻麻地写了几十页的看法,让我非常感慨。”

  “做文,铁民老兄是一位非常有责任感、有担当的作家!”郑钦禹介绍,张铁民先生生长学习在临沂,工作生活在临沂,他熟悉临沂的人文历史、山川风物和民俗事项,而且他热爱家乡,感恩家乡,所以改革开放后,当他的文学创作热情井喷而出的时候,他便调动起自己的文学和生活积累,用不同的文学形式反映家乡的历史与现实、变革与发展。“其实,铁民老兄退休后,比原来还忙。”郑钦禹说,这些年,他写了大量宣传临沂的文章,参与了众多反映临沂的剧作,为临沂文化事业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他身体还好的时候,我们差不多一两个月就有一次聚会,一群老笔杆子说说话,聊聊天,快乐至极。”回想五六年前,与铁民先生谈笑风生的画面,郑钦禹过了许久才说出一句话,铁民先生的去世,是临沂文化、文学、戏剧界的一大憾事。

  临沂大学教授、作家、文艺评论家钱勤来:希望铁民之后人才辈出

  “8月13日,是我1965年初到沂蒙的日子,却不料,今年8月13日竟是我们与张铁民先生告别的日子。”钱勤来教授与张铁民先生相识相知52年,如今铁民先生的离去,让他的挚友钱勤来不禁唏嘘不已。

  “铁民先生是沂蒙的一位文化人,我与他的相识始于1966年。”钱勤来先生说,在那以后的日子里,他逐渐了解到张铁民是一位沂蒙才子,文笔很好,作品却不甚多。直到文革之后,两人的交往才密切起来,钱先生说,也是到了文革之后,铁民才能真正写一点东西。

  “情景剧《蒙山沂水》是我记忆非常深刻的一部作品。”钱勤来先生介绍,铁民先生与李凡修他们同心同德,精心打磨,终于使《蒙山沂水》成为一个临沂的经典。另外还有《王祥卧鱼》、《山东出了个王廷江》、话剧《村委主任》等优秀作品他也记忆犹新。“承蒙器重,他还要我写了一个剧评,发表在《山东戏剧》上。”回想至此,钱勤来先生笑着说。

  “他的独立单行的文化目光和深远广阔的文化视野曾使我惊讶不已。”钱勤来先生说,铁民先生退休之后,还笔耕不辍,将精力放在了整理柳琴戏这个地方戏种上,终于系统地把柳琴戏的各种艺术要素整理成一部厚重的文集,为柳琴戏的保护传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他的目光始终关注着民间文化,众多作品无不展示的是人民的才气和智慧,令人大长见识,大开眼界。

  “我认为,铁民先生的艺术行为,实际上是为我们构筑了一个文化沂蒙,我们所说的沂蒙文化,并不是凭空而来,而是在长期的文化发展中形成的有自己特色的文化体系,而这个文化沂蒙是多元化的、立体化的,包含着2500多年中在沂蒙地区存在的各种文化。”钱勤来先生说,对于这种文化,我们似乎缺乏有力的挖掘和开拓,以至于对沂蒙文化的源远流长认识有所不足。铁民先生为我们开创了一个先例,树立了一个榜样,希望铁民先生这样的文化人在沂蒙山区不断涌现,发挥其文化创造力,使沂蒙文化走向丰厚,繁荣。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李岫青:对张老的去世感到惋惜

  “13号的晚上,我从外地回来才得知张老去世的消息,说实话虽然一直知道张老身体不好,甚至说已经有点儿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这个消息后还是很难过、很惋惜。”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李岫青对张铁民先生的去世同样是非常沉痛。

  据了解,李岫青和张老的相识是在她从原单位到文联工作后,因为工作的关系结识了张老,因为张老有很多重量级作品,李岫青对张老十分尊敬和敬仰。“张老在我心目中是一位非常优秀的艺术家,他的精神很鼓舞人,尽管身体欠佳,但他靠着不放弃的精神,一直忍着病痛坚持把文集创作完,他这种对文学艺术的执着让我们敬佩。”

  “最近一次见到张老应该还是前年的时候,当时我们代表文联去慰问张老。因为我的身体也不好,张老也知道我的身体情况,所以他再三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太劳累,不要再去辛苦探望他。”李岫青说,每当想起张老说过的这些关心的话语,她内心总是对张老的去世感到惋惜。“我最敬佩的就是张老在多个领域都有所建树,这一点非常值得我们学习。”李岫青说,张老从事文学艺术活动近70年,硕果辉煌,已然成为临沂文化的一张靓丽的艺术名片,他的去世,实在是临沂文学界的一个重大损失。

  沂蒙晚报记者 庄成 张庆举


来源:沂蒙晚报  编辑:张娜娜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