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羲出生于山东蒙山的“雷泽”湖与“成纪”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4-12-29 13:35:00 论坛

  摘要:本文是根据有关伏羲出生地的《易》学八卦资料和传世史料、故址考察,近代出土的考古直接材料及专家的论证四部分,表明五千年前的文明始祖“伏羲”出生在我国的震东方-山东蒙山的雷泽湖畔,古为“成纪”地。

  要梳理清“伏羲”的出生地,必须通过有史文献,上至夏商周三代;中至战国、秦汉;下至汉后历代史料,关于伏羲出生地的记载,最早的传世史料为东汉时期公元85-163年王符的《潜夫论·五德志》载“大人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伏羲”。

  西晋公元215-282年皇甫谧的《帝王世系》,太昊帝、庖牺氏,风姓、燧人之世,有巨人迹出雷泽,华胥以足履之生伏羲于成纪,蛇身人首有圣德。及唐、宋《太平御览》、《补史记·三皇本纪》、《拾遗记》等文献同出一辙的出“雷泽”,而勾引出了夏《禹贡》济河惟兖州,九河既道,雷夏既泽,雍沮会同。而皇甫谧《帝王世系》增添了太昊帝,勾引出了商周《易》帝出乎震。生伏羲于成纪,勾引出了《春秋》隐公8年公及莒人盟于浮来,以“成纪”好也。从这几篇文献及引出的夏商周春秋文献来看,其中“震”“雷泽”“成纪”为三个关键词所在,起源追溯到夏商周,因夏有史记载:与伏羲史接近,千年左右,又是伏羲文化的传世。所以,上古文献,最有可信度。这正如郭沫若在《十批判书》中说“无论做任何研究,材料的鉴别是最必要的基础阶段,材料不够,固然大成问题,材料的真伪或时代性如未规定清楚,那比缺乏材料还更加危险……[1]”以上材料的论述非常清楚,没有任何疑点,下面分别对三个关键词详细论述。

  一 “震”

  《易传》“帝出呼震”,《五行大义》云《易》曰帝出呼震。此盖人帝之始,始于“伏羲”,五行之次以木为先,四时相易以春为首。故伏羲为五帝之先也。《易》“帝出呼震”,震木,东方主春,象曰之明,故曰太昊,画八卦为网罟。以上《易》不难看出,震为东方,伏羲帝出生是在震东方。

  又“八卦”: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为八方,乾西北为金,坎北为水,艮东北为土,震正东为木,巽东南为木,离正南为火,坤西南为土,兑正西为金。“八卦”的方位,震为东为木,所以五帝配五行,即方位为震东木,东方是日出的方位,所以伏羲,故曰太昊,画八卦为网罟,在震东方。

  又《禹贡》:大禹定九州。冀州、青州、兖州、徐州、扬州、荆州、梁州、雍州、豫州附八卦,冀州坎北属水,青州艮东北属土,兖州震正东属木,徐州巽东南属木,扬州离正南属火,荆州坤西南属土,梁州兑正西属金,雍州西北属金,豫州中央属土。整个中国疆域,即五行分为九份,其中的兖州为震方。

  通过以上《易》、《易传》、《五行大义》、“八卦”及《禹贡》大禹定九州等文献,第一步已确定了震的方位及属性和伏羲帝出生地“兖州”。

  二 “雷泽”湖考

  东汉王符的《潜夫论·五德志》载:“大人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伏羲”,文献体现了伏羲的出生地“雷泽”。伏羲亦称太昊,是中国上古时代文明始祖巨人,著名的东方原始部落首领,功于画八卦定乾坤的神人。生于“雷泽”,解雷及震,震为雷为东方,解泽即池湖,所以,“雷泽”为湖池,在我国的东方兖州。雷泽依《集解》引郑玄说为“兖州泽”。下面对兖州雷泽湖的出处进行论述。

  《禹贡》:“济河惟兖州,九河既道,雷夏既泽,雍沮会同,桑土既蚕,是降丘宅土,厥土黑坟,厥草惟繇,厥木惟条,厥田惟中,厥赋惟贞,作十有三载万同,厥贡漆丝,厥篚纹文,浮于济、漯,达于河……”。以上可清楚,雷夏既泽为兖州“雷泽”,厥土黑坟,伏羲在兖州,伏羲配五行属木在兖州,有厥木条为兖州,厥赋性贞,厥篚纹文,这说明伏羲画八卦在兖州,也说明了伏羲出生地点是在兖州的雷泽湖畔是正确的。

  《山海经·海内东经》云:“雷泽中有雷神,龙身而人头,鼓起腹”在吴西。注“吴”在蒙山琅琊台。《吴越春秋》云:越王勾践二十五年,徙都琅琊,主观台望东海。这证明了我国的东方兖州至黄海确有“雷泽”。

  汉置:兖州的济阴郡,有“雷泽”。

  清:康熙三十九年两江总督张鹏翮,他曾任兵部侍郎、左都御史、刑部尚书大理寺少卿等职。康熙四十二年他编著成《治河全书》,其中卷七泗水县有“雷泽”湖之图,图中的雷泽湖在今山东省泗水县、平邑县、新泰市的交界处。又考古迹:“泗水县东北七十里有雷泽湖,即《禹贡》之雷夏既泽也,春夏雨成湖,至秋地窍自开湖,湖声如雷,三日漏涸,故名雷泽。又县东南七十里,地名历山,有舜帝庙、舜井,即在庙前有娥皇女英台在舜庙。又县北有”曲池亭“,又县东五十里陪尾山下发源其泉泗源,并出故泗水即所谓泉林也,其山阴有湖,为之雷泽湖,亦谓之雷泽”[2],这都属九州的兖州。

  清代刘宝鼎在《费邑古迹考》载:“雷泽湖”即“漏泽湖”,湖在县西北四十公里临泗境,泽南畔有明史碑,题曰“雷泽湖”。宋代苏轼诗有“不惊渤海桑田变,来看龟蒙漏泽春”之句。清代朱泽云撰《费县志山川艺文漏泽记》,根据当地居民的口述,每年的霜降后湖水便通过这些石穴漏掉,隆隆的漏水声远在四五公里外都能听到,因此人们又称之为“漏泽湖”[3],湖的遗址,石穴漏眼仍存,在泗水县泉林镇的东城村北三百米处,新泰市放城镇的西石井村南五百米处,正是明朝开鲁桥闸,放“雷泽湖”水闸沟处。这足以证明有“雷泽”,在兖州的蒙山区域之中,后有详细的地点及旧迹所存。

  兖州管辖了整个震东方,疆域的四邻,北至东北邻泰山及青州,西至西南邻黄河,南至东南邻徐州淮河,东至沂蒙山到黄海。这说明一个关键,其中沂蒙山主支脉覆盖了整个兖州之东。所以说雷泽湖在兖州的蒙山主脉之中。

  以上文献《禹贡》的“雷夏既泽”及《山海经·海内东经》的“雷泽”、汉置兖州的济阴郡有“雷泽”、清张鹏翮《治河全书》的“雷泽”。清代刘宝鼎《费邑古迹考》载“雷泽湖”即“漏泽湖”,这些足以证明有“雷泽”,在兖州的蒙山区域之中,后有详细论证。

  笔者实地考:“雷泽”湖在蒙山的怀抱中,太平顶前,蒙山主脉东至日照、胶南、崂山、黄海。西至曲阜、兖州、宁阳、杏山止,全长800里,至高峰“龟蒙顶”海拔1156米,为省内跨度最长、面积最大的山,是山东省第二高峰,位于平邑县境内。湖的形成:从蒙山龟蒙顶向西延伸山脉,有青龙山、龙门山、二龙山、华胥山、尧山等拦截上游小汶河水、治水、陂水注之,形成了自然之湖,为雷泽湖,东至平邑县仲村镇,西至宁阳县的灵山乡,东西为25公里,南至泗水县的泉林镇、大黄沟乡,北至新泰市的南崂坡、石莱、楼德等乡镇,南北为15公里,总面积为375平方公里。其中低山丘占大部分,湖最深处、湖面最大处为新泰市的方城镇、平邑县仲村镇的三个自然村:南大支坡、北大支坡、峡玕村,现湖水荡然无存,只变成了几条小河:一珠河、大黄沟河,高峪河及湖的开闸放水痕迹,元明掘山放水。据《二十四史》卷十二记载:明位于“泗河派”与“汶水派”之间,隆庆和洪武年间由济宁至临清三百八十五路,引汶泗入其中,开青龙山一闸,华胥山一闸,放“雷泽”水,汇泗河入汇通河,现湖变成了良田,但开闸的两处痕迹依然存在。

  “雷泽”文化:“雷泽”湖的周围100公里内故遗址旧石器、新石器及夏文化遗址已达1105处,其中旧石器70处,新石器585处,龙山文化450处。例如:“沂源猿人”同“北京猿人”为“旧石器”早期,位于雷泽湖东北70公里沂源县骑子鞍山南麓,1981年发现“沂源猿人”的头盖骨化石被命名为“沂源猿人”。

  “智人牙”为“旧石器”中期,位于雷泽湖东北岸20公里的新太县南乌珠台村,1966年发现了牙齿化石,被命名为“智人牙”。

  “南武阳城旧石器遗址”是“旧石器”晚期,位于雷泽湖东岸7公里,平邑县北部的南昌乐庄南屯村一线,北到临城北昌乐庄之间的“南武阳城”。1985年发现总面积为666多亩,这是我国旧石器晚期最大的城池,这里也是原始部落大群体居住的场所。

  “北辛文化”为“新石器”早期,位于雷泽湖南方70公里的滕县的北辛村。1978年发现了含碳标本距今7300年,被命名为“北辛文化”。

  颛顼国“新石器”遗址,属新石器晚期,位于雷泽湖东南方30公里的平邑县的颛顼村。2013年9月9日被山东省局鉴定为“大汶口文化”遗址。

  “大汶口文化”为“新石器”文化中晚期。位于雷泽湖西岸10公里宁阳县堡头村,1959年发现,紧靠大汶口镇,被命名为“大汶口文化”。

  “龙山文化”为夏文化,位于雷泽湖北80公里章丘县龙山镇城子崖村,1928年发现了“蛋壳陶”,被命名为“龙山文化”。

  从以上“雷泽湖”附近出土的故遗址“沂源猿人”、“智人牙”、“南武阳遗址”、“北辛文化”、颛顼国“新石器”遗址、“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这都是我国著名的以文化发掘地命名的古文化,这证明五六千年的文明史是从这雷泽及附近的山、川、湖、海中诞生的。

  近代历史考古学家根据所处的不同时代及掌握的史料和实地考察,

  (上接B5)在不同侧面论述了蒙山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

  杨向奎,上世纪30年代在北京大学读书期间就来蒙山考查调研,曾发表《夏本纪及越王勾践世家地理考实》[4]及《夏民族起源于东方考》[5]。在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时发表了评傅孟真《夷夏东西说》[6]等篇章。

  《夏民族起源于东方考》:夏代以前的历史,亦足瞻古代民族活动的范围。并引王国维的话,知古代兖州一带济河流域实为中国古代文化的发源地。盖其地为黄河冲积层,平原阔野,最宜初始的生活,笔者认为,相属“大禹定九洲”兖州括东,东至黄海,兖州之东只有蒙山通大海,夏之前代为虞,而禹乃相传继舜为天子者,故论夏域,应并及虞舜活动的地域。《史记、五帝本纪》云“舜耕历山,渔雷泽,陶河滨,作什器于寿丘,就时于负夏”。雷泽,依《集解》引郑玄说为“兖州泽”,现泗水曲阜,临沂平邑、蒙阴、日照等括为“兖州”,《檀子》《山海经》均有舜葬苍梧之说,王应麟《困学纪闻》谓苍梧山在海洲界,近莒之纪城。是知纪城与苍之说不忤,于古籍中觅舜之足迹盖莫不东方。而《孟子》益指实舜为东夷之人,如云“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杨向奎的《夏民族起源于东方考》以文献分析,以实地考查的地质地形,第一个确立了我国五千年文明史的发源地带,而反驳了傅、孟真的《夷夏东西说》,从而建立了我们中华民族起源于我国的东方,即山东蒙山沿海32个县市一带,史学界、考古界、易学界的专家,如王国维、李学勤、李学海、李修松、李继生、王献唐等大批的史学工作者,都作了大量的历史分析,调查取证,足迹踏遍了山东周边的每一处历史古迹,考古、发掘、发现了大量的“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等遗址,研究成果与杨向奎观点相一致。

  李学勤,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原所长,中国先秦史学会会长,在《女娲传说与其在文化史上的意义》[7]中指出“任何一个民族的古史的开端必然是和神话结合在一起的,而神话里也必然包含着真实的历史内容。从晚清到民国出现了疑古思想,从信古、疑古到释古,考古是个过程。古史里有神话,神话里有史实的因素。人类始祖伏羲、女娲、燧人氏、神农、炎帝及与之相关的创世主盘古和蚩尤,都起源于蒙山太平顶前的汶泗上源、雷泽一带和沂沭流域。”“太平顶”位于平邑县的武台镇与新泰市的放城镇交界处,属蒙山白马关西北5公里处,其放城镇正个是雷泽湖的中心,这也证明了李老师已到此地考查及调研的结果,也属合了笔者的“雷泽湖”考查。

  王国维,近代著名史学家,也是近代“疑古派”顾颉刚、“信古派”傅斯年两派所推崇的史学名人,王国维先生提出“古史新证”运用著名的“二重证法”,依据甲骨文来考证古史,特别是证明《史记》关于商代世系大体不误,为古史重建取得了重大突破,他的《殷周制度论》[8]“自上古以来,帝王之者皆在东方。太即泰,岱叫岱嵩,也叫嵩,震即蒙,也叫东蒙。”

  李继生,著名的史学家在《三皇五帝及三代之祖探源》[9]中关于三皇五帝及夏商周三代之祖起源问题,通过古籍资料和史学研究新成果,结合考古新发现及对众多的古遗址,古地名考证,较全面深入地进行了研究论证,认为三皇五帝及夏商周三代之祖,盖源于泰山,蒙山前的古雷泽一带和古冀州汶泗流域。这里既是三皇五帝活动的中心,也是三代之祖的原始居地;既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的诞生地,也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

  王献唐,原山东省文物处处长,省文化馆馆长,在《炎黄民族文化考》[10]中认为诸冯其义为邾风,即邾族和风族二族合名,这里正是东夷邾风二族羼居之域。而此地又有舜耕之历山,山东诸城,菏泽二地无历山之名,山西垣曲县虽有诸冯,历山之名,但和东夷之说不合,可见舜出生地必为山东平邑县之诸冯无疑。

  负夏,即夏丘,在今山东泗水县境内。泗水县东35公里,费县之西北40公里,有伏山,即伏義之伏,为伏族所居之地,伏字亦作服,作负,作陪,作浮,作包,亦名浮邱。俗曰关山。北连艾山,至此入雷泽,湖起历山(王子襄《泗水钩沉》)。泗水东南32.5公里又有费首山即陪首山,又名伏首、负首,俗曰佛手山。山麓起伏而北,至雷泽西滨,一支东北与伏山相接;一支亁折西南行为陪尾。费首,伏首言为伏山之首,北角伏山之故也。泗水治东25公里之陪尾山,脉与伏山相连,言为伏山之尾也。

  据上述王献唐认为负夏必在伏山一带。负夏另说在兖州,两说均在鲁南。

  《炎黄氏族文化考》伏羲之东方民族,原始不发源于洼之濮阳,而必别为高耸之地可避水灾者。并考证伏羲出生在泗水县泉林华村(华胥山)一带。

  吴泽,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主任、教授所著的《中国历史大系,古代史》认为“蒙国”之地在今山东“蒙山”[11]。

  何光岳,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长、研究员,所著的《鸟夷族中诸国的名称和分部》[12]认为“早在夏商周时期,蒙部落曾是东夷部落联盟的首领……商代蒙族受到重视,是商代的新巨负责征伐,蒙国约在武王灭商后,鲁伯禽东征时所灭。被灭后,蒙地属鲁。

  王玉哲,南开大学教授,先秦史学家,在《中华远古史》[13]中对太史公之言进行了诠释,赢姓诸候如奄、郯、徐、费、莒、黄、江终黎氏菟氏等,都分布在山东南部,这证明以上奄郯徐莒费都在山东蒙山的山脉中。经史界考古专家论证,山东蒙山是有五六千年文明史的发祥地。

  “成纪”考

  《帝王世系》载“太昊帝,庖栖氏,风姓也。燧人之世,有巨人迹出雷泽,华胥以足履之有娠,生伏羲于成纪,蛇身人首有圣德……”

  笔者认为文献中的“成纪”是一个区域概念。取决一个区域范围。《左传》载:“隐公八年,公及莒人盟于浮来,以成纪好也。”实际上是周初诸侯国“成国”和“纪国”好。“成纪”是两国区域范围的简称。比如现在的齐鲁、冀鲁、沂蒙,也表明两地域或两国毗邻。本文以历史史料及考古发现、实地考察,对成纪的历史渊源分别论述如下:

  成国历史考

  “成”,古国名,十六国之一,亦作“郕”,春秋鲁邑。《春秋》“桓公六年(公元前706年),公会纪侯于成”。杜预注:“成,鲁地,在泰山巨平县东南”。故址约在今山东宁阳东北小汶河附近。

  郕国北邻齐国。《左传》:“齐师围成,成人伐齐师之饮马于淄者。”杜注,“淄水出泰山梁及县西,北入注”。

  南临鲁国。公敛处父:“无成,齐师必至于北门。”《列子·天瑞》载:“孔子游于泰山,见荣启期行乎郕之野”。

  西邻宋国。《左传》桓公二年,会于稷以成宋乱,为赂故,立华氏也。《左传》庄公十四年春,诸侯伐宋,齐请师于周。夏,单伯会之,取成于宋而还。

  东邻纪国。《左传》隐公八年,公及莒人盟于浮来,以成纪好也。《左传》桓公三年,公会杞侯于成,杞求成也。《左传》桓公六年,公会纪侯于成,纪来咨谋齐难也。以上四邻史料说明,“成”国的所在及处境状况。

  关于成国的来历,《左传》僖公十四年载,“管、蔡、郕、霍、鲁、卫、毛、聃、郜、雍、蓿、腾、毕、原、邦、郇,文之昭也。”杜预注:“十六国皆文王子也。”《史记·管蔡世家》:“武王同母弟十人,母曰太姒,文王正妃也。其长子伯邑考,次曰武王发,次曰管叔鲜,次曰周公旦,次曰蔡叔度,次曰曹叔振铎,次曰成叔武,次曰霍叔处,次曰康叔封,次曰冉季载……武王已克殷纣,封功臣皆弟,于是……封叔武于成……”根据以上史料,可以肯定“成”是文王的第七个儿子武王的弟弟叔武的封国,为武王所封。

  成城故城:据《宁阳县志》[14]载:“成,鲁地在宁阳县城东北45公里。”成城故址,在宁阳县灵山乡的北故城、西故城和东庄乡的南故城三村之间,有城池东西630米,南北850米,四周城墙东北触点保存较好,最高处12米,北墙东墙长百米以上,西南角仅存轮廓。城墙为黄土筑成,夯层约20厘米,平夯层整4厘米。显露棍眼,西墙北部被河水冲毁,墙的地下部分宽10多米,西邻故城河。南邻泗水县曲池,东临新泰县。古菟裘国城址,北邻汶河及徂徕山附近,地处沂蒙山区。城南有葫芦山、灵山、错境山、西南凤仙山等,均系蒙山西北部余脉,地处蒙山“雷泽湖”西岸。据史料记载和考古成果,笔者认为此地就是成城故址。

  成国文化:古城方圆十公里内,现已出土的新石器至周、春秋文化遗址达50多处。比如:成城南部今田家林一带为中心建筑区,暴露砖瓦建筑材料,有多眼陶国,水井和田形纹,几何纹乳丁纹,铺地砖及去纹圈,瓦当等古代遗物。

  磁窑镇堡头遗址,为大汶口遗址宁阳部分,位于磁窑镇堡头村,是大汶口文化最早发掘地,最初曾称堡头文化,后命名为“大汶口”,距“成城”不到十公里。由此可见,大量的新石器时代的文物出土及周、春秋古遗址的发现证明该区域史前文化的繁荣与深厚。在周、春秋得以传承,更加有力的佐证太昊伏羲出生及生活在该区域。

  成国作为分封的诸侯小国,分封初期疆域还称辽阔,但随着诸侯之间的你争我夺,严重的受到齐国鲁国这样的大国的挤压,生存空间也逐步变小。《左传》所载郕国的史料,到鲁文公十二年之后便不见了。《左传》文公十二年记载:“郕伯卒,郕人立君,太子所夫钟及郕封来奔。”由传文得知郕太子朱儒,得到了鲁国的支持,而郕人所立之君得到了齐国的支持。当时已进入了大国争霸的时代,齐为了自身利益,排挤掉了郕伯的合法继承人。而另立了投降齐国的人为君,大部分国土归了齐国,郕太子朱儒所带走的夫钟与封,部分国土由太子朱儒归了鲁国。

  纪国历史考

  纪国是商朝在东方的古国,姜姓,侯爵,周武王灭商后,纪国又臣服于周。西周初年,分封为诸侯国之一。文献记载,纪国都剧《通志都邑略·周诸侯都》,纪都迁于剧,剧在青邱临朐县,寿光《地括志》,故剧城,在青洲县南三十一里,故纪国城也。

  故城遗址:呈长方形,东西长1500米,南北宽1200米,由外郊与内城两部分组成,城墙为夯土筑成。城郊四周遍布古冢,近城有大冢8座,封土最高者达20米,当是纪国贵族的墓葬。故城先后出土文物有铜钟、簋等。从所具铭文看,钟为纪侯之器,簋为纪侯媵女姜萦之器。

  纪国疆域:西与西北邻齐国,东与东北与莱、夷、杞相邻,东与东南与莒国接壤,南与西南与鲁、郕毗邻,又与鲁、郕、莒、杞交好、联盟、通婚姻等。

  纪国文化:今出土考古新发现,2012年1月24日在蒙山72崮之一的沂水县“纪王崮”[15],又名天上王城旅游风景区的崮顶挖造蓄水池时,挖出了春秋古墓,出土了大量的青铜器,其中有铜鼎,铜鬲,铜豆,铜罍、铜敦、战车、战马、室尸骸等大批的春秋遗物,崮顶、城墙、城郭约600亩。4月24日省文物局局长谢治秀表示,这是山东乃至全国春秋考古的一次重大发现,填补了国内空白。

  随着历史的沿革,齐国、鲁国逐渐强大,纪国只能在齐鲁两国的夹缝之间求生存,借两国的矛盾自保。史料证明,纪国与周王室和鲁国的关系比较好。鲁国为自己的利益抑制齐的扩张,也极力保全纪国。纪侯极力利用婚姻来维持自己的国家。《春秋左传》载“隐公二年九月,纪裂繻来逆女。冬十月,伯姬归于纪。”

  《春秋左传》载:“隐公七年春三月,叔姬归于纪。”纪国同鲁国的姻亲关系更加稳固。纪国和莱也结为姻亲。1951年在山东黄县东南的南埠一座春秋早期墓葬中出土一批青铜器,有盘、鬲、鼎等共8件,其中前6件有铭,知为纪嫁女的媵器。而黄县是当时的莱国的境地,可见纪王和自己东面的莱国,也是采取联姻政策。

  《春秋左传》载:“桓公九年春,纪季姜归于京师。”桓公九年春即公元前703年春,纪王的女儿姜萦出嫁到周都城洛邑,嫁给周桓王。可此时的周王朝只是徒有虚名,再没能力管理诸侯。可见纪王在联姻上费尽了心思,然也无法挽回灭国的趋势。

  纪王除了联姻的政策外,还极力的进行结盟来维持自身的利益。

  《春秋左传》载:“纪子帛、莒子盟于密。”主要是促进鲁莒之间的关系。只要鲁莒之间的关系得到改善,鲁、莒、纪就可以结为联盟。《春秋左传》载“隐公八年公及莒人盟于浮来,以成纪好也。”隐公八年即公元前715年,在纪王的不懈努力下,鲁和莒终于结盟。莒县浮来山有一棵古老的银杏树,被誉为“天下银杏第一树”,相传鲁隐公与莒子即在此树下会盟。这样当时位于山东东部的小诸侯国郕、纪、莒、莱就基本连为一体了。

  《春秋左传》载“桓公六年夏四月,公会纪侯于成。冬,纪侯来朝。”桓公六年,即公元前706年,四月鲁桓公在成会见了纪王,冬天纪王又到鲁朝见鲁桓公寻求鲁国的帮助,希望通过鲁桓公让周天子出面,解决由齐国所带来的灾祸。

  《春秋左传》载“桓公十七年,十年有七年春正月丙辰,公会齐侯、纪侯盟于黄。”桓公十七年在鲁桓公的努力下,鲁、齐、纪在黄这个地方会盟,来解决齐和纪的矛盾,齐和纪签定了和平协定。齐国表面和平,但灭纪的决心依然。

  《春秋左传》载“桓公五年夏,齐侯、郑伯朝于纪,欲以袭之。纪人知之。”《春秋左传》载“庄公四年三月,纪伯姬卒。”庄公四年三月,即公元前690年三月,伯姬死了,伯姬一死,鲁和纪的姻亲关系就疏远多了。面对强齐,纪王不能自保,向鲁寻求帮助的希望又落空。《春秋公羊传》载“纪侯大去其国。大去者何?灭也。于公元前690年被齐国吞并。

  小结

  从成国、纪国的兴亡史可以看出,两国始终处在抗击齐国扩张的前线,也正因此原因,把成和纪的国家政治、军事等利益联系在一起。《春秋左传》“隐公八年,公及莒人盟于浮来,以成纪好也”,这里的“成纪”一词笔者认为是国家政治、军事的区域概念。东汉皇甫谧著《帝王世系》不同于王符《潜夫论·五德志》“大人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伏羲”,而是“华胥以足履有妊生伏羲于成纪”。皇甫谧所引用的“成纪”也来源于《春秋左传》这一史实,而就不单指的是国家的概念,而是一个区域的概念。因为《山海经·海内东经》“雷泽中有雷神,龙身而人头,鼓起腹”。《禹贡》“雷夏既泽”的雷泽湖、曲池等都在成国和纪国的土地结合部。皇甫谧成纪的引用使伏羲的出生地更加具体。“雷夏既泽”得以反证。“成纪”这个区域概念的词汇为什么没有广泛流传和使用是因成国的相当部分国土在文公12年后纳入了鲁国。杜预:“成邑,鲁地也”。纪国公元前690年被齐国所灭,版土纳入了齐国。因此成纪的区域被《论语·雍也》提出的齐鲁和荀子《荀子·性恶篇》所提出的齐鲁的概念所包含和取代。

  结论

  伏羲的出生地据东汉王符的《潜夫论·五德志》、西晋皇甫谧的《帝王世系》所提出地理位置及区域的两个条件,即“雷泽”、“成纪”。两者唇齿相依,缺一不可。对“雷泽”和“成纪”追根溯源,以上笔者的“雷泽考”、“成纪考”已作详细论述。并且雷泽、成纪,均在蒙山流域,地理位置及区域的确定,并非全部,就如同在贫脊的裸岩上无法生长参天的大树,缺乏文化、文明的土壤,无法诞生文明的巨人一样,文化、文明的元素,就显的更为重要。从上世纪30年代至今80多年来,已发现史前遗址1672处,旧石器遗址70处,“大汶口文化”616处,龙山文化981处,特别是具有新石器代表意义的大汶口文化遗址、距成纪的郕城不足10公里,位于雷泽湖畔的西北岸20公里处,如此之多新石器文化,为史前文化文明巨人的诞生奠定了深厚的文化基础,创造出绚丽多彩的沂蒙山历史古文化,在中华民族文明发展史上写下了光辉灿烂的篇章。由此笔者得出一个伟大的结论——人类的文明始祖伏羲太昊就出生在山东蒙山,蒙山流域就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 张维宝 张荣玉

  作者简介:

  张维宝,男,汉族大学学历,”山东大学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硕士研究生班“毕业,现任山东”平邑县蒙山河洛与古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法人代表。

  张荣玉,男,汉族,大学文化,山东省平邑县县委党校党总支书记、常务副校长。曾获全国第五届全国农村基层干部十大新闻人物。

  [1]《郭沫若十批判书[M]》北京:科学出版社1956。

  [2]清张鹏翮《治河全书》,天津古籍出版社,2007年4月首次印刷。

  [3]《费县志》卷二,第二十页。

  [4]杨向奎《夏本纪及越王勾践世家地理考实》禹贡1935年3月。

  [5]杨向奎《夏民族起源于东方考》,1937年。

  [6]杨向奎评传孟真《夷夏东西说》,齐鲁书社1985年。

  [7]李学勤《女娲传说与其在文化上的意义》,2004年12月10日中国文物报发表。

  [8]王国维《殷周制度论》,出自《关堂集林》1959年,中华书局。

  [9]李继生《三皇五帝及三代之祖探源》载《临沂原始大观》第104页。

  [10]王献堂《炎黄民族文化考》1985年,齐鲁书社。

  [11]吴泽《中国历史大系古代史》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1月出版。

  [12]何光岳《鸟夷族中诸国的名称和分布》,江西教育出版社。

  [13]王玉哲《中华远古史》,2000年出版。

  [14]中国书籍出版社,1994

  [15]齐鲁晚报,2012年4月23日


来源:琅琊新闻网-沂蒙晚报  编辑:范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