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童年》6、亲情篇:记忆里的雪糕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2-07-30 16:08:00 论坛

  ——写给我的小舅 

  记忆里,最好吃的、最令我难忘的冷饮,还是在济南的外婆家吃的“雪糕”,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与冷饮“零距离接触”。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刚好七岁,入秋就要上小学了。平时都是秋冬季节去外婆家,这一次很难得地选择在夏季。而济南的夏天是最难熬的,三面环山的济南府怎会辱没了“四大火炉”的“美名”!那一年的夏天特别热,热得母亲很是后悔选择这个时节过来。而我却不是这么想的,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吃到盼望已久的雪糕。 

  母亲从一开始就反对我吃冷饮,可怜的我在她那里碰得“头破血流”,只好转投到小舅“门下”——一会儿伸着舌头用手扇风,一会儿张大嘴巴直喊热。小舅偷偷递给我一块钱,让我自己去买雪糕吃,我既兴奋又为难——离幸福近在咫尺,却发现中间隔着万里之遥——从山乡里长大的我怎敢在大城市里自己买东西吃!小舅轻轻地摸了摸我的脑袋,笑着说:“男孩子要大胆一些!”于是,我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我战战兢兢地把钱递给卖雪糕的大姨,然后轻声细语地操着一口家乡话连说了好几遍,她才听懂我是要买两支雪糕,于是很不耐烦地把雪糕和一把零钱扔给我。我一手托着雪糕,一手攥着零钱,涨红了脸,飞一样地跑向外婆家。一边跑一边迫不及待地扒开一只雪糕塞进嘴里——凉,透心凉;甜,比蜜甜;香,像火烧;软,赛年糕。第一支不知不觉地吃完了,第二支竟神使鬼差地伸到了嘴边,这才想起应该给表弟留一支。这才恋恋不舍地把雪糕重新包好,再捋一捋手中的零钱,噫?!不对呀!一块、两块、三块……呀!发财啦!卖雪糕的大姨错把我给的一块钱当成了五块,哈哈!叫你听不惯俺的家乡话,叫你瞧不起俺们乡下人!于是一头热血地冲进外婆家,手舞足蹈地向小舅“报喜”。还没等我说完,就被悄悄旁观的母亲劈头盖脸地一通责骂,并让我立刻把多余的钱送回去。面对这大把的“意外之财”和众多的亲人,嘴馋又敏感的我如何受得了这种煎熬,“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小舅牵着我的手,对我说:“男孩子不要轻易掉眼泪。”然后领着我向外走去。 

  小舅把钱还给了卖雪糕的大姨,又偷偷给我买了一支雪糕,才哄得我破涕为笑。在回家的路上,小舅问我,长大了想干什么?我只顾着狂啃雪糕,摇了摇头,没说话,心里却在想:要是长大了能卖雪糕该多美啊!小舅抬起头,眺望着远方的天空,拍了拍我的肩膀,自言自语道:“男孩子应该有自己的梦想!” 

  小舅是个有梦想的人,虽然因为文革耽误了学业,他只上到了初中,但是他从不曾放弃自己的梦想。年少的他立志做一名公安,虽然自幼患有气管炎病,但是他仍然坚持每天锻炼身体,五冬六夏用凉水冲澡增强体质。回老家前小舅给我看他的肌肉,硬邦邦的跟生铁一样!小舅自豪地对我说:“男孩子要有能力保护自己深爱的人。”在车站,小舅轻而易举地把我高高举过头顶,塞进了回家的汽车。 

  我强忍着泪水,挥着小手向小舅道别,没想到,这一别竟是阴阳两隔。 

  第二年春天,在花儿还没有开放的时候,小舅因病去逝了,年仅二十岁,年轻的生命,未曾绽放就这样调谢了。在我朦胧的记忆里,那个手拿着雪糕的帅气大男孩,那个摸着我的头、牵着我的手、拍着我的肩、高高举起我的小舅,就这样走了! 

  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就错过了,无论你在细雨中伤怀还是在睡梦中哭醒,都不会再回来了。然而,在我的心里,小舅却像一株充满朝气与活力的向日葵一样,心怀梦想,永远抬起头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作者:赵永康

本网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来源:琅琊网  编辑:蔚然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