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调的家园(组章)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9-03-04 14:54:00 论坛

  进城多年,我的心却一直没有离开过乡村,村庄恰似系在风筝骨架上的长长丝线,总在不经意间牵扯着我的灵魂,成为我今生今世念念不敢忘却的根本,最柔软最温暖的港湾。

  春天来了,安静了一冬的村庄渐渐苏醒了。清晨的阳光慢慢升起,鸟儿们从巢穴中一只接一只跳出来,在树的枝丫上振一振羽翅,向村外迷迷蒙蒙的山野间飞去,啾啾啾、咕咕咕、唧唧唧,那声音简洁、纯粹,像婴儿吟哦……那些平时高傲的公鸡们的啼叫显得有些慵懒而惺忪;在牛栏蜷卧了一夜的牛们缓缓站立起来,用尾巴不停地拍打着贴在身上温热而细碎的草屑;猪栏里的小猪也把小脑袋从猪栏里伸出来了,哼个不停地享受着春光……

  夏日里,和风轻轻梳过山坡,鸭子们悠闲地踱到门外,到远远的田间去觅食,或到近旁的小河里游泳;那些猫咪们跑到屋顶上甜甜地睡觉,打着轻微的呼噜;村外的池塘,荷箭亭亭玉立,一对红蜻蜓争抢着起落,引来青蛙扑腾一跃,溅起的水花在荷叶上如珍珠滚动,又引来爱蹿动的鱼儿,一个返身,倏然又钻入水中。大自然和谐共生的景象,真是一场无与伦比的情景剧。

  秋天,天空一碧如洗,好像用清水洗过的蓝宝石一样,又如大海一样湛蓝。几朵白云宛如扬帆起航的轻舟,慢悠悠地漂浮着。如果你在村外走走,风中会送来果实发酵的味道,那幽微的醇意,惹人隐隐地陶醉;农家院里,屋檐下一串串红艳艳的朝天椒,悬挂的一根根黄澄澄的玉米棒,让人感激天地的造化,守着这份富足的家园,心里暖暖的,感到自己很有福气。

  冬天,当暖暖的阳光照耀时,三五成群的老人便聚在一起述说着光阴的故事,小议着社会的发展,一边美滋滋地吸着一席席烟筒。那些老奶奶们,也会禁不住这阳光的诱惑,蹒跚着踱出院外,凑在一起一边梳理着陈年旧事,一边絮叨着昔日的岁月……一抹抹暖色调的浸润流淌,直抵灵魂深处,让人内心引发蓬蓬的燃烧,甚而连一腔血液也会随之滚热起来。再冷的天,心里也是暖洋洋的,就像焐进了乡村的怀里。

  该吃饭了,煮一锅地瓜粥,炒两个小菜,一家人圈着“哈滋哈滋”地喝,额头马上冒汗,全身暖遍;下雪的日子,小伙伴们打雪仗、堆雪人;夜晚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一边烤着地瓜,一边拉着家常,透过氤氳的炉光,彼此专注地守看着亲人的寸缕容颜,温习着熟悉的声声絮语和鼻息,內心获得的那一份绵绵的恬适,给人以慰藉……

  一年四季,家乡的集市是暖色调的。乡村集市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亲们忙中偷闲做点儿小买卖和“休闲”一下的地方。乡村留下来的习俗,喧闹的人流在集市上淌过,像鱼一样钻来钻去。琳琅满目的各类物品,熟人的打招呼声,讨价还价的声音,一拨又一拨地簇拥到集日的大街上。遇到熟悉的人,都不同地回应道“赶集啊”,“买啥啊”,“东边的苹果便宜”,“北边的茄子俩毛钱一斤”。集市上的光景牵住你的目光,让你看了又想看,真是一派人间烟火的气息。

  乡情,是一份细腻怀柔与包容体恤,这也是乡村的一抹暖色调,这一种纯朴自然的色调元素注入了温暖的血液,使乡村变得更加美好。我觉得,亲朋是把锯,你有来,我有去。亲戚来往靠走动,乡友拉近需将心比心,而看得见、摸得着的礼物成了一面镜子。即使个人温饱难以解决,必要的走动也不能免,可谓有乐分享、有难同担。乡村的礼尚往来,成为维系亲情、友谊的纽带,既有传统美德的教化,又有与时俱进的影响。

  淳厚的乡风,似流淌着的一泓清泉,把人与人的关系过滤得十分纯净,熏陶出农家真诚、大义、助人为乐的个性。乡村人耿直、朴实,热情、好客,和他们交往就象饮一杯陈年老酒、芳香醇厚,温暖心脾。东家做了好饭西家来吃,西家娶媳妇嫁闺女也会围一屋子凑热闹的人,一家有事众人忙,天经地义。村里人最大的事是修房盖屋,乡村人最不吝啬的是气力,帮人出把力,流几身汗,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没有人期望过获得报酬,只要主人招呼一声,男人们自带工具,早早到场,比给自己家干活还卖力气。谁有个大小病灾的只要一听说,男人女人也都会拿出家里的鸡蛋或买上东西登门看望,气氛里透出的是亲如一家的温暖。正是这种温暖,才弥合了村子人的向心力,构成一种特殊的乡村民俗和文化,一代又一代,村里的人就在这种氛围中生生不息。

  乡村的节日也是如此。临近春节的前半个月,乡亲们就开始张罗过年的所需物品了。其实有些是在进入腊月就开始准备的,如做豆腐、蒸年糕、灌香肠等,年根再补充些新鲜的水果蔬菜,鸡鸭鱼肉和烟酒干果,年画鞭炮。大包小包采购齐全。真正将过年的气氛推向极致的,是家家挂灯笼,张灯结彩户户放鞭炮,喜气冲天。乡亲相互拜年,还有那一桌桌热气腾腾的年夜饭。一家人围坐在桌前,满桌菜飘香,未语人先醉,酒至已微醺,期盼着来年的喜庆有余…….亲友们在一起的气氛越来越热烈,说不完的话,念不完的旧,老嫂子老哥们叙旧的嗓门愈来愈大,小辈姊妹兄弟之间早就捶打耍笑的没样子了……父母之爱、手足之情、血脉之亲没有杂质,没有距离,更没有虚伪,是相通血脉间彼此默默的关怀。

  山还是那座山,土还是那方土,弥漫着清新庄稼的广阔田野,乡间小路上滚肥的羊群,古朴简单的砖房土屋,悠然闲适的古井老牛,农家小院自在撒欢的黑狗……此情此景如此亲切熟悉,尘世的喧嚣、疲惫、烦恼瞬间消失,久违的安全感、踏实感、温暖感充盈着心灵。

  几千年的农耕文明,让人们保持着传统的古朴善良,恒守着一份恬淡平和。泥土,庄稼,乡间的人,乡间的事,乡间的动物,乡间的植物,乡间的生活,乡村是最温暖的地方,无论昼夜如何更替,无论岁月如何变化,这份温暖千古永恒。

  麦草垛的风景

  端午节的粽子吃罢,麦黄时节便悠悠地到来。蔚蓝蔚蓝的天空飘着几缕淡若游丝的白云,灼灼的太阳悬挂于中天。田野里,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麦垄,一片连着一片,一望无际,向着天边,滚滚滔滔而去,像一片大潮波光潋滟,像一匹壮锦豁然绽开,像万顷朝霞坠落凡间,实在是壮观极了。

  麦子熟了。乡亲们足蒸暑土气,迎着一股股扑面而来的热浪,挥汗如雨,一个跟着一个,一个赶着一个,用镰刀一把一把地割着麦子。一捆一捆地捆着,然后把小麦拉到场院里,晒干后,用耕牛或是拖拉机拉着碌碡翻来覆去地碾压,直到麦粒全部从壳中脱出,然后将麦糠扬去,剩下的秸秆就该垛起来了。

  垛麦草是一门技术活,来不得半点马虎。先要选好地方,一般在场院的一角地势略高的地方,省得下雨时地面积水,将麦草垛泡了。堆垛时下面铺好地基,然后用木杈左一杈、右一杈往上放,并注意均匀分布,各个角度不能有高有低。堆出的多余部分,要用木杈使劲把根部拍进去,使其垛面整齐。垛不好,麦草最容易倾斜,甚至倾倒。麦草垛越垒越高,垒成一个圆锥状,等堆到大约有一人多高了,垛上需要上去一个人,用木杈将挑上去的麦草合理分布,将麦草垛的中心部位用脚使劲踩。如果不踩实,麦草垛不但容易散开,而且雨水容易进入,草垛就会从中心沤烂。垛麦草最后一道工序要在垛顶上洒上一层厚厚的麦糠,围上一层苫子。为防止大风掀走苫子,必须把木头、砖头或石头等沉重物体用草绳子拴在一起压在上面,这样麦草垛就更结实,更能够抗御风雨的侵袭了。

  麦草垛金灿灿、闪亮亮,似乎沾着清晨的湿气,散发着浓浓的麦香。高高矮矮小山一般,映照着乡人古铜色的笑脸,以至于整个村庄都弥漫着浓得化不开的喜悦,给人一种充实、淳朴、厚重的感觉。

  小时候的我们嘴馋。秋天,从树上摘下青涩的柿子,塞进麦草垛里暖上三五天,吃起来甜丝丝的;冬日里,麦草垛是躲猫猫的好去处,一排排的麦草垛是很好的天然掩体,随便挖一个“洞”就是绝佳的藏身之所,只消钻进去再把洞口堵上就很难被人找到;为了逃学,怕回家后挨父母的数落,我们一帮孩子就在麦草垛里过夜;有时还把麦草垛挖一个足以容纳三个小孩的大洞,把它当成洞房,在哪里玩“过家家”的游戏;场院里放电影,麦草垛则成为了青年男女爱情的见证。再好看的电影不能拴住眼睛,总有一些青年男女沐浴着融融的月色,偷偷躲到麦草垛后面,依偎在一起说悄悄话,享受着幸福而甜蜜的时光。

  冬闲时节,麦草垛是一堵挡住西风的墙。金子般的草垛,金子般的阳光,大家的心也暖洋洋、亮堂堂的。男人们三三两两背靠麦草垛,眯缝着眼睛,慵懒地“晒暖”,女人纳鞋底,悠哉乐哉地扯着天南海北的话题,侃些张家长王家短的趣事。就连家中喂养的小鸡们也喜欢上了麦草垛,它们或慢腾腾地从家里走出来,在场院里啄食落在麦草里的麦粒,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有时候还在僻静的草垛里下蛋。还有成群的麻雀,纷纷飞落在麦草垛上或晒太阳、或啄食。

  麦草因为被碌碡反复碾压过的缘故,看上去色泽诱人、细软,闻起来有一种天然的清香味道。麦草的用场是很多的,会化作农妇灶下熊熊的火焰,麦草垛是全村人整整一年的燃料。用麦草做柴禾自有它的好处,容易引火,着起来时火势也比较猛,所发出来的“噼啪”声是那么悦耳动听。麦草在灶膛里燃烧,红红的火苗氤氲出了农家饭菜和生活的醇香。麦草还是牲畜冬天的口粮,记得小时候,我常看见大人们用带着铁刃的铡刀,把那些从垛上扯下来的麦草,铡成一寸长的草节,用水拌上适当比例的麸皮、玉米或者豆子喂牲畜。当然了,麦草还是腊月里农家垫床的“席梦思”,大雪纷飞,,在冰凉的床板上面铺上一层厚厚的麦草,身下暖乎乎的,那种温暖和草香浸润到自己的梦境里……平时谁家用麦草时就去场院里去扯。小时候,帮大人扯麦草是常有的事,有时在生火做饭的时候,母亲忙不开,便让我到场院扯一大麻袋回来…….

  因为有了麦草垛,才有了乡村日子的平和;因为有了麦草垛,才有了一日三餐的芬芳;因为有了麦草垛,才有了冬日的暖意。在我看来,麦草垛就是粮食、炊烟,就是生命中的温暖。高大的麦草垛,站立在农民的场院里,宁静、安详,像一座座散布的蒙古包,成为乡村独有的风景 ,也像朴实憨厚的庄稼汉子,守护着自己丰收的家园。 向地瓜致敬

  一次路过解放路,看见路边有一处烤地瓜的炉子,一位乡下大嫂在招揽着顾客。地瓜炉内醇香四溢,引我驻足,禁不住贪婪地闻一闻那诱人的甜甜的浓香,心里一下子就动了起来。地瓜飘散出的沁人心脾的清香,勾起我童年的回忆。

  地瓜是庄稼地里最朴实的一种植物,容易栽培和管理。生长在地下的地瓜,是它们的果实,也可用于繁殖种苗。育苗的时间是春分,再过一个月后,这些育好的地瓜苗会被移栽到大田里去,即用镰刀把地瓜蔓割下一部分插到土垄上,渐渐的,地瓜就会分枝长叶,落地生根。

  地瓜收获季节,人们的脸上洋溢着愉悦的笑意。人人没空闲,大人小孩齐上阵,亲戚朋友都来帮忙。一块块地瓜田里,勤劳的村民手舞镰刀割去地瓜秧,一垄垄的土埂便裸露出来,地瓜像顽皮淘气的孩子挤破地皮,从裂开的地缝展露出身姿。

  小时,我常常跟在父亲身后,看他刨地瓜。嘿嘿,有时刨起地瓜后,顺手一提溜,有时一棵秧上能有五六块地瓜,足足有六七斤重哩,那状况,真的只有瓜瓞绵绵才可以形容,提在手上,收获的喜悦感是无法比拟的。

  有一次,我和邻居家的柱子一起去“复收”地瓜,也就是收获完了的地块,地里还有遗留的地瓜,再把它找挖出来。到地里我俩拉开距离,各刨各的段,比赛看谁刨得多。刨着刨着,我们俩几乎同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块大地瓜露出头来。也几乎在同时抢到它的跟前,但柱子还是晚了我半步,当我按住那个大地瓜时,他的手也刚好按在了我的手上。于是,我俩在地里打了起来,我一脚把他的篮子踢翻了,几块小地瓜散了一地,他哭了。他说他家已三天没米下锅了。听了他的话,我很后悔,把地上的地瓜帮他拾了起来,并把自己篮子里的几块大一点的地瓜也给了他。其实,我家也已经连着喝了一个星期的地瓜白菜汤了。

  那个年代,最劳累、最令人心里不安的就是晒地瓜干。

  切片、摆放、晾晒地瓜干,是我最害怕最不愿意干的营生。那时候,只要哪天傍晚生产队分了地瓜,你是一夜也不得安宁的。生产队里刨完了地瓜,就在田地里分,各家留足够吃的地瓜,剩下的就都切成地瓜干,晒干作为备用粮食。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有几个自制的专用工具——擦板子,大人们分到的地瓜,用绞刀绞切成片,选择一片空地,整理平坦,然后在空地上再一片一片地摆放好,每天夜里一般要忙碌到月影西斜、万籁俱寂的时候,有的人家甚至忙碌到天明。当然,对于这样熬夜的疲劳战,我也是不能例外的,常常是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干活,有时候不知不觉地就歪倒在地上。每每如此,父母虽然心疼,但还是把我叫起来,继续摆放地瓜片。当最后一片地瓜片摆放完毕的时候,竟已是鸡鸣五更,沙滩上河崖上到处白花花一片。如果天气好,一般四五天时间,地瓜干就能晒好。如遇上下雨天,那家家户户可就忙乎狠了,那可是全家老小齐上阵,急慌慌来回穿梭像走马灯,收拾晾晒在地里或屋顶的地瓜干。地瓜干晒干后,会被集中存放在堂屋里,大囤满小囤尖,一幅富足的喜人景象。

  常言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地瓜是我们沂蒙山区的老百姓不可缺少的食物。别小瞧了地瓜,过去的那些年月,靠地瓜养家,靠地瓜糊口,地瓜成了主食。夏季蔬菜少,农妇掐一把薯叶,放在沸水里涮一下,捞起来加一点盐巴和星点的油,就是农家人难得的佳肴了,那香味儿,淡淡的,浓浓的,引人食欲,吊人胃口。地瓜最普遍的吃法是用地瓜面蒸窝头、摊煎饼、做菜团。白白的地瓜面蒸出来的窝头却是黑黑的。黑黑的窝头养育着黑黑瘦瘦的乡亲。常常见一些半大孩子放学后扛个窝头,提根大葱或在窝头的窝窝里塞上块咸萝卜在大街小巷边吃边与一帮孩子们拉呱做游戏。当然了,最好吃的地瓜还有热灰里捂熟的那一种。在冬闲的田野里挖一个土坑,里面放些干柴、树叶,生一把旺火,再往里扔几块鲜地瓜,然后用土把火闷死,上面再覆盖些杂草。袅袅细烟飘浮,地瓜在热土中慢慢酥软。小伙伴们自然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等到烟气全无,表面土层凉却,扒开土,撕开地瓜皮,金澄澄的瓜肉便流出甜蜜蜜的汁,顺着手腕往下滴。小伙伴们你一块、我一块,咬上一口,来不及细嚼,唏嘘着便溶化在嘴里,香甜则溜到了心底。吃到最后,嘴边往往残留了黑黑的草木灰。

  相传地瓜最早是印第安人培育的,后来辗转传入菲律宾。当时地瓜被统治者视为珍品,严禁外传,违者要处以死刑。四百多年前,有两个在菲律宾经商的中国人,冒着生命危险,将地瓜藤编进竹篮和缆绳内,瞒天过海,带回了福建老家。当年就收获了“小者如臂,大者如拳,味同蜜枣”的地瓜。适逢那几年福建闹饥荒,他俩将地瓜推荐给福建巡抚金学曾,金学曾大喜,晓谕全省推广,很快就在江浙两湖扩散,后来“湖广填四川”时,地瓜又开始在四川普及……没几年的功夫,地瓜便遍布了全国。

  地瓜原名番薯、红薯,富含蛋白质、淀粉、果胶、纤维素、氨基酸、维生素及多种矿物质,具有生津止渴、抗癌、保护心脏、预防肺气肿、减肥等功效。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记有“甘薯补虚、健脾开胃、强肾阴”,享有“长寿食品”之誉。地瓜形象可爱,形状极不规则,或胖墩墩,或圆溜溜,小如鸡蛋,大如球,长如黄瓜,短似土豆,重的能有一二斤,轻的多则二三两,有些吃着干面噎人,有些吃着脆甜回味无穷。

  俗话说,习性难改。如今童年虽然已渐远离,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对地瓜的钟情却没有丝毫的改变,几天不吃它总感到缺少点什么,并且对它的认识也在不断地加深。在城市,每每看到那种香喷喷的烤地瓜,尽管价格并不便宜,我总是要买回去与家人分享。也许是家乡那片土地在我的心中已打下了有形无形的深深印记吧。

  地瓜,连同它的茎蔓、叶、渣,都有作用,对人类贡献很大。植物界很少能比或取代,况且地瓜在困难时期救过百姓的生命。地瓜是伟大的植物,我们没有理由不向它致敬。

  李恩维


来源:临沂日报  编辑:田万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