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年景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8-02-05 14:18:00 论坛

    进入腊月,“年”就像一缕久违的乡音,开始被人们一再提及。作为一段被世人反复晕染的特殊时光,它挟带着文化的、意识的、民俗的气息,丰饶而快活,绚丽而欢畅,赋予我们的岁月繁富浓郁的色彩。

    《说文解字》中云:“年”为“谷熟也”。五谷皆收为有年,“有年”即为“丰收”。“年”是火红的灯笼,是喷香的饺子,是鼓鼓的行囊……更是“朋酒斯享,日杀羔羊”的盛况。在过年的日子里,生活被理想化了,理想也被生活化了。这生活与迷人的理想混合在一起,便有了年的意味。

    “日出日落三百六,周而复始从头来。草木荣枯分四时,一岁月有十二圆。”“年”让我们的祖先结束了“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的日子。“春为岁首,子时夜交。”又快过年了,心里由衷地感慨着,寻闻着“年”淡淡的滋味,寻找着一个个“年”的光景。

  “新拭门窗明更暖,香融几案气犹华。”

  季羡林先生说:“年,像淡烟,又像远山的晴岚,我们握不着,也看不到,但它走来的时候,只在我们的心头轻轻地一拂,我们就知道:年来了。”记忆中的年味总是香香甜甜的,是红红的对联,是热闹的鞭炮,是庙会上的喧嚣,是围坐在一起包出的饺子,是锅里滋啦啦炸出的果子,更是雪打灯的激动……年味儿在独属于腊月的风景里,从淡到浓,飘入每个人的心里。

  印象中,从腊八节这一天起,母亲会真正晋升为忙年的统帅。过年的气氛,似乎调动起了每个人内心的激情,连父亲也变得温和起来,对母亲的每一项建议,都很尊重。过年的饺子需佐以腊八蒜,至今还记得:一只黑亮的小碗,盛着盈盈的醋,绿绿的蒜,置于大碟饺子中间,热香袅袅,构成了过年餐桌上特有的席面。如今,结婚成家,远离故土,也开始蹲下身来,效仿母亲,腌制一瓶腊八蒜,看着那洁白的蒜瓣在厨房的某个角落,因为老陈醋,悄悄地变成了通体碧绿的蒜翡翠。便觉这样的腊月,兴味盎然。

  腊月是忙碌在民事里的月份,从喝腊八粥开始,要扫房、请香、办年货,祭祀……每一项活动都透出精彩;蒸煮、烧烤、油炸、煎炒……每一个细节都奥妙无穷。母亲会从初八忙活到二十九,待到馍馍在缸里,炖好的熟肉在坛里,蒸炸的丸子、藕合盖在盆里……浓浓的年味被扇进炊烟中,吊挂在屋檐下,一点一点弥漫开来,才算该忙的都忙完了。

  听母亲讲,在她小时候,腊月二十三的祭灶仪式,很有讲究。需要用劈好的高粱秸扎成灶马,好让灶王夫妇乘着马车上天。小孩子们则要剪碎一捧喂马的草,给灶马当干粮。还听母亲说,“年”是很可怕的怪兽,“年”一来,树木凋敝,百草不生;“年”一过,万物生长,鲜花遍地。我每每听到此处,便会心生羡慕,羡慕灶王爷夫妇没有翅膀,也能上天。又羡慕那时候的人们,将过年演绎出一幕幕童话般的故事,把日子点缀得有滋有味。一些过年的歌谣和传说,就是这样于不经意间记住的,许多年后,成了回忆。

  年前的最后一场年集,才是最亮眼的年景。集市像是沸腾了的水,红火热闹。置办年货的人们兴致勃勃地把挣扎乱叫的鸡鸭、鳞翅翻动的鲜鱼、水嫩清脆的青菜、泥巴护身的莲藕拎回家。“年年有鱼,步步糕升”这样绕梁三日的口彩,总能在心理上给人们带来一种丰年有余的快感。念此,此刻忙碌拥挤的采买过程,也不觉得辛苦了。

  红色是年集上最惹眼的色彩。过年添置上一件红色的衣服,买上一对大红的灯笼,是多么合乎这极致世俗的喜气和美满啊!再请写春联的老人,将平实的祈愿,饱蘸浓墨书写在事先裁好的红纸上,撇捺之间洒脱通透。字成,红光闪耀、主客皆欢。这红红的春联拿回家一贴,原本黑瓦白墙的水墨映像,便一下子有了鲜亮的色彩,日子也跟着活色生香起来。

  “守岁家家应未卧,相思那得梦魂来。”

  年是一种召唤,自然的,不用提醒就能发生,每一个流落异地的人,对年的感应都是一样,无论身在何处,都会不远千里回家过年。纵使我们无数次地问自己“乡关何处”,其实心间早有答案——家,不是城市里自己的家,而是有爸有妈有回忆的老家。

  火车站,汽车站,急着回家的人群水泄不通,大包小包,满载着收获,满载着期望。每当在镜头里看到那人头攒动的情景都让我感到年的力量之大、影响之大。每一位远离故乡的游子,都在胸前别了一枚相思扣吧?一年了,整整一年没看见家乡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了。恨不得此刻自己能长出一双翅膀,恨不得脚下能日行万里,立刻飞向自己的家乡,投入亲人的怀抱。

  终于到家,小院里,还有父亲旧年种的丝瓜藤,几只土黄的干瓜,缀在藤上,它们无忧无虑,就在这里望雪,望春风,婉约着,凝视着。白驹过隙,时光荏苒,生于斯长于斯的我竟成了它们的匆匆拍客。印象中的山石树木,都仿佛提前被母亲耐心哄好了,个个都带了温柔的好模样,暄暄的,暖暖的,醉卧在安静里。连冲我啼叫的鸟声,也像暖阳下融化了的雪水从枝上滴下,嘀哩嘀哩的,满载了一层柔。

  “年赶年月赶月,大年三十赶半夜。”夜来了,年来了。

  除夕夜最讲求团圆。在这样一个无眠的夜晚,亲人俱在,笑颜如花,暖情如火。厨房里,油烟袅袅,缭绕着满头银丝的母亲。从儿女们归家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没有闲着。餐桌上,一家老小,欢聚一堂。不管外面是飘着丝丝雪花,还是刮着阵阵朔风,都无所谓,此刻的团聚把漂泊的心抚慰得发热出汗。一盘盘水饺热气腾腾,一双双筷子飞舞若蝶。亲情便在这谈笑中升华、聚集,并且越来越浓,浓郁成团圆的味道,飘散在每一个人的心间,一杯杯热酒尚未下肚,就已经醉倒了所有人。

  这餐团圆饭,饭程那么长!菜又多,酒又美。所有的好东西,都云集在此了。一年的劳累与丰收,也都集聚在此了,弥漫着家常温暖的除夕夜,就这样张开臂膀,将你揽进世俗的烟火,实实在在,塞给你油然而生的感恩和谢意。

  待到新年的钟声响起,一起辞旧迎新的,是那红红的鞭炮燃放的噼啪声,是那团团围着的“竹炉汤沸火初红”。过年的气氛,被搅动得风生水起。“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只有回家过年,才能品尝到白居易诗中那纯正的年味,才能读懂过年的丰富内涵。

  这一桌团圆饭,这一番心情,便铺排了整个春夏秋冬。

  “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如果说腊月是欢欢喜喜、忙忙实实的攒福月,那么正月就如窖藏的佳酿,醇香而绵长。腊月积攒的福气,都会在平平稳稳的正月里被慢慢地享用。

  大年初一还未到天明,打开门扉迎新的鞭炮声便已次第燃起,洁净的雪花、鲜红的门联、守岁的篆烟、拜年的喧闹……正月的每一天,仿佛都是节日,每一天都有仪式,每一天都有故事。“年初二擢女婿。年初三迎三亲。年初四接四喜。年初五打花煞……”一直闹腾到十五元宵节,放了烟花看了花灯,母亲把过年的最后一张神符在老天爷堂前烧了,才算真真切切叫亮了“春节”这明媚的名字。

  在年的团圆里,还会与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老同学聚上一聚,共同回忆下童年往事,共同追忆起夜风习习、繁星点点的读书时光。那些年,在雪夜里追看许多烟花,深爱那火树银花在天际绚烂的一抹惊艳,美轮美奂。现在看来,就像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短暂而珍贵。

  “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春节更像是板弦氤氲的乐班,大艳大红而又古朴传统,总有一种艺术的气息,年年依旧,却岁岁不同。它如火苗般质朴又奔放,延续到新一年的时光里;又如祥云般平实而热烈,把庸常的日子都照暖了。春节,是一册古老的书卷,负载的文化风习、色彩与气息,早已沉潜在我的灵魂中,成了生命的积淀,不论时光的刷子多么粗砺,也无法把它抹去。那如昙花的回忆,不再如烟,繁华风中,零泥草尖。

  过年,是一道墙。墙的这边,冰天雪地;墙的那边,春暖花开。回家过年吧。过年,是一座驿站。走累了,就停下来歇一歇。一段路程的结束,意味着另一段路程的重新出发。过年,是一个刻度。每一棵或粗或细的树木上,都不可避免地增添了一道生命的年轮。春节,就是给我们一个机会,享受到家的温暖。尘世间的人群熙熙攘攘,最温暖的感觉,还是全家团圆的滋味。我渴望,这种憧憬和向往,在岁月里,在心头上,能越来越多地泛起。

  那些年,那些记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沂蒙晚报记者 焦春丽


来源:沂蒙晚报  编辑:张娜娜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