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宗棠全传》:风雨沧桑60年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6-10-13 09:32:00 论坛

 

  《左宗棠全传》是秦翰才先生研究左宗棠诸多作品中最重要的一部。秦翰才(1894—1968),名之衔,字又元,号翰才,上海陈行镇人,毕业于松江县立第三中学,曾随黄炎培在江苏省教育会、中华职业教育社工作,1927年,受聘任上海市公用局秘书科长,抗战时期辗转于中国经济建设协会、交通部、甘肃水利林牧公司工作,抗战胜利后入中国纺织机械公司任职,1955年退休,1956年被聘为上海文史馆馆员。秦翰才先生的一生是平凡的,长期以来只是一位级别不高的文职人员;秦翰才先生的一生又是令人敬佩的,他并非专职的历史学家,只是一位文史研究爱好者,却倾其一生执着地收集有关清代大吏左宗棠的史料,沉浸于左宗棠的研究,形容他为此废寝忘食、呕心沥血,一点不为过。

  秦翰才先生自述好读名人传记及其著述,年轻时浏览了左宗棠的年谱、家书、文集,倾慕他的功绩和为人,又遗憾世间颇多胡林翼、曾国藩、李鸿章等人的传记,同为中兴名臣,却独少左宗棠的研究著作,于是开始留意搜集左宗棠的史料、专心研究左宗棠的生平,日积月累,逐渐成了他职业之外一项最重要的工作。1936年,秦翰才先生开始动笔写有关左宗棠生平事迹的札记,这也是《左宗棠全传》撰述之始。1949年初,《左宗棠全传》结稿,前前后后写了十几年,四易其稿,期间正逢抗日战争,秦先生历经流离颠沛,南下香港、西走重庆、北赴甘肃,生活本已艰辛,搜集、保存资料更见困难,著述之难可想而知。抗战胜利之后不久,又逢解放战争,生活仍不得安定,秦先生自述:“痛我生之不辰,亦慨是书之作,始终与鼙鼓为缘也。”让人倾佩的是秦先生并未因此放弃他的研究,他以一种百折不挠的精神,坚持他的这份事业。图书资料散失了,花钱再买;初稿留在香港不知下落,执笔重写。除了左宗棠研究,秦先生几乎心无旁骛,没有其他嗜好。他的子女曾回忆:“他一生不讲究吃喝,不上酒楼,不进戏院,惟一的爱好就是买书、读书、写书。”左宗棠的曾孙左景伊回忆1949年秦翰才先生拜访他时的印象:“约五十余岁,中小个子,戴副深度近视眼镜……他是位严肃而正直的学者,我们谈了约半小时,几乎没有见他露出笑容,只是全神贯注谈他的对文襄公的研究——他的毕生事业。”(左景伊著《我的曾祖左宗棠·自序》)这是一位老派的知识分子,也是一位可敬的学者。

  作为一生呕心沥血研究而得的成果,秦先生共完成了5部有关左宗棠研究的著作。除《左宗棠全传》之外,还有《左文襄公在西北》、《左宗棠外纪》、《左宗棠轶事汇编》、《左宗棠集外文》,总计160多万字。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左宗棠全传》了。没想到《左宗棠全传》的面世竟然也是历经沧桑,充满坎坷。1941年10月,《左宗棠全传》完成第二稿,香港中华书局有意出版,遂送稿排印。不巧的是当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中华书局顾虑时局变化不测,书版保存困难,遂将书稿退还作者,并“约俟事定再印”。第二年,作者返抵桂林,由于路途不便,《左宗棠全传》书稿留在香港朋友处,未敢携带。战争期间,音信不通,书稿一度不知下落,但秦先生并未灰心,决意重写,后来得知书稿由香港朋友带至上海,大喜过望,犹如完璧归赵。由于二稿之后又觅到不少相关史料,秦先生自谓原稿有不少缺憾,一改再改,直至1949年1月,完成了本书的第四稿,也就是如今出版的这一稿。这期间由于时局动荡,书稿出版一直未能如愿。全国解放后,对左宗棠的评价总体趋于负面,左宗棠的传记无人问津,也是可想而知的事。一生呕心沥血之作,只能束之高阁,文人之痛,莫过于此。“文革”期间,秦先生又遭抄家之劫,家中所有藏书、书稿、文献资料悉数被洗劫一空。面对空徒四壁的居室,秦先生受到沉重打击,整日无所事事,喃喃自语,精神接近崩溃,1968年含恨而逝。

  秦先生所著研究左宗棠的5部书稿,命运最好的当属《左文襄公在西北》,此书1946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社会反响一直很好。王震将军由于长期驻守新疆,对左宗棠征战新疆、开拓大西北做出的历史功绩十分熟悉,并且有很高的评价。20世纪80年代,历史学界对左宗棠的认识和评价有了很大变化。1983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震将军在会见左宗棠后裔左景伊时,谈及左宗棠的历史功绩,特意提到了秦翰才的著作《左文襄公在西北》,要左景伊找一找秦先生,显然王震将军对秦翰才先生和他的著作有很深的印象。遗憾的是此时秦先生谢世已有15年了。1984年,苏州举办了第一次全国性的“左宗棠历史评价学术讨论会”;1985年11月,又在长沙举办了“全国左宗棠研究学术讨论会”,秦翰才之子秦曾志应邀出席了长沙的“左宗棠研究学术讨论会”,会上,秦翰才被誉为“研究左宗棠历史的先驱者”。1986年,秦先生的另一部著作《左宗棠轶事汇编》由湖南岳麓书社出版。

  称秦翰才先生为“研究左宗棠历史的先驱者”,一点也不为过。在秦翰才动笔之前,已经面世的左宗棠研究著作只有清代罗正钧所撰《左文襄公年谱》一种(光绪二十三年刻本)。至于被称为左宗棠研究专著第一本的戴慕真著《左宗棠评传》,也是1943年才告出版。在这之前,秦先生与朋友拜访柳亚子先生,柳亚子得知秦先生正在撰写《左宗棠全传》,就题诗相赠,注中提及:“翰才方写季高评传,其稿有十余册之巨云。”深表赞赏。文学艺术评论家郑逸梅先生在《艺林散叶》中如此描述:“秦翰才早有左癖,后有谱癖。所谓左癖者,搜集左宗棠史料。所谓谱癖者,搜集古今各家年谱。”这个评语概括了秦先生的学术生涯,十分贴切。《左宗棠全传》虽然迟迟未能问世,秦先生研究左宗棠的名声却早已在外了。


来源:中华书局  编辑:朱贵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