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花开为底迟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7-12-18 15:50:00 论坛

  日照这座小小的海滨城市,没有别的好处:工业不发达,企业基本私有,商业圈尚未来得及成长已然开始衰老,建筑业飞速发展而楼房空置率巨高,一度被称为全国“鬼楼”之首……

  然而,要论到会生活,这座小城还是令人刮目相看的。不说众多的地方小吃,不说因傍海而产生的各种海鲜做法,也不说全民皆种茶饮茶一事,只每年秋天必然举行的菊花展,就足以想见小城人的风雅。

  印象中的菊花展,已经不止三次两次举行,而是每到秋深,一种烙印到骨髓里的自然行为,没有人为菊展欢欣,大家如同吃饭饮茶一样,随便抽一点子时间,或周末,或下班之后,随意走进植物园或公园,必然就会看到满地“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

  今年的秋天亦复如是。因为参加一个文学研修班,在济南的长青待了九天,期间看到开山(民国诗人徐志摩落难的地方,当地人叫西北山)角角落落里开满了金黄色的山菊,波澜不惊的内心瞬间动了秋思,采了一束养在客房的茶杯里,夜里闻着淡淡的菊香,想着小城的菊展,大约也该开始了,于是归家的心就切了。

  20号研修班结束,给那束山菊换了最后一杯清水,不顾亲戚去济南红叶谷一日游的殷切挽留,匆匆告别那个伟大的诗灵,怀着一份独属的隐秘回到小城。果然,当晚就有友人微信告知:菊展开始,在银河公园。

  这一夜,没有冷雨敲窗,被子尚留存着阳光炙晒的温暖。然而西风起处,黄叶漫天,却助长了秋思的浓重。迷迷瞪瞪的梦中,已然开始五彩缤纷,甚至还听到了一声呢喃般的叹息: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天亮遂决定,徒步漫游去银河公园赏菊。然而,计划莫如变化快,中午有朋友约饭小江南,极好的朋友。于是放弃徒步漫游的决定,先行赴宴。因首次独自开车,违章停泊被贴条,又因不识路而绕城好久才终于找到家,其间在小区停车又因技术拙劣将烟囱撞了个豁口,好不容易将那大铁壳子停好,发誓此后再不玩弄那铁家伙。

  宴毕归来,赏菊的心情已经消失殆尽。回家后泡了一壶清茶,独饮自享。然而还是惦记着菊花,惦记着那些灵动的花瓣和凝露的叶片。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若徒步去看,已经有些来不及。那么,只好等待明天了。

  正自思忖,门响处,加班的当家人回来了。他一进门,就高门大嗓地嚷嚷:看到你发的微信啦,人没事就算万幸,走,陪你看菊花去,骑电动车。

  虽然已经是黄昏,银河公园里依然游人如织万头攒动。沿着曲曲折折的水泥小路,且行且玩且赏。满目菊花有的已经盛开,更多的还打着朵儿。远处连天的衰草、澄碧的湖水、莹蓝的长天,构成辽阔的背景,眼前姹紫嫣红、娇蕊绽黄、叶凝萃青的各色菊花迎风起舞,婆娑有声,如同舞台上浓墨重彩的花旦。珠翠罗绮者有之,朱璎宝饰者有之,暗暗淡淡者有之,融融冶冶者有之。花瓣肥者如环,瘦者似燕。将开未开者若深闺少女,娇羞默默;已然怒放者似开脸少妇,泼辣大胆。

  更兼游人中顽童稚子蹦跳若兔,奔走如龙,为爹为娘呼儿唤女之声盈耳;耄耋老人三五结伴,徐步缓行,或喜笑颜开拍照留影,或眉目凝神与菊花对视凝望,一派熙来攘往的热闹景象——入秋以来,这种繁华热闹的景象大约是少见了,因为这一场菊花的盛宴,人们纷纷又走出家门,融入自然,享受生活的美好,这样看来,菊花之功德无量焉。

  想起《红楼梦》第三十八回写贾母领着众女眷在藕香榭赏花饮酒吃螃蟹,事儿完后一众儿女题写菊花诗的雅事。就是在那一回书中,牢牢地记住了潇湘妃子的两句诗: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寥寥几字,把菊花的轻俗傲世,花开独迟,清高孤傲,目下无尘的品格,写得淋漓尽致。枕霞旧友史湘云评价说:“真把个菊花问得无言可对。”

  旧时大户人家温饱无虞,风雅之事甚多,像这样吃肥蟹,饮醇酩,赏艳菊,吟佳句,何等的富贵风流!然而透出的气息却又是何等的凄凉惨淡?俗话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深宅大院富贵有之,安然则未必。倘若林黛玉生于现世,以一滴水的身份融入这人流的大河,于这菊花且赏且玩,或许就不会有那“携谁隐、为底迟”的悲怆之问了。你看,那一对貌似十八九岁的少男少女,携手相拥,亲密相吻,万人丛中若入无人之境,还用担忧“携谁隐”么?生于现世,谁还管你“携谁隐”呢?至于“为底迟”,也不过是一种自然现象,问与不问,都没啥意义。有时候想想,融入,或可说是人生最美好最自由的境界吧?

  顺着菊花铺就的小路漫行,不觉岔到一处三面临水之地。不知为什么,这里居然游人不多,只有几个摄影爱好者,手持大镜头相机,时而蹲踞,时而呆立,忖度着光影,寻找着角度,嘴角上翘,眉目生情。豁然发现,此处也布置了几株菊花,而且相较于小路两边的品类,此处的花儿似乎更加名贵一些,每一株菊花枝干上,都带有一张雪白的小牌,标注着品名。

  借着夕阳的辉光,仔细看去,绒球一般雪白的一株,叫做“昆仑积雪”;花瓣成金钩倒挂的一株叫做“八弘晴姿”;一株花瓣丝状艳若朝霞的菊花名曰“霞光四射”;花序若轮盘呈豆绿色的一株唤做“绿云”……她们于这三面环水的隐秘之处悄然绽放着,芳容自悦,顾盼有情,幽香伤百草。

  想来园林工人大约是懂这菊花的,他们知道将最美好的布置到最适宜的地方。恍惚间闯入这块幽静之地,竟然有种不知所措之感,不用说赏花,只这诗意盎然的名字,就已经引人遐思了。

  古时文人墨客的笔下,菊花大多是隐士的身份象征。陶渊明一生爱菊,爱的大约也是菊花的特立独行我行我素吧?那“采菊东篱下”的句子,读之口角留香。然而为什么古人颇喜“采菊”呢,是案头清供还是别有它途?想起苏轼描写菊花的诗句: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欲知却老延龄药,百草摧时始起花。原来,菊花最初栽植,是为了“却老延龄”。

  记得读初中时,有个同学的母亲非常喜爱菊花,她家的小院子里种满了各色秋菊。西风渐紧的时候,老太太会用一把小剪刀,像农民间苗一样,间歇地剪掉一些菊花肥厚的叶片,清水洗净,拿加了淡盐水的鸡蛋液浸泡几个小时,然后将裹了鸡蛋液的菊花叶子放入沸腾的油锅中烹炸。

  刚出锅的油炸菊花叶片金黄酥脆,入口即化,口齿留香。于是就经常去她家蹭吃。依稀记得老太太说,菊花又叫延年、更生、帝女花等,食之能平肝明目、散风清热。后来看到饭店厨师炸耦盒茄盒,总觉得程序似曾相识,终于顿悟:原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就已经领略过这种厨艺,只不过菊花叶子的煎炸不夹肉末——倒是更增添了一份纯净的素香。

  这被文人墨客喻为隐者的菊花,居然还有这样一番妙处,岂不是物质精神双修的典范么?原来她不仅仅具有孤标傲世的品性,也可以沾染人间烟火,于庸庸流年中留香、流芳。

  问菊的林黛玉夭折了,采菊的陶渊明却活了七十多岁,差别不过是一个转身而已。如若陶氏像林氏一样,执著地诘问菊花“携谁隐”,怕也早就呜呼哀哉了。然而,有什么能比活着更重要呢?世界是薄凉的,我们却要温暖地活着。

  夜色已经很是浓深,游人也早就散尽。伫立于这小小的一隅,小诗几句送与这深秋的花灵:

  谁道秋深无好花?次第菊开傍篱笆。

  娴娴绿叶凝晨露,艳艳灵瓣着晚霞。

  半院清容幽香散,一树寒骨入酒茶。

  素心珍重云烟畔,去留一笑自潇洒。

  代士晓


来源:临沂日报  编辑:张娜娜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