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 同 学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4-04-21 17:04:00 论坛

  牛毛细雨,似雾似霾,蒙蒙一片。随着阵阵凉意浓浓的微微秋风轻漫漫地飘洒在收过花生的干渴的土地上,把土地的表层淋的湿漉漉的。让收获时落在地面上蒙着一层薄尘的花生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让拾花生的人一眼就能看到它,它好像也有归仓似箭之愿。

  县城离家乡虽然只有二三十公里,可平日里无事却很少回来。事办完了,孩子还未来接我,正好借此机会去田间走走,享受一下秋风秋雨的凉爽,平补一下酷暑烈日煎熬炙烤的滋味,丰富一下对大自然的感知,回味一番儿时在田间奔跑的狂野,也不失人生的一大快事。漫步走进田间,凉风秋雨让我不禁感叹:啊,秋的确已经很深了 !

  此时的田野已变得空旷寂静,失去了大忙季节那种遍地是人不成群,机械轰鸣不成片的繁忙景象,唯独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一阵阵悦耳的鸟鸣,让我突然感觉仿佛进入了山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的美好境界。远远望去,在蒙蒙细雨中隐约晃动着一个老态龙钟的身影。那身影时而走动,时而弯腰。我便朝他走去,“说不定是个儿时的伙伴” ,心想。离他越来越近,只见他身上穿着一件从头罩到膝下的用绿白色塑料膜制作的雨衣,左手拎着一个小号的蛇皮袋,不停地弯着腰拾着落在地里的花生。

  走近他的跟前时,我不禁愣住了,啊,这不是我的老同学刘志远吗 !他也看见了我,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他笑的是那样的灿烂,脸上皱纹立即堆成了一朵即将凋谢的秋菊。稀疏花白的胡子随着一张一合的双唇在抖动。好大一会他才说出了第一句话“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今天上午” 我笑着回答。

  刘志远 、张静我们三个两男一女,是同一年同一所学校

  高中毕业,同一天回乡支援农业生产第一线的。在那个年代村里上了年纪的人称我们是村里的秀才,也有人说我们是书呆子,还有人给我们编了个顺口溜 “可怜的高中生,白搭十二年功,叫他当会计,算盘不精通,叫他推小车,代数带不动,叫他当队长,农业还不懂” …… 我们三个还算幸运,半年之后都被选到村 小学当了民办教师。一年之后,刘志远兼任了村里的团支部书记,张静兼任了村妇联的文书,我呢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民办教师。时间很快又把我们分开了,志远由于组织能力强又能吃苦耐劳,做事公道正派,在整党时入了党,并被推选为党支部书记,成为了农业学大寨的带头人。领导全村人战天斗地改造大自然。由于工作出色很快便成了名播四方的名人。张静因为是全村唯一的女秀才,也当上了妇女主任兼党支部委员。唯独我这个呆板有余灵活不足的笨鸟仍然在三尺讲台上继续耕耘。再后来时光老人和人生的规律又给我们加上了几个相同和不同的称谓。相同的是我和志远分别成为 两个姑娘的丈夫,不同的是他成了两个女儿的 父亲,我成了两个儿子的爸爸。张静则成了一个男人的妻子和一个儿子的妈妈。说起 这些变化来中间还有段小插曲。开始志远和张静先恋爱了,就在快要擦出火花时,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来,棒打鸳鸯。志远妈嫌张静长的太娇艳,说什么自古红颜多命薄,美女无肩。张静那肩膀头像刀削的一样,不担财,不担福,不担儿女。并托人传话给张静,让她别在缠磨志远了,别耽误她日后报孙子等等。张静一气之下就嫁了他后来的丈夫。

  地里的花生还真不少, 我也弯腰拾了起来,很快就拾了一把。然后就放进他的蛇皮袋子里。“你是哪年退下来 的? ” 我问他。“1989年,老婆走了之后家也不像个家了,自己也50出头了,干不动了,别把大伙的事给耽误了”他说。说起他爱人的死很多人都很惋惜,她得的是出血热,如果能及时的送医院治疗是死不了人的。就是因为志远太忙,没把他爱人的病当回事,误认为是感冒,拖了时间,送医院时已到了闭尿期,身上也已经出现了血斑,错过了最佳治疗期。尽管医院全力抢救,还是没能留住她。记得事后我去看志远,他当着我留了泪,临别时他对我说:“人就是这样,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作为共产党员,我做了该做的事,作为丈夫,我不合格啊 !”

  “你 每年的退休金多少钱,”我问他。“刚退下来时每年150元,后来每年涨点,去年涨到了1500元。有时村里没有钱发,就给亩地种顶数。你也早就退了吧?”“退了10年了,”我真怕他问我退休金多少钱,我若如实相告,月工资5000元,怕他伤心或心理不平衡,若不如实相告,不够老同学的滋味,幸亏他也没有问。

  “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我关切的问。“前些年能干的时候除了种地还喂了头母牛,两只母羊,地里收些 粮油足够用的,牛羊每年收入三四千元。每年资助张静两千元左右,自己剩千多两千元。加上村里发的退休金 ,余不着也困不犯。这几年不能喂牲口了,收入减少了,可国家又给6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60元的补助。女儿这几年收入好了,每年也给我两千元,加上退休金一年也有4000多块钱的收入。资助张静一千五六百元,我还能剩2000多元 。她再加上国家给的补助,全年也能有两千多元,也很满意。她满意也不光是钱的问题,主要是她觉得党没忘记她。”


来源:琅琊新闻网  编辑:蔚然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心桥(小说)2014-01-02
·[美文欣赏]雨夜读书2013-07-05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