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庄区湖南崖村(之二): 湖光山色 户户经商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3-05-06 10:02:00 论坛

  

 

  “钱家开办烟酒铺,宋家包子叫满庄,湖岸豌豆做凉粉,冬闲出门挣钱忙。”“白天学堂朗朗读书声,夜晚时时传来敲更声。”“街南头,全是说书秧歌娱乐地,好听还是弦子戏。”“缺医少药看病急,全靠钱氏针灸老中医……”

  上述顺口溜是湖南崖村上世纪四十年代商贸业发达的真实写照。此景现在早已不复存在,唯有留在记忆之中。已至暮年的老人们回想起当年的场景,宛在眼前!

  乡村趣闻轶事

  湖南崖村古堡内,五条主要干道纵横交错,此外还有以姓氏命名的钱家巷、田家巷、房家巷、徐家巷等街巷贯穿其中。

  南门里,南北大街南侧是钱家大院,该处宅院系湖南崖村内较为繁华的独院建筑,素有“城中城”之说。钱家大院由青石垒砌、石灰填缝圈起的围墙围建而成,异常坚固,分西哨门、北哨门两处大门。

  说起富裕的老钱家,解放前钱玉佩(村里人称其为钱四爷)除在村外拥有大片良田,还在临沂城南门外经营油坊、酒坊,家境殷实。钱四爷去世35天后方才送殡,钱家人用松树枝人工搭建了一处从钱家到坟地约两公里的过廊,专门聘请了和尚、道士诵经超度,吹鼓手吹拉弹唱了整整35天。除此以外,钱家许诺,无论谁只要到钱玉佩牌位前为其磕头送行,都可以免费在钱家吃饭,这样一来,参加钱四爷葬礼的人更多了。为了维持秩序,钱家家丁还专门持枪站岗。

  1940年初期,天灾,地里庄稼颗粒无收,村里人饿着肚子没的吃,幸亏湖南崖村紧靠双月湖,湖中盛产鱼虾、菱藕、芦苇、荸荠等,村民便到湖里打渔,扒菱藕、荸荠吃,“草鱼、鲤鱼、鲫鱼、黄鳝等等,双月湖的鱼种非常多,村里各家各户都有鱼缸。”村民们说,眼瞅着是一个灾荒年,大家就会提前打鱼放在鱼缸里养着,用鱼换粮食吃。

  双月湖东起响马岭,西至余粮河,北起大白庄,南至湖南崖,方圆数十里,湖水汇集经余粮河流入南涑河。据《沂州志》载:湖心偏南,有一大石灰石溶岩旋窝为潭,水深九丈,水深而险,称之为“老龙潭”。湖水偏北有一圆洲,名为湖台,月夜泛舟,洲上香风袭来,花气拂人,宛如仙境。相传晋代琅琊王曾在此筑建亭台水榭,辟为避暑之处,历代官府设王祥、王览和王羲之祭田于台上,免征税赋。泛舟湖中,月到天心,深望湖底,风来水面,鱼跃鸟飞,渔歌互答,湖光山色,相映成趣,令人心旷神怡,如入广寒宫深处。

  无论天有多干旱,老龙潭从来都没有断过水。建国初期,在湖南崖村依然流传着传统的祈福求雨仪式。村里人回忆说,祈雨仪式非常隆重,猪头摆到供桌上,再摆上十个碟子、八个碗的佳肴。小男孩全都光着身子,成年男子则身穿蓑衣,头戴斗笠,吹鼓手一路吹拉弹唱,秧歌队尽情舞动。还记得1955年前后的一次干旱,庄稼地干涸裂纹,伸手进去够不着底,村里人祈雨的同时在老龙潭挖出了一块青石,空心内壁异常光滑,百姓们以为神器,纷纷鸣放鞭炮,下跪祈雨,谁曾想没过多久便天降大雨。

  双月湖盛产豌豆,小麦和豌豆相间种植。豌豆收割的季节,湖南崖村家家户户做凉粉。只见,村民们用石磨把豌豆磨成粉浆,用纱布过滤浆液。细润的豌豆浆放在锅里熬成浆糊,倒入凉水中,冷热交替之间,水是水,凉粉是凉粉。与近些年名声鹊起的湖南崖炒鸡相比,凉粉才是这里地地道道的名吃。刀切下去,细长的凉粉拌入自家磨制的芝麻盐,搅上蒜泥,入口润滑鲜美。

  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营生

  动荡时期,湖南崖村家家户户都有大刀、长矛等兵器,说起这些兵器的打制,湖南崖村徐家铁匠炉尤为出名。徐家住在南门里、中心大街东侧,其在自家院里支起烘炉,家里终日“叮叮当当”作响,无论生活用的剪刀、菜刀,锤头、钳子、锄头等生产工具,还是大刀、长矛等冷兵器,老徐家样样精通。

  “村里人家里的铁制工具几乎都是老徐家一手打出来的。他们家烘炉锻打工艺精湛,生意很好,根本不需要赶集卖,主动找上门的生意都忙不过来。”村民钱守际回忆说,抗战时期,老徐家就连鬼子用机械生产的“三八”大盖子枪都会手工仿造。试枪时精准度高、射程远、噪音小。

  钱守际的父亲钱振启也是一名出色的铁匠师傅,年轻时在朱家地村跟着师傅学习铁器打制,后来被推荐到滨海军区八路军造枪局,主要生产手榴弹、枪支,为革命事业贡献了自己的青春。

  东门里黄金印家的点心铺,打制的月饼尤为出名。店员们把面揉好,放上红糖。看似简单的月饼工艺,其实挺有技术含量,要用柔柔的劲儿,把面团在模子里压满,劲儿大了会粘住,倒不出来;劲儿小了,图案印不上。

  北围墙里是老何家的香腊纸刻店,但凡本村及外村村民家里有红白喜事,大都到老何家买香购纸。

  焦家的菜馆,擅长鸡、鱼、肉、蛋的烹饪,烹饪的八大碗、八大碟更是别具风味,谁家操办婚宴,掌勺的师傅绝对非焦家莫属。

  湖南崖村紧靠着陶瓷产地朱陈、湖西崖村,段家瞅准了陶瓷销售这一商机,长年累月贩卖黑碗、茶壶等陶器,卖到东海、新沂、费县、平邑等地,返程时再将当地盛产的海鲜、山梨等土特产贩运回湖南崖销售。

  钱守经、程大傻主营海货生意。这两家经常到东海贩运大虾、海蜇等水产品,两家店内海产品丰富,平常也雇佣伙计到十里八乡赶集销售。

  周坤家的酒铺里摆满了酒坛,经常有人到店里盛上几两白酒,配上花生米、盐粒子,边喝边拉家常。酒过三巡,酣畅淋漓,嘴里喃喃自语,哼唱小曲陶醉其中,别有一番风趣。

  李振德家常年种植黄烟,晒干的烟叶卷成旱烟柳。抽旱烟是一种既经济,又过瘾的嗜好。一匹烟叶经展平、卷筒、搓紧、上烟袋锅、点燃,抽上一口,在那个年代绝对非常过瘾!

  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纵观湖南崖村,商贸发达,各家几乎都有一项赖以生存的营生手段。湖南崖村一时间商业繁荣,经济发达,热闹非凡。不禁使人要问,是什么原因让这个村的商贸如此发达?

  首先,该村紧靠着响马岭,南北大路横穿该岭,南来北往的客商非常多;其次,湖南崖村靠着朱陈、湖西崖村,这两个村及其附近是陶瓷的产地,天南地北的生意人都来此贩运陶瓷,而湖南崖村又是多数贩陶商人的必经之地。人流量大了,湖南崖村便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商业经营模式。

  早期,除了商贸发达,湖南崖村还拥有自己的矿业。该村及其附近盛产能烧石灰的石灰石,莒南、费县、沂南等地大户人家多来此订购石灰,建造房舍。

  从村东响马岭到村西黄家冲,南到天河,北到湖南崖,这个范围内地下80公分左右便可挖到可烧制陶器的黄土,这层黄土地下厚度在六到十公分不等。黄土层往下便是煤灰层,再往下就是臭煤,煤层足有半米厚。村民们利用黄土烧陶瓷,挖煤窑卖炭,日子过得比较富裕。

  村西蝎子山至东岭,以及石猴山等地,该地界涉及朱陈、湖西崖、八块石、韦姜屯等村庄,在这一区域范围内盛产铁矿石、铝矾土。1958年,大炼钢铁时期,铁矿石和铝矾土被大量挖掘。后来,这些山林被村民们重新栽种上了树木。

  琅琊八景之泥沱月色

  湖南崖村北面即泥沱湖(现在的双月湖)。据《沂州志》载:泥沱湖位于沂州城南10公里,湖虽大旱而不涸,夏秋汛期,城南之水汇集南流,由于受东西南三山阻挡蓄为大湖;泥沱湖水下地质为溶岩溶洞构成,表层为黑粘土,遇雨人过而泥泞沾脚,古时取名为“泥沱湖”。

  泥沱湖岸周土地肥沃,湖水丰荡,百姓捕捞耕作,一派繁荣景象。明代著名诗人舒祥曾游湖赋诗《泥沱月色》:夜来银蟾印碧流,澄澄波低一轮秋。分明水府开金镜,仿佛天河浸斗牛。宿雁不惊矶上客,潜鱼还避渚边鸥。渔朗隔岸相呼语,尽是芦花暗钓舟。泥沱月色在明代就被列为“琅琊八景”之一。泥沱湖每当夜半晴空皓月,传说称,当时人从桥上往下看,湖中月亮有两个倒影,是因为两条小溪在桥下交汇时,水面有高低差,使水面形成夹角造成的,因这一奇观,才有了“泥沱双月”的说法。因此上世纪九十年代,泥沱湖更名为“双月湖”。坐落于山色湖光之域的湖南崖也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居住佳地。有诗曰:春观槐花夏观荷,秋观鱼跃冬观雁。青山绿水天际远,满城灯火下客船。

  如今三山已夷平,被一排排崭新楼房所取代。双月湖历经风雨沧桑、世代淤积,川溪等各水系淤积干涸,湖面也逐渐缩小,但湖虽小而景色不减,游人络绎不绝,成为国家级湿地公园,已成为人们游玩休闲的好地方……昔日的“乡村古堡”之域,现在呈现出一派高楼林立、交通便捷、工商业繁荣,社区美丽洁净,环境优雅的新气象。


来源:琅琊网-沂蒙晚报  编辑:张妍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