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童年》5、亲情篇:姨妈做的炸酱面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2-07-30 14:50:00 论坛

  母亲有一个小她四岁的妹妹,就是我的姨妈。 

  记得姨妈家的表弟刚刚学会说话时,姨妈就让他甜甜地叫我母亲为“亲姨”。诚然,从山乡里长大的我跟哥哥是从未这样叫过姨妈的,但是,从我们记事起就知道,在遥远的济南,有一位像母亲一样牵挂着、疼爱着我们兄弟俩的“亲姨”。 

  儿时,最令我兴奋的事就是跟着母亲去济南——“回娘家”。父亲总要准备几只大口袋,里面填满了花生米、花生油、带皮炒花生、烧鸡、大煎饼……;母亲总要给我们兄弟两个全方位清洗,甚至要用刷子去除长在身体里的“老灰”;天刚蒙蒙亮就赶到二十里外的大庄镇,父亲手肩并用地把我们娘仨儿顶进人满为患的过路车;我总会紧贴着车窗,一边好奇而又忐忑地看着蜿蜒崎岖的盘山公路两侧的风景,一边不停地问母亲,什么时候才能到姥娘家…… 

  经过八九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到了外婆家。馋嘴的我总会“大开杀戒”:外婆藏在木箱里的大甜石榴、四舅结婚的喜糖、小舅偷偷给我们买的雪糕(那甜美的奶香味,是老家的冰棍难以比拟的)、姨夫烧的美味可口的“葱油鱼”……而在外婆家我最爱吃的,也是最令我难忘的,还是姨妈做的炸酱面。 

  姨妈干活很是麻利。把花椒放在锅内的热油里过一下,取出;放入葱姜沫及切好的猪肉丁煸炒后,再放入切好的酱瓜丁炒熟,盛出;倒入少许油,烧热后加入适量甜面酱,“沸”一下,最后将炒好的肉丁、酱瓜丁等一股脑儿倒入,翻炒后即可。这就是“炸酱”。 

  与此同时,把煮好的面条放进备好的凉开水中过一下,捞出,浇上“炸酱”,再撒一点生黄瓜丝,就可以开吃了。 

  远在济南的姨妈做的炸酱面,看起来就很诱人! 

  我吃起炸酱面来是没有“中场休息”的。在面条中稍加点汤水,把“炸酱”和黄瓜丝搅匀,端起碗,在姨妈那句“吃饭先喝汤,不用开药方”的提示下,用筷子按住面条,先喝一小口里面香美的汤水润润喉,接着就开始疯狂扫荡了。像吃米饭一样往嘴里不停地扒面条是我吃面的最大特色,眨眼的工夫一碗面条就“哧溜哧溜”地进了肚,再把碗底残存的汤水、肉丁和酱瓜丁全部围剿。清香的面条,浓香的“炸酱”,脆生生的黄瓜条,咬在嘴里“咯吱咯吱”作响的酱瓜丁,无不让人怦然心动。最后再喝一碗面条汤,用袖子擦一擦油嘴,打一个饱嗝,放一个响屁……临来时母亲告诫我们的那些注意事项全抛在了脑后。 

  这时,姨妈接过母亲手中的表弟,一边跟无奈地摇着头的母亲指指点点、说说笑笑,一边慈爱地看着我跟哥哥狼吞虎咽地狂吃面条,一边怜爱地把脸贴在表弟的小脸蛋上,深情地轻叹着:“小浩浩,快快长吧,什么时候才能长到哥哥一般大……” 

  时光荏苒,转眼间我也有了女儿。女儿跟着我去了几次济南,也吃过姨妈做的炸酱面,小家伙赞不绝口!去年,表弟也有了孩子,女儿对她的小表弟很是羡慕,对我说:“爸爸,小表弟真幸福!我很想念姨奶奶,却不能想见就见;我好想吃姨奶奶做的炸酱面,却不能想吃就吃。”女儿的想法,跟三十年前的我心里想的如出一辙,那时的我是多么向往小表弟的幸福生活啊! 

  幸福就是那么简单,简单的如一碗“炸酱面”;幸福其实也不简单,因为要把爱装在心里面。

  作者:赵永康

本网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来源:琅琊网  编辑:蔚然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