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如奔马的低山丘陵——马陵山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4-08-04 14:19:00 论坛

  马陵山,地跨临沭、郯城、新沂三县,是一条低山丘陵。它北起临沭县曹庄,南到江苏,北南走向,绵延60余公里,以状如奔马而得名。纵观整个马陵山山脉,地形有平有险,平险相间,沟壑纵横,复杂多变。由于有马陵之战的历史典故,因而格外引人注目。

  有山的地方就有故事。千百年来,山民们伴着泉水潺潺声在马陵山上结庐为舍,文人墨客尾随而至,踏访幽谷,在鉴赏壮美山河的同时亦不免为眼前的景象触动,留下了一篇篇史海佳作,为世人所津津乐道。


马陵山孙膑智斗庞涓战址

  孙膑战庞涓,马陵山上“战鼓雷动”

  马陵山最为著名的地点当属独龙涧,又名“庞涓沟”,这条涧是一条长约三公里的山沟。相传,当年庞涓率领的十万大军就全军覆灭在这个地方。7月下旬,记者在当地人的引领下顺着独龙涧一路前行,只见独龙涧里时常发现有形象怪异、个头不大的螃蟹,“这种螃蟹只有在独龙涧里才能发现,具有治疗跌打损伤的功效。”村民孙传法说,正是因为螃蟹具备这种功效,当地人都盛传螃蟹是庞涓战败后的士兵所变,一直在独龙涧里探找兵败的原因。因此,这块地方也被他们称之为“恨谷崖”。

  现在,独龙涧仍存有两块巨大的石头,当地人称其为“上马石”。附近一带的村庄有村民相传,庞涓就是在这块石头边上中箭上马逃跑时被孙膑捉获。

  独龙涧进口处有一个名叫“卸甲营”的山村,解放战争时期曾经被划归挂箭区。据当地村民讲,挂箭地名的来历就是因为庞涓在此挂箭而得。

  顺着卸甲营村继续向西南前行,七公里以外便是著名的“禹凿山口”。大禹采用伯益凿山洞、疏河道、引流而下的建议,并以伯益为主要施工组织者,决定凿穿南北向的马陵山,将沭河流域北来之水从山东引向山西,沿马陵山西南下入淮。对此,《郯城文史资料》也有记载,原马陵山由北向南,起伏曲折,连绵数百里。沭水沿东麓,滔滔南流,至郯城东马陵山处不能通行,禹治水时率众凿石开山,引沭河水西流。

  郯城街道办事处山南头村老人们介绍说,听老一辈人介绍,上古时期大禹的父亲因为在这里治水没有成功被流放到东边十多里处的羽山,后来死了,大禹很心痛,接受治水的任务后就带领一个专门管开山的叫伯益的大头领来到这里,要治住羽山一带的水患。他沿着沭河来到这里向南一看,水势浩大,遍地汪洋。问到当地人说前边是什么地方。当地人说前方七贤。说的是前方有个叫“七贤”的村庄,大禹听成了七县,就说“能凿三山,不淹七县”。于是安排大益带领全部落人上阵,凿开了三座山头,引导水向西折弯南行。从此羽山一带再没有水患。

  村民们口述的故事虽然是民间传说,但是与史料相印证。另外,七贤庄现在羽山南约十公里,距郯城约八公里,属东海县。

  大禹凿三山以后,为逼沭河水南下,在山口西侧筑起了一个石头台子,以镇水势西侵的危害,后人将这处台子称为“禹王台”。后人还于清雍正年间在禹王台上建了禹王庙,据说,官府当时拨了四十亩地以司香火。

  现在的“禹凿山口”一带,两岸悬崖陡壁,树木茂盛,风光迷人。早前,当地山民在此采石时在地表下八十厘米的石层内发现了一株古树化石,后来经过中国科学院的专家鉴定,此化石为松柏树化石,其年代距今有七千万年。此树木化石系华东地区发现的最大一株古树化石。

  万籁俱静,山泉流水好似淅沥雨声

  马陵山北部有个叫九道弯的地方,山势起伏,长约十里路,道旁弯畔,故垒遗迹依旧,点将台、校兵场依稀可见。其西南三公里许的跑马岭,依然像当年那样可供千军万马操练演习。九道弯向南约四公里便是著名的清泉寺林区,马陵山的主峰奶奶山就在这里,海拔184.2米,这一带山岭连绵,峰峦壁立,沟涧纵横,地势非常险峻。建立在此地的林场北抵九道弯,南枕钓鱼台,黄泥沟壑深水清,峰回路转。

  望海楼朝霞、禹王台柳莺、仙洞云壑、清泉寺、龙台、全潮律院、禅堂等等,马陵山上的古迹遗存非常丰富,村里人顺口就能介绍个一二出来。除此以外,清代诗人屈复长期隐居此山,写下许多优美诗篇。据说,清乾隆皇帝五下江南,三过这里,并写下多首赞美之诗。

  马陵山上有一洞名曰“三仙洞”,因为盛传洞内的石壁中有蟹、蛇、蛤蟆聚居而得名,是马陵山风景区的精华之一。清代文学家蒲松龄于康熙九年,游马陵山三仙洞,作《三仙》收入《聊斋志异》;三仙洞左侧,洞中镌有七真人像,且洞中有珍珠泉与七真为伴,泉水迸溅如珠,长年不歇,更增加了七真岩洞的神秘;老虎窝谷深涧幽,泉水清澈。相传远古时期马陵山上有大象、老虎等动物出没。在沭河滩发现距今十万年前的象牙化石,也许能证实这一点。

  由于马陵山上的山泉流之不绝,夜晚到这里,万籁俱静时,仔细听,山泉流水好似淅沥雨声,别有一番情趣。如此优美的地方,怎能少了文人墨客的存在,明朝诗人徐维超、何九洲、吴隐等人也多来此作诗怡情。

  龙榆树下,银马“嗖嗖”腾空呼啸

  马陵山下有个叫“银马庄”的村庄,紧邻着沭河东岸,在冲积小平原上,土沃水美,物产丰富,早年有“金朱崖、银马庄、玉璧珠联腾马庄”的美称。翻阅《李氏支谱》可知,“太高祖(失讳)公行四由蒿科始迁上屯,继迁马庄,吾族之老四支祖也有二十四代,岁有六百年矣。”

  宋朝末年,马姓迁此建宅,故称马庄,后因地壮民肥,遂改称银马庄,关于银马庄来历的故事,在当地传说很多。

  传说,早年间,有个常年给地主老财干活的老汉,他无儿无女,只有个和他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老伴。有一天,老两口过六十大寿,老汉想:“我整整给人家干活四十年,什么也没撇下,钱没有分文,地也没有一指,孩子呢?也没有拉巴活一个。咋办呢?”老汉想着想着,突然,有了!让老伴炒些鸡蛋,办点小菜,喝它一盅,再在汪边栽上棵龙榆树,等长大了让人们歇脚纳凉,也算俺给后人留下的纪念。

  老汉将想法说给老伴一听,老伴暗暗点头。老两口子合计好了,老汉扛着铁锨,拿着树苗,出了柴门,到了早已经端详好的地方,挖了起来。先挖出了一层粘土,又铲去了一层粗沙,忽然“咔”的一响,坑里冒出了火星,使手摸了一摸,用眼瞧了一瞧,原来是一块青石板儿。掀开了青石板,露出了青石匣,打开匣子一看,老汉顿时呆住了。原来石匣里净是些白花花、亮晶晶的银马驹子,拿起来沉甸甸的,一个足有三斤重,到底有多少,一时数不清。

  老汉想,“我要它也无用,有了它或许还会引来塌天大祸呢!”主意拿定,便合上石板,靠着匣旁放好树苗,原封不动地将坑儿填上。幼小的龙榆树,挺挺立着,晨风轻轻吹来,枝儿微微摆动,活像个懂事的孩子,对着老汉频频点头,连连微笑。老汉拎着铁锨,走回家,到了寿桌旁,遂把栽树见银马的事对着老伴诉说了一遍。老嬷嬷赞叹地说:“对,你做得对……”

  打这以后,老汉经常给龙榆树浇浇水,松松土,冬春还给它上上粪,夏秋还给它去去草。只见小龙榆树长得黑黝黝,嫩生生。秋去冬临,寒来暑往,时间流逝。

  一个“中伏”天,龙榆树旁路边的大豆,长得漆黑嫩绿。中午时分,雇工们都到这树下歇晌,忽见地主老财慢悠悠地从庄里走来,无非是查看豆子耪得怎样,雇工们偷懒没偷懒。

  只见老财在路上往地里东瞅瞅,西望望。足有一袋烟的时辰,才迈着八字步,向树下走来。一个年轻的短工,看着地主老财手里的东西,便好奇地问:“东家,你手里拿着的是啥宝物?”老财一听,把这玩艺看了一下,“此乃和阗玉马,本我先祖留下之物,你们哪能见过呢?”大家听罢,一声不响。沉默寡言的老汉,哈哈大笑:“我见到过!比你的还大、还多、还真呢!”伙计们一听,问及此事,待到老汉把栽这棵龙榆树的经过说完,树下的人们就嘁喳开了。此时,老财在一旁听个一清二楚。

  当天夜里,狡诈的老财偷偷来到龙榆树下,挖了起来。不大一会,埋在土里的石板露了出来,老财一见,心里可乐开了花。便独自双膝跪倒,伸出双手,掀开了青石板。此时,只见青石板下“嗤”地射出几道白光,“嗖嗖”窜出数匹银马,张着血口,龇着利牙,围着老财,对着老财“咯嘣咯嘣”不分上下连咬几口,一时,老财身上尽是血,疼得直嚎。猛然,空中一声呼啸,银马腾空而去。

  打这会起,银马咬老财的故事就流传开来,人们也就管这个庄叫“银马庄”了。

  □ 记者车少远 通讯员房德华


来源:琅琊新闻网-沂蒙晚报  编辑:范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