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8-03-12 14:16:00 论坛

  2017年正月初六,我的父亲悄然离世,走完了他平凡而多彩的90年人生路。他一生做人诚实,干事认真,同情弱者,嫉恶如仇,光明磊落。对待家人,尽职尽责,教育子女,立根诚信,言传身教,承袭家风。不愧为一位好丈夫、好父亲。

  由于我家是半脱产家庭(即父亲在外上班,母亲在家务农),父亲对家人的付出更显辛苦,但我在七八岁以前对父亲是没有确切印象的。可是,父亲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我、关心着我,总是在我们最需要他的时刻来到我们身边。在我四五岁时,暮春时节,我和哥哥、弟弟同时染上麻疹,当时正值春忙,母亲一面备播春田,一面备织粗布棉线,突然增加了三个病人,窘况可想而知。哥哥岁数稍大,抵抗力比我强;弟弟尚在襁褓,得到了相对好的照顾,均得以顺利康复。我却出现了肺炎并发症。一天早晨,我被从昏睡中叫醒,让吃早饭,我眼睛也不睁地哭叫起来,大喊我不吃饭。也许我已有几天不吃饭了,母亲也急了,就哄我说:“你想吃什么?”我依旧闭着眼说:“吃糖包子。”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到了晚上点灯时分,我再一次被唤醒,让吃糖包子。那时农村蒸东西一般没有笼布,用煎饼代替。我一睁眼,看到糖包子的底部粘着黑糊糊的瓜干煎饼,一阵反胃,马上闭上眼睛,任凭怎么叫喊,再也不睁眼了,后来又听见母亲焦躁的叫骂声,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后来据母亲讲,我睡过去后就基本没有了气息。母亲立即让大姐到镇驻地给父亲发电报。姐姐那时也就十二三岁,很难想象她当时是怎么走了10里路去完成任务的,况且在路途中还有一处丢弃死婴的坟地,当时儿童死亡率比较高,坟地上经常有死婴,一到夜晚就有狼、狗争而食之,但姐姐还是完成了任务,父亲当晚就骑车从临沂赶到家里。父亲看到我的样子,就对母亲说快穿衣服吧,可见我当时还赤条条的,母亲说没有新衣服。因为按当地风俗,小孩死前要穿新衣服。父亲问有布吗,母亲就把一块深蓝印白花的粗布拿给父亲,父亲连夜给我做了一身裤褂,黎明时分穿到了我的身上。父亲给我做的这身救命衣服,我一直穿了好几年,后来弟弟又穿了几年。有一次被弟弟丢了,母亲又找了回来。再后来就不知所踪了,估计是变成做鞋底的材料了。等到穿好衣服,我又逐渐恢复了气息。父亲当即用自行车带母亲和我来到临沂,经过抢救,我顺利康复,并且第一次看了电影。后来知道看的是《小兵张嘎》,因为张嘎与房东家的小姑娘在水面上划船的唯美镜象被永远印在脑海里,其他细节都忘记了,但回家后不久跟小伙伴打架,把人家的肩膀咬了一口,不能说与张嘎没有关系。

  父亲虽然救了我的命,但我对他的音容相貌仍然没有半点印象。只记得病好后,父亲送我们回家,当时要过汶河,水很深,又是傍晚,他脱掉长裤,先把我背过河,找个沙窝让我坐在里面,再扛过自行车,最后背母亲过来。这一切记忆只是影子而已。

  1966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吃过晚饭,母亲用两条凳子在院子里支起一个床铺,我和哥哥、弟弟躺在上面,摇着扇子,在满天星空里找“走星”,就是能看出运动的星,很难找,有时一夏天也找不到一颗,因此,被孩子们当成比眼尖的竞赛活动。突然我家的小黄狗叫着蹿了出去,钻出门下边的狗洞后又摇头摆尾地跑了回来,母亲说:“快开门去,你爷回来了。”我们跳下床,一溜烟跑到大门口,打开门,果然父亲回来了!他上身穿一件圆领汗衫,下身穿一条短裤,推着自行车,后座上绑着一个大西瓜。我们欢天喜地围着他,来到院子里,亲热一番后,又向西瓜冲去,不一会功夫就把西瓜吃光了,这可能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吃西瓜。在以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父亲白天带领我们下地干农活,有时带我们到河里捕鱼。傍晚吃完晚饭后父亲盘腿坐在我和哥哥的床上,右手上夹着烟,弟弟坐在他的腿弯里,我偎依在他的左背侧,哥哥则坐在对面的杌子上,听他讲故事,讲的故事有智取威虎山、铁道游击队、钢筋铁骨、平原游击队、孤坟鬼影等等,有时还教唱我们歌曲。

  直到这时,父亲的形象才真正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他高高的个子,清瘦的体形,白皙的皮肤,长脸高鼻,大眼睛,头发乌黑浓密,脸上总是带着笑,男中音富有磁性,穿着朴素,衣服上总是打着补丁,双手食中指被烟熏得焦黄。父亲下地能干活,还会讲故事,还会唱歌,还会捕鱼,又在大城市上班,比其他小伙伴的父亲强多了,因为他们只会干活。我为有这样的父亲而无比自豪,特别是当我把父亲讲的故事再讲给小伙伴听时,看到小伙伴渴求的眼神,自豪感就更加强烈。

  中国有句老话,叫因祸得福,用在我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在农村的学校,每到农忙季节,都会组织学生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我上一年级时,学校组织去拾棉花,不到收工时间,我口渴难忍,就利用休息间隙,跑到最近的同学家里,舀上一瓢凉水狂饮下去,然后跑回工地继续劳动,没想到被凉水呛了肺,落下一个咳嗽的毛病,秋冬大咳,春夏小咳,严重影响了健康。父亲知道原委后,第二年秋天找人给我配药治疗。晚饭后,父亲给我敷上药,搂我睡觉,给我讲故事,抱我撒尿。连续一周的时间,不仅拔除了我的病根,保护了我的健康,也让我享受了浓浓的父爱。每当睡醒后听着父亲的呼噜声,闻着父亲带着烟味的气息,我心里总是美滋滋的。

  以上是记忆心间、永难忘怀的父亲爱我的几段往事,其实我从小到大父亲对我的关爱是车装不完、船载不尽的。可是还没等到我去报答,父亲就悄悄地离去了,让我永远欠下了对父亲的报恩债。父亲的离去,并不仅仅使我失去了父亲,也使我失去了一位好老师。以前每写一点小东西总要他修改修正。丁酉年正月初五晨起,见父亲已早起坐在沙发上,问我睡得怎样,我说一般,然后父亲就叮嘱我好好睡觉,我要上班就走了。出门后见天空群星璀璨,微风轻轻,就拟了一首五言(去岁年初五,天地充浓雾。今又逢初五,繁星闪太虚。河汉渐转向,东风惊万物。财神终朝忙,步点踏晓鼓),打算初六晚上让父亲修正。戊戌正月初五晨起,见满天乌云堆积,丁酉正月初五早晨的情景又浮现眼前。因再拟一首五言,以怀念父亲,只可惜父亲再也不能为我修改了(丁酉年初五,星密微风舞,戊戌又初五,堆云天欲雨。去岁伴慈父,座前还共语。今朝寻椿迹,化神已入土)。

  2018年正月初六,父亲整整离开我们一年了,我多想父亲能来到我的梦中,给我教诲。可一年来父亲一次也没有到过我的梦里,常常以为遗憾。后来有位友人说,去世的老人不到谁的梦里,就是对谁放心。此说稍能宽慰我心。

  愿父亲在山的那一边长乐安宁!

  宋允举


来源:沂蒙晚报  编辑:田万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