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岁月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7-12-25 16:45:00 论坛

  总是在梦里,一排排红砖砌成、朴素而充满了阳光的的平房一次次地出场。

  许多的时候,平房里总会发出朗朗的读书声,清脆、悠扬,和着夏天的蝉声,萦萦绕绕的;当下课的铃声响起的时候,一排排平房便被潮水般的声音吞没,一张张天真的脸,便淹没在快乐里,如同一条条游动在平房间的鱼。

  我站在六月的艳阳下,有着健康而红润的双颊,手里捏着成千上万简单的快乐。当蝉声统治着夏天的时候,我便会静静地坐在教室里,听蝉声或柔弱缓和、清脆悦耳,犹如欢快的排箫,或其声沙哑低沉,如午夜呜咽不停的怨妇;之后便一遍遍猜想,蝉们一定是窥见了什么秘密吧,才会如此焦虑地呼喊;或者,它们有足以快乐的事,才会坐在烈日里旁若无人地歌唱;再或者,它们是为自己短暂的生命而遗憾,以至于整个夏日喋喋不休、滔滔不绝地急切诉说着自己的无奈和命运的不平……

  更多的时候,我会捧了沈从文的书,坐在学校附近的一棵粗大的古银杏树下。这枚银杏树据说有一千年的历史,整个树伸出地面半米后便分成两棵并立生长着,一样的笔直,一样的粗细,一样的直指苍穹,一样的蔽日遮天的树冠,他们是并肩的一对双生的兄弟?那么秀美俊逸地迎风而立;它们是相扶相携的一对情侣?共同迎接着风雨丽日,书写着世间最美的情谊?午时的阳光铺满整个树冠,寂寞的影子便常常把头探过来与我对视,它常常让小小的我想起一些不配思考的问题,比如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以及人为什么要思考等等如此恢弘的大命题。于是,淡淡的哀愁便醒着,欲赋新诗的叹息就编织在千万枚绿叶繁花里,每当夜来风雨声后的清晨,繁花便会摇落一地,如同一个个少女的梦,令我惆怅而无奈着。最让我喜欢的,是不远处很大空地上一排排的各色叫不出名字的花以及六七个水缸里开满的荷花,花开的时候,我总是折了它们泡水喝,凝视着绽开在水里的花儿,一种美丽、一种记忆便又复苏。那些美丽的生命,仿佛又要跃上枝头,迎着朝阳笑语喧哗。直到现在,我还看到折花时刘奶奶不舍的样子和柔和的眼神。但我更多想起的是沈从文《九妹与玫瑰》中平淡而美好的文字,更记着文章里作者的介绍。想象着他和那个名叫张兆和女子的故事。然后,看着西天角的霞色守着一缕气息微弱的阳光,最后只留下幻幻的光和碎碎的影。

  夜晚来临的时候,校园里整齐的路灯便会准时亮起,发出昏黄的光来。灯光的深处,洞开的一扇门里,便会传来“刺啦”的响声,之后便会有爆裂开的肉和菜的香气在夜色里四溢、弥散。这是整个校园唯一的一对夫妻,他们刚结婚不久,大红的喜字还贴在门上,因为学校没有职工家属院,他们便用了一间单身宿舍做为婚房。男老师个子有些矮,是学校的美术老师,秀气而儒雅,女老师是学校里的音乐老师,高高的个子,秀美的眼睛,乌黑的头发如瀑布般挂在身后,风吹来的时候,一扬一扬的,似乎有音乐自中飘出,似乎有醉人的香气溢出,总让我对着远去的背景痴站上很久。每当外出的时候,音乐老师总是穿一双平跟的鞋,与美术老师手挽手走在校园里,间或会在一个空旷的地方停下来,女老师便会轻轻地跳一段舞,男老师打着节拍、站在一边笑咪咪地看着,远远看去,怎么看都是一幅画。怎么想,都是青春记忆里的一首诗。

  更多的时候,我会坐在树下看夕阳,看朝阳,看一个个升起又落下的日子。那蓝色的天空蓝得澄净明亮,白白的云朵,总是静静地停留在天空,投射在地上,会留下大块大块的阴影,而那些阴影,印在校园里大块的草地上,便会是一块一块深深的墨绿。当云朵移动的时候,这块墨绿也在轻轻地移动;有时,那些云朵千变万化着,一会是一群可爱的小羊,一会是一个舞蹈着的仙女;有时是一群奋力厮杀的勇士,一会儿又是骑马飞奔的少年……

  在这辽阔的蓝天大地中,我的心灵多情而奔放,各类诗句便在心里涌动,那些日子里,我总是在内心里认同自己是名诗人。那些或婉约或铿锵的诗句便一行行地写满内心,写满树梢,写满天空每一块游动着的云朵。十三四岁的年纪,有着太多如青芽般的心事。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突然就生出对一个叫沈从文的白衫男子的万千个怀念来。

  雨总是猝不及防地赶来,如同赴约般,给人一点惊喜、一点迷茫,更像一串串往事一股脑儿地涌上来。湿漉漉的,急促而苍茫。日积月累里,房屋墙壁的下半截便会洇渍出湿斑,犹如一块时光的补丁,冷冷停在那儿,与岁月对峙。窗外,远远近近的绿,便成了一种燃烧着的颜色。那一串串圆润的雨珠,晶莹得就像谁拎的一盏盏水灯,与一树一树的花蕾交相拥抱、分离,恍惚一件亮丽而妩媚的新嫁衣,透出一股清香、安详的味道来。

  一个人最初的喜好,即使掩了岁月的风尘,也还是要时不时地露出来。比如对芭蕉。其实,我并不觉得芭蕉多么入诗,更看不出什么美感来。但许是读过李清照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才更多地偏爱了起来。再后来,又看过清代的秋芙在芭蕉上题诗与夫君玩笑的话“是谁多事种芭蕉,朝也潇潇,晚也潇潇。是君心事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后,更是把它看成生命中最嘹亮的语言。然而,它却总是一言不发,静静地站在我童年的天空和此后的梦里。

  很多年后,当我嫁与人妻的时候,竟也是与芭蕉有关。现在还记得他写在芭蕉上的话“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粗粗陋陋的那么一个人,不诗不画的,却突然工整地在芭蕉叶上写上这么几句诗后,不仅因为红粉为伴,浅吟低唱的美丽,更因了那份用心和深情,让我对生活生出了无限的神往和感激来。

  城市的风有些瘦。一个人在深夜的瘦风里失眠,一定是因为心里牵挂着什么,于我,却是对远去童年的深深怀恋。

  于是,许多个夜里,我的少年时代便从眼前一次次呼啸而过,卷起阵阵烟尘,在我暗灰色的生命里一路燃烧成色彩绚丽的花火。我一闭上双眼,就会听到青春回忆里静静流淌着的成长的声音。忽然便会想起村上的《挪威的森林》里的场景:许是渡边去阿美竂看望直子的途中吧,车沿在大片大片如原始森木般的杉树林中久久地行驶,仿佛整个世界都永远埋葬其中。

  于是,便感觉到我的生命中某些东西也在沿着轨道静静地行驶,整个过程都仿佛牧歌一般意境恬静优美却又格调哀婉,如同晚来小雨的时候,蔡琴的歌:放开手方知道天长地久多不容易/何不让回忆留些美感在心里/让我在爱过以后对你充满感激/习惯没有你也不再说可惜。

  是的,我们可以忘记许多,岁月、熟悉土地的气息和味道,土地的温暖和慈祥……但许多美好的细节,还是会留在生活里。

  想象自己被埋葬在伤与被伤的生活里,疲惫、自责、互怜以及硝烟一样呛人的泪水不时涌满心胸。但却可以对自己亲切的说:亲爱的,我并不是一无所有,我也拥有成长和成熟的经历。

  张岚


来源:沂蒙晚报  编辑:张娜娜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