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游记》不只是寻觅异乡山水之美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8-08-13 15:03:00 论坛

  用笔记录下的风景,是地理志意义上的,更是审美意义上的,形成了自己对国家地理文化的完整想象。

  2018年08月10日

  提起《徐霞客游记》,很多人将它视为古代地理类或文学里的游记题材的作品,这部日记体的名著的确书写了国家江河山川的壮美景色,也融入了徐霞客毕生的心血。它历经34年写就,徐霞客生前记录下了60余万字关于旅行考察的内容,包括《楚游日记》、《粤西游日记》、《黔游日记》、《浙游日记》等,在他去世后,这些文字被他人整理成《徐霞客游记》,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地理和文化资料。

  想象与寻觅遥远的异域

  从当代视角看,徐霞客的远行记录不算惊人,论行走之遥远,远不及玄奘法师异域取经,近不如丘处机远行西域和成吉思汗相见时的“行走记录”,甚至都不如几千年前周穆王西游更具传奇性。但是,徐霞客是极其罕见的凭借个体力量完成数十年旅行记录的人,他的旅行和探索,几乎是无功利性的。也正因此,徐霞客毕生游历全国,并留下《徐霞客游记》,更显得独特而奇诡。

  《徐霞客游记》的语言继承了中国古代传统游记的书写方法:简明扼要且注重细节。而且,徐霞客的“文学感觉”似乎比前人更胜一筹,因为是个人旅行和考察,其游记也更具个性表达,而徐霞客和当时“主流文人”大有不同,他不喜科举,厌恶功名利禄,对风景的书写是纯粹审美式的,很少见到他在山水中寄托什么宏伟抱负,用现代的话语来说,徐霞客大概是个对宏大叙事不感兴趣的文艺青年,他爱祖国的山山水水,仅仅是一种审美的快乐,是因兴趣而游历山川,因爱好而沉醉于旅行之中。

  徐霞客这样“任性”的做法,在当时也是惊世骇俗的。当然,相比那些寒门子弟,出身优渥的徐霞客似乎更有资本这样做。但徐霞客的独特,并不是因为他有相对殷实的家境而造就的,更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是一个主流文化的反叛者。也只有在这个角度,才能解释徐霞客为什么对“异乡的山水”有如此浓厚的兴趣。

  让读书人告别对本土文化的固守心理,多数要凭借经世致用的政治理念,但徐霞客对异域土地的热情,是出于对自然山水的好奇与兴趣。人文地理学上有对“地方感”的强调,但这仍是一种现代观念,我们很难想象在四百年前,徐霞客就对完整的国家地理概念有清晰的认知。但可以确信的是,故乡的“地方感”和“天下”的观念,在《徐霞客游记》里并没有明显的割裂。虽然这是游记,或者说是探险和考察的记录,但很少能从中看到徐霞客对“异乡山水”的惊愕。他的叙述是从容不迫的,即使是身处险境,也会尽量描述为一种舒缓惬意的情境,让人沉醉其中,而不觉得有内在的紧张感。

  提前到来的“现代”意识?

  “无限的远方,和我们都有关”——这显然是一个现代的概念。生发自西方的现代性思潮,在近两三百年的历史中,逐渐扩散到全球的各个角落。热衷旅行,尤其是探索遥远的未知,这种思维和实践方式,大多产生于现代文明的意识里,即使在古代,也基本存在于西方的文化传统里。

  不论是《伊利亚特》还是《奥德赛》,哪怕是《一千零一夜》里诸多传奇故事,都不乏探险者“寻觅远方—归乡”的叙事模式,似乎这种对遥远彼岸的想象力,是西方文化里长期存有的基因。不过,与农耕经济相伴而生成的中国传统儒家思想,恰恰主张安土重迁,“父母在,不远游”的圣贤教诲,始终是传统读书人心中的坚固理念。

  徐霞客要突破的观念阻碍,首先就来自这样一种思维定势。与“学而优则仕”观念割裂的结果,就是自绝于主流文化的圈子。在这点上,徐霞客大概是有清醒的自知的。徐霞客的个性更像一种本能的自觉,他并不需要反抗什么,只是兴趣和审美自觉所致,所以,当需要和现实妥协的时候,徐霞客也能做出稳妥的举措。比如,徐霞客在母亲去世后守孝三年,并未出游,他在首任妻子去世的时候,也没出游,这既符合当时的文化观念,也与人伦常识吻合。

  换言之,徐霞客并不是以一个决绝的姿态,来与当时的文化主流割裂而抗衡的,这也是他令人惊奇的地方。读者很难从《徐霞客游记》中看到其思想观念内在的冲突性,尽管在徐霞客晚年,大明的江山已经摇摇欲坠,一些先觉的文人已经嗅到了帝国陆沉的巨大风险,但这种焦虑极少出现在他的文字里。即使不能说《徐霞客游记》里有一种审美的自觉,也很难否认它对自然地理和文化地理的书写,是一种更加纯粹的记录。

  这种纯粹感也与传统的儒家知识分子的心境有很大不同。《徐霞客游记》中的很多文字,与其说是一种地理志式的直接记录,不如说更像是一种文学上的审美自觉——风景和记录者本身是融为一体的,自然景象和心灵世界的风景是合一的。

  虽然这些文字基本都是写景,但谁又能说从中看不到旅行者内心的变化呢?这种对待书写对象的“主客体融合”的思路,当然是非常古典式的,就像中国传统的水墨画,虽然不会像西方绘画里的透视技法那样,把风景的细节描绘得细致逼真,但观赏者也能从中看到画作里内蕴的风景之美。更何况,这种美感本身也会透过文字呈现在读者面前,让人如临实景,和旅行者(或者说探险者)感同身受。

    黄帅


来源:临沂日报  编辑:张娜娜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