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童年》12、植物篇:水果之无所不用其及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2-08-14 14:45:00 论坛

  水果是有限的,孩子的智慧却是无限的,所以那时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舌之欲,往往是想尽办法利用有限的时间,把无限的不可能成为水果的植物变成水果。 

  春天是水果比较匮乏的时节,但总比冬天希望大些,于是春季水果大搜捕活动开始了: 

  蔷薇的杆。蔷薇,我们那时都叫“十小妹”,多美妙动听的名字啊!花如其名,在我看来“十小妹”小同学应该是“月季”、“玫瑰”学姐们的少女时代,不矫情、不夸张、不搓雪花膏,却水出芙蓉般清新淡雅。但是,好景不长,小学二年级的一篇《我盼春天的荠菜》让我知道了“十小妹”实际上是“蔷薇”同学乳名的同时,也把该同学推下了万丈深渊。于是“馋丫头”带出了个“疯小子”,依样葫芦地“刚抽出来的嫩蔷薇枝,把皮一剥,我就能吃下去”…… 

  

“十小妹” 

  甜根的根。甜根,我们也叫荠根,特点嘛,只记得叶子平铺在地上,有一根长长的、胖胖的、白白的根。我小时候长的特别矮、特别瘦、特别黑,所以比较仇高、仇胖、仇白!因此,每当仇人相见时,自然分外眼红,冷冷地一笑,稳稳地一掐,狠狠地一拽,轻轻地一吹,草草地一剥……那感觉就像老鹰终于揪出缩在乌龟壳里的嫩肉一样舒畅。血腥味太浓了,儿童不宜……味道当然是清清淡淡、悠悠甜甜。躺在背风的草坡上,翘着个小二郎腿儿,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悠闲地嚼着甜根,嚼啊嚼,嚼到外婆桥……一会就睡着了。 

  槐花的蕊。槐花很多人都吃过,但能像我一样吃到极致的人不多:把槐花的花瓣去除,再把底部的花托摘掉,就剩下些许花须插在一根中空的小白棍里,我们叫“鸡冠”。然后含住“鸡冠”的底部,用力的一吸,虽然甜味少的可怜,但这沁人心脾的“槐花蜜”的味道,总会让我吸到两个腮帮子酸疼也乐此不疲。 

  

槐花 

  狗尾草的尾巴。狗尾草多用来编毛绒绒的小兔子,也可以用来串蚂蚱(这个以后再讲),但这并不代表它不能吃,至少我就经常吃,而且吃的不亦乐乎。轻轻拽住狗尾草的尾巴,像抽蒜苔一样,掌握好力道恰到好处的一抽,一根微型蒜苔就展现在眼前了,那乳白色的底部就是鲜甜爽口的美味。当然这种吃法还可以推广到未出穗的小麦身上,这个嘛,就不外传了,嘿嘿。 

  

狗尾草 

  黄瓜的味。这里说的“黄瓜”是我们小时候常见的一种小草,嫩黄色,偷偷摸摸揪几棵放在手心使劲地来回揉搓,一股嫩黄瓜的清香味油然而生。然后一只手捂在自己鼻子上猛嗅,另一只手放在没看见过程的小朋友的鼻子附近,自豪地说:我今天吃黄瓜了,不信你闻。这也算吃的一种境界吧! 

  说着说着就超出水果的范畴了,那就接着说说……

  作者:赵永康


来源:琅琊网  编辑:蔚然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