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同窗从少女到老妪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6-09-05 15:37:00 论坛

  我俩的照片分别摄于1952年、2013年,学生时代各梳两条小辫子,展现少女魅力,成校花。老妪合影,回首青春岁月,也续写同学、姐妹情。


1952年学生时代照(左起:刘慧、张传梅)


2013年毕业60周年纪念照(左起:刘慧、张传梅)

  师范两校花

  1950年,沂水专区联合师范创办,主要培训在职教师。1951年春招学生,我和刘慧、王秀娥等山里妹投考联师。学校设在沂水城西马荒村,距城4公里。沂水城建立较早,历代官府在河西建马场,放马养马,逐渐形成村,取名马荒村。学校在村前建三排平房作教室,四周一片农田。学校没有院墙,也没有大门,更没有宿舍,在村里分散租房用土坯、木板搭通铺,我和刘慧等众姐妹住两间通铺。村上人说我们是女秀才,引来大批小媳妇大姑娘围观,说我和刘慧漂亮,称我俩为“校花”。

  分班,刘慧和后来当副省长的张瑞凤、陈开顺在9班,我和陈善民分到10班。学校师资雄厚,老师大都大学毕业,如语文老师袁淑儒是燕京大学高才生。老师讲课自作标本,如讲电影原理,用纸板一面画人的上半身,另面画下半身,用手搓风转,让我们看到是一个人。接着解释说,人的视力有缺陷,如每秒转动16次,就看到在活动,纺线车就是例子,电影一秒飞转24次,足以以假乱真。还讲天文知识,光一秒走30万公里,一光年约等于94605亿公里。上美术课讲画人物,小孩子要头大、妇女要头尖,画房子要有一面看到山墙。我们学到知识,也学到作画要领。

  在校吃饭,每日二餐,以小米饭为主,星期天还能吃到白面馒头。用大木盆盛米饭,管吃不限量。用泥盆盛菜,每10人一盆,我和刘慧等女同学互让,有的男生挤来,以便多吃菜。有时到城里看电影,当时电影片子少,偶尔放电影,同学们欢喜雀跃。但有时天公不作美,一次放映《陕北牧歌》,正看到热闹处,忽然来了大雨,赶快往回跑,回到寝室,人人像落汤鸡,我和刘慧的辫子成了水辫,同学们帮助挤水,哗哗一大片。有同学调侃说:你俩辫子的水,能浇二亩麦子,引来一片笑声。

  两个女教师

  1952年底,沂水专区组建扫盲工作队,从沂水联合师范抽调学生当队员,我和陈善民、王秀娥等20多名男女同学,提前离校参加工作队。因刘慧年小不便下乡,仍留在学校。工作队到沂水县黄山铺乡扫盲,那时没车需步行,队员是20岁左右的小伙子、大姑娘,当时时兴苏联大花布,人人背一床大花被,沿途各村大姑娘、小媳妇来围观。来到乡驻地,首先召开各村扫盲教师会议,然后分组到各村办扫盲班。我和田水、小牟等四人,分到赵家旺村办扫盲班,住在老百姓家。工作组需自己解决饮食炊,我做饭,到邻居家借菜刀。田水去打水,这里是山区,井很深,他眼晕不敢提水,幸亏有位村嫂帮助。村里有20多名男女青年参加扫盲班,主要由田水辅导。工作组有时还要到邻村检查辅导扫盲工作。

  1953年2月,扫盲工作队撤销,成立扫盲办公室,转入正常扫盲。陈善民、田水到扫盲办公室工作,其余全部回校,我又和刘慧相聚。放寒假,同学们回家过年,刘慧家近,当天就到家,而我离家70多公里,需走两天。春节后返校办理毕业事宜,分配工作。陈善民、田水分配到沂水报社,陈开顺、袁封桐等分配到电影放映队,我和王秀娥等分配到沂水专区干部扫盲学校任教。见陈善民等分配到报社,我们不愿当老师,找主任陈畔之提意见。陈主任说:“你们教的学员都是区级干部,区长、区委书记叫你们老师,你们不感到光荣吗?”我在沂水干部扫盲学校任教10年之久,这些学员年龄大,文化基础差,需反复耐心辅导。刘慧分配到蒙阴县城关当小学老师,她能歌善舞,还是篮、排球爱好者,曾作为代表参加地区运动会。有关部门打算把她调到县文化馆。这时沂水师范招收小学教师进修,刘慧又到沂水师范学习三年,星期天、节假日我俩经常见面。她毕业后,分配到沂南县河阳中学当教师。我调到临沂城朱隆完小为高年级讲语文,以后又调到临沂市卫生系统工作。刘慧有事到临沂城,借机二人见面叙旧。

  续写同学情

  刘慧退休后全家迁住临沂城,方便我俩拉家常。

  同学们互相关心,原沂水联合师范的同学,以后不乏省、地、县级干部。他们身份变了,同学情没变。刘慧同班同学张瑞凤,任山东省副省长。张副省长到沂南县考察,问及刘慧,刘慧得知,在女儿陪同下,到济南拜访老同学。张副省长百忙中抽暇热情接待。老同学身为省级干部,仍平易近人,我到济南拜访,他来临沂考察,陈善民、刘慧等到住处拜访,彼此称老同学,显得亲切自然。

  我的同班同学陈善民,后为副处干部。退休后,和老伴一起探望我和各位老同学。陈开顺更是关心老同学,他还是先进人物,在校期间,被推选为学生代表,到济南参加全省学生代表大会。山里娃坐了火车,见了高楼大厦。1957年,参加全国电影系统先进工作者代表大会,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并合影纪念。时至今日,我们经常找出老照片,重温荣誉。老陈在电影公司工作几十年,过去来电影片子,需先试看再公开放映,每次试片打电话给同学去看电影。当年我在沂水工作,刘慧在沂南教书,老陈出差到两地,总是分别看望我俩。如今年过八旬的老叟陈开顺,身板硬朗,经常骑自行车探望老同学。刘慧住处远一点,他和老伴一起多次看望。

  在各地的老同学,也互相看望叙旧。在莒县退休的女同学王秀娥,专程到临沂拜访老同学,她调侃说:“我们这帮男女同学,思想保守,年轻时不知谈恋爱,同学之间相互了解,应该谈恋爱的。”在场的老同学听了哈哈大笑。

  我利用回家省亲的机会,探望王秀娥等老同学。逢年过节,同学们互相打电话问候,书信来往,续写同学情。如今,我和刘慧都是老妪,她写了一本诗,盼望她的诗集早日面世。

  张传梅


来源:沂蒙晚报  编辑:扬清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