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 善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6-12-30 13:54:00 论坛

  一头大象能用长鼻子轻松地卷起颇有重量的木头,然而它并不是动物界的终极大力士。一只蚂蚁虽很艰难地举起不起眼的蒌草,但蒌草的重量却是它体重的好多倍。蒌草与木头固然没有可比性,但从力量的输出比例来说,蚂蚁无疑比大象更胜一畴,有人将蚂蚁称为举世无双的大力士,应当是实至名归的。

  有人将处于社会底层的民工、北漂等人称为“蚁族”,如果用这把尺度来衡量,天津那个生前靠蹬三轮车攒钱支教的爱心老人白方礼,他无疑是“蚁族”中的一员,但他聚蚁力、积蚁步、举蚁善,从74岁开始支教的那一年算起,一直到他辞世的18年间,他共向300多名学子捐献爱心款达35万元之巨。

  当初,老人开始蹬车时,曾有人劝阻:“蹬车能挣几个钱啊?你这是自讨苦吃。”老人却笑:“蹬一天车,挣不了多少,但足够一个孩子几天的生活费。”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却用他辛苦挣来的血汗钱供养着贫困学子,与那些动辄一掷万金的捐款者相比,老人所捐的钱可谓微不足道,可就是如此微不足道的“蚁善”,却奔涌着最撼动人心的力量,彰显着最矢志不渝的公益梦想。

  10年前,我因受中国扶贫基金会之邀采写《白方礼,一个人的爱心长征》传记的缘故,在长期的追踪采访中,我有幸触碰到白方礼大量鲜为人知的生平事迹。除了他广为人知的捐款支教事迹外,他的蚁善之力在他的生活中处处可见,比如新中国建立初期,白方礼的大侄儿白国然考上了天津的大学,因家贫而学业难以为继,白方礼克服家庭人口众多以及经济上捉襟见肘的困难,果断供养白国然上大学。每逢节假日,白国然离开他家时,老人都要坚持骑三轮车送他去学校。白国然当然不好意思坐伯父的车,白方礼却说:“我骑三轮车送你上学,不是让你在同学面前风光,而是要让有知识的人风光起来。”

  白方礼老人的大女婿秦志成曾在河北沧州做规划局长,他利用到天津开会的机会去看望老人,老人看到女婿坐公车过来,脸就拉了下来,他严厉地要求秦志成以后再到天津,绝不许坐公车。他的这句话,被秦志成久久铭记,也被他久久践行。

  老人的小女儿白金凤下岗后,想到父亲创办的支教公司捧个饭碗,却被父亲严辞拒绝,白金凤当时不理解父亲,她曾一路跟着父亲的三轮车,父亲在前面骑车,她在后面哭诉,引得众人围观。

  有人说白方礼“犯愣”,有人称他是“老傻帽儿”,还有人说他像个没有家庭观念的流浪汉。白方礼对此不以为意,他有时也顺着他们的话去说:“对,我是个没家没业的人。”接着又话锋一转道:“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家,那就是国家。是国家的人就得给国家做贡献。”

  他的贡献就是一脚一脚蹬三轮车,再一角一分地把钱攒起来拿去支教,他的捐款,几乎不要对方打收条,有时就往学校的传达室一放,继续去蹬他的三轮车。当他面对受助的孩子时,他也会给他们打气:你们花白爷爷一个卖大苦力的人的钱确实不容易,我是一脚一脚蹬出来的,可你们只要好好学习,朝好的方向走,就不要为钱发愁,有我白爷爷一天在蹬三轮车,就有你们上学念书和吃饭的钱。

  蚁善是一种力量,蚁善是一种精神。在匆匆的人生旅途中,不要错过微不足道的“蚁善”,也许这只是一碗热汽腾腾的饭菜,也许这只是区区几元几十元的善款,也许这只是一个微笑一句安慰的话语,但这却是寒冬时的温暖,困厄时的帮助,黑暗中的亮光。当我们因为深圳白血病女童“罗某某事件”而对献爱心充满戒心时,当我们面对灾难在爱心倡议面前想等有钱了再捐时,我们不妨去想想白方礼,想想他不计个人得失无私奉献的高贵精神,也许,我们会找到最准确的答案。

  让人欣慰的是,白方礼老人虽辞世十多年,白方礼精神却得到了传承和弘扬,几十个白方礼支教基金会遍布神州大地,在被中宣部办公厅、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列为重点出版物的《白方礼,一个人的爱心长征》这本书中,我们会看到更多的“白方礼们”正在祖国的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尽其所能地奉献着那份看似微小的蚁善。

  徐向林

  (作者系江苏省作协会员,《白方礼,一个人的爱心长征》作者)


来源:琅琊新闻网  编辑:朱贵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