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南弦子戏:曲艺佳音 豪唱细品喜欲狂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6-11-21 11:07:00 论坛

弦子戏,一个源于宫廷的古老剧种,一个平民化了的戏曲奇葩,一个令百姓如痴如醉的“老村戏”。《安南国》、《珍珠衫》、《西湖景》等等,每一个剧目至少要两小时才能唱完。别看都是土生土长的庄户戏员,上了台,随着音乐唱起来,眉宇传神,举止典雅。

目前,临沂地区有三个业余农村弦子剧团:沂南县北沿汶弦子剧团、兰山区徐庄弦子剧团、临沂工业开发区前洞门弦子剧团。

北沿汶弦子剧团有传统剧目70余个,现仅流唱有30余个;徐庄弦子剧团有传统剧目30余个,现流唱有20余个;前洞门弦子剧团有传统剧目30余个,现流唱有20余个。三大剧团核心曲牌《黄莺》、《山坡羊》、《唢南枝》、《娃娃》、《驻云飞》,通常被称为“五大曲”,其它如《桂枝香》、《驻马听》、《朝阳阁》等都是这个剧种的常用曲牌,唱腔有所不同,但是其演唱风格、伴奏音乐都和“五大曲”一致。

前洞门村弦子戏:

300年一晃曲艺情深

弦子戏流入前洞门村足有300年历史,到村民王永庆已经是第九代传人。解放前弦子戏兴盛时期,全村人都能哼上几段,剧团里的戏员可谓个个是科班。唱遍了整个沂蒙地区,主要是外村请戏、赶庙会。

每逢庙会,众戏员们提前赶到现场,用木棒在空地上间隔竖起,围成一个圆形,将粗布绕着木棒围成一圈,拦出个围子来。那个时候卖票按人头计算,每人每次五分钱。整个庙会人山人海,前洞门弦子剧团的戏出了名唱得好,场内一会儿就坐满了听戏的人。进不去的乡亲便爬到场外树杈上听,有的则紧靠着粗布围子竖起耳朵听戏。

沂蒙地区的庙会大都三天,赚的钱大都被剧团买了馒头、煎饼分着吃了,余下的钱就攒着,等攒够了钱就去置办新的锣鼓家什、蟒靠帔靴、刀枪剑戟等表演所需物品。

农闲时出去唱戏,通常三十多人背着行囊徒步赶场子,这些人虽说在戏台上万人瞩目,下了台可没那么光鲜。那时候日子苦,大家都穷,众人大都住在牛棚、桥洞里,身下铺上秫秫秸,白天唱一天的戏,晚上倒头就睡,就连秫秫秸刺入后背都没察觉。去外村,人家好不容易腾出间草屋来,一伙子人全睡在里面,蜷缩着腿睡上一夜第二天早上腿脚麻木,站都站不稳当。“住的草屋都没现在的猪圈好,咱受那个罪干什么?还不是骨子里喜欢唱!”

前洞门村北三里处的庙上村有个娘娘庙,阴历三月十五逢庙会,这里的庙会有专门的戏楼供戏员们唱戏。为什么要盖一座面向西方的戏楼呢?相传,娘娘庙里供奉着龙王的三女儿,她为了能看到东海,终日哭个不停,龙女一哭就下雨,这一带容易形成涝灾。于是,村里人就盖了间面向西的戏楼,一则挡住龙女朝东看啼哭,二则供龙女听戏转移注意力。

每逢庙会,会首便会提前邀请前洞门弦子剧团去唱戏助兴,管吃、管住、离家近,这里的庙会自然不能落下。

除了到外村唱戏,每年大年初一、初二、初三,剧团在本村开台唱戏,本村唱戏不要钱,周围南桥村、北桥村、石埠村、庙岭村等方圆10公里内的村民们都来听戏。戏场设在大场上,商贩的消息比谁都灵通,棉花糖、糖葫芦、瓜子、油条等摊位围着戏台摆满了,看戏的小孩先奔小摊,买上瓜子等零食,然后跟着大人往里挤,一直挤到最前面,一屁股坐到地上,嗑着瓜子,等着开锣,或者东张西望:去看演员们挂在脸上的长胡子,看那两扇翅翎的乌纱帽,更希望可以看见他们手中的宝剑。孩子们总是不免幻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有一把像他们手中一样的宝剑呢?

早上十点准时开戏,“哐哐哐,铛铛铛……”先是大锣,后是小锣,戏剧开始了,演员们逐个登场。戏员们戴着的乌纱帽或者袍子上的刺绣,阳光下照得光灿灿。只有鼻子上涂了块白白“牙膏”的小丑出场时,起哄的孩子们才蹦起来,高兴地使劲鼓掌,惹得后面的人不停地喊:“前面的小屁孩快坐下。”

按那时候村里人的想法,逢年过节要是不听弦子戏就等于没过年。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破“四旧”立“四新”,弦子戏在前洞门村保留原有唱腔的基础上,停唱了祖传下来的剧目,填词改唱《智取威虎山》、《沙家浜》、《毛泽东语录》、《红军不怕远征难》等剧目。特殊时代造就了特殊的文化,一定意义上丰富发展了弦子戏的形式和内容。

1976年至1987年,剧团曾一度停演,面临解散的境地。随着村里人生活水平的提高,怀着对弦子戏的无限眷恋,2002年,原戏班成员再次萌生重拾弦子戏的想法并得到了全村人的支持,团长王永庆,导演马金栋重新组织开唱,村里为此先后投资20余万元为剧团添置了服装、音响和道具。

在老戏员们的口传身授下,一批年轻演员迅速成长起来。剧团成员发展到30余人,不但能演出《双龙关》、《大汗衫》、《御碑亭》等20余出传统剧目,还能改编移植《寻儿记》、《父子结拜》、《姊妹易嫁》等多出剧目。2006年,前洞门村的弦子剧团被山东省文化厅评为“优秀庄户剧团”。

这两年,由于村民们的业余生活逐渐丰富起来,娱乐的项目多了,加上地处工业园,就地打工能很快赚到钱。年轻的戏员们不愿再搭上功夫唱戏,老一辈戏员们有心无力,前洞门村的弦子剧团再次面临解散的困境。

鲁南弦子戏探究:

随顺世缘话戏曲雅韵

弦子戏是我国古老戏曲剧种之一,原属宫廷大戏。剧种是自汉、唐、宋、元、明、清延续下来,与唐代相和大曲、宋词之曲、元杂剧和汉唐以来盛行的北曲一脉相承,其唱腔音乐属于现在意义上“弦索声腔系统”的剧种。

从鲁南弦子戏的唱腔音乐、乐队伴奏、化装表演、舞台设置、布景道具等各个方面来看,它完全具备了一个地方戏曲剧种所应有的一切条件。

对于鲁南这部分弦子戏的来源,各县、区的史志、文化史料记载不一。有的记载弦子戏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剧种,有的记载它是外来剧种,但有其中一点是各县、区史料所共同认定的,即弦索戏、弦子戏早在明清时期已经在鲁南地区盛行。

据考证,弦子戏大约形成于唐代中期,属唐代“雅部”的音乐遗流。唐代“雅部”音乐又可以上溯至周、秦、汉、魏时期。

民间相传,唐玄宗李隆基有一个妃子生了皇子,皇子终日啼哭,很多御医医治无效。期间,有一名宫廷太监用市井小曲艺人的曲子为皇子唱曲,皇子随即停止哭泣。唐玄宗大悦问太监唱的是什么曲子,太监不知,唐玄宗赐曲名曰“耍小孩”,之后又产生了诸多曲牌。唐玄宗招募艺人设梨园,弦子戏最初的雏形曲就此在宫中产生。后来,程咬金的后代被封为山东节度使,其上任时朝廷赐给了一个戏班,即弦子戏班,被其带到山东。

这一民间传说可以从各剧团中找到相关遗迹。剧团每年“请家堂”,都会将唐明皇挂像悬于堂屋,两侧挂有一幅对联“唐王驾前梨园子”、“金枝玉叶帝王家”,横批“千古一帝”,众戏员们上香拜戏祖。

徐家庄、前洞门村、北沿汶村,这三个村不少村民祖上都是明洪武年间从山西洪洞县移民而来。他们的祖上就会唱弦子戏。后来,又从陕西、河南、鲁西南等地传入了部分剧目。

弦子戏的传承方式分:家族传承、村落传承。北沿汶村乃尹氏家族传承,尹姓系洪洞县移民而来。徐家庄,祖上洪洞县一行20余人移民而来,引入了弦子戏。至于前洞门村,祖上主要唱靠山梆子,也唱弦子戏,后来祖辈们与徐家庄交好,跟着徐家庄学了四出戏。

戏曲与戏曲之间最根本的区别是唱腔音乐,剧本、曲牌名称可以通用。全国弦子戏分四路:河南大弦戏、山西娃娃剧(其与弦子戏的曲牌名称有内在联系,唱腔不一样)、河北糠窝窝(曲牌名称与弦子戏也有内在联系,唱腔不一样)、鲁南弦子戏。

鲁南弦子戏与其他地区的弦子戏,如河南大弦子戏、山西娃娃剧、河北糠窝窝、百调子、卷戏,以及昆曲等都有着较为密切的关系。与山东柳子戏、大弦子戏、五音戏、罗子戏、乱弹、八仙戏、大笛子戏和俚曲,是同一个声腔系统,即同属于“弦索声腔系统”。所以,鲁南弦子戏中的部分曲牌名称、传统剧目与同一声腔系统的诸多剧种的部分传统剧目、曲牌名称都雷同,但是唱腔音乐却大不相同。

举例说,鲁南弦子戏的音乐较山东柳子戏的音乐更为原始、古朴、典雅,骨干音更加明显,旋律更质朴,少华彩。正如人们常说的:“粗弦子,细柳子。”但是,鲁南弦子戏发展缓慢,其唱腔音乐是柳子戏当中“客腔”部分唱腔音乐的原始形态,影响远不及山东柳子戏和一些大剧种,但在整个鲁南地区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民间早有“行走歌如徒,坐卧哼似弦”、“隆咚呛,隆咚呛,高跷旱船,赶会看戏弦子腔。吹喇叭,放鞭炮,呜哩哇啦弦子调”的俗语童谣。

鲁南弦子戏和柳琴戏也有一些内在的联系,其一,柳琴戏移植了弦子戏中《珍珠衫》这一剧目;其二,音乐方面,二者有一些相同的地方,柳琴戏曲牌名“羊子”和弦子戏中“山坡羊”这个曲牌有内在关联。简言之,弦子戏不唱柳子调,曲牌名称相同,音乐曲调不同。

建国前,临沂地区共有弦子剧团20余家。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除了兰山区徐庄、临沂工业开发区前洞门村、沂南县北沿汶村外,还有沂水县吴家坡,莒南县后惠子坡、薛家窑、小店村弦子剧团。


来源:琅琊新闻网  编辑:朱贵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