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脉”临沂断裂带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4-05-17 14:16:00 论坛

  □ 本报记者车少远

  地球物理专业毕业的闫洪朋,在地震局专业从事地震监测工作已经30年,他曾沿着沂沭断裂带前前后后实地勘察了好几遍,对临沂断裂带以及地震监测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

  如果从宏观地震构造背景来分析,通过GPS定位观测,中国东部由西向东整体位移,日本以东太平洋板块则整体向西运动,两个板块的碰撞、挤压是直接导致临沂这一区域断裂带较多的深层原因。

  从断裂带的角度来看,临沂地区以沂沭断裂带为骨干,其东、西两侧分布着一系列规模不等的北西向和北东向断裂。其中,有人类历史记载以来我省境内活动最强烈的断裂带当属沂沭断裂带及苍山—尼山等北西向断裂。

  沂沭断裂带作为郯庐断裂带的山东境内段,其纵贯临沂境内,由北向南经沂水、沂南、莒南、河东、兰山、临沭,过郯城向南继续延伸,也是郯庐断裂带上活动断裂最为发育的地段。

  闫洪朋说:“沂沭断裂带从地表到地下深度在30公里以上,有的地方已深切至上地幔,形成有数亿年的时间。”

  临沂境内,安丘—莒县断裂、沂水—汤头断裂、鄌郚—葛沟断裂等9条有代表性的断裂带,“这9条断裂带是活动的,这个活动具有分段、分时性,时间和地点上都各有差异。”闫洪朋说,这9条有代表性的断裂带最活跃的就是安丘—莒县断裂带,这也就是1668年郯城大地震的发震断裂。而1995年苍山5.2级地震则发生在苍山—尼山断裂的分支断裂上。

  断裂带活动的标志就是地震的发生,断裂带的密度越大、活动性越强的地方地震发生的越频繁。既然地震发生在断裂带上,地震的监测也主要是沿着这些断裂带进行,“观测点、地震台站都是沿着断裂带有针对性地布设,尤其是比较敏感的部位,这是监测的重点。”闫洪朋说,把这些断裂带的活动情况监控住了,对临沂地区地震的发生也便有了有效监控。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临沂就已经开始了地震的监测。

  通过对众多已经发生的地震进行分析,地震发生前有的地方水位下降,有的水温升高,有的冒气泡,有的则变色。大地给人们提出了警醒,那么,这就可以通过观测地震的前兆来预知地震,这也是将地下水纳入地震观测项目的一个依据所在。

  测震就是直接测量地球的震动,“当一个地方发生震动时会在地球内部发出震波,这个震波传达到测震仪上便可以被记录。”闫洪朋说,他们在临沂布阵的台站可以监测到爆破,甚至是一个近距离的石头落地声,“我们的工作就是从这些复杂、多样的震动中,把地震发出的震动抽取、识别出来。通过分析,得出地震的距离和震级等有效信息。”

  如此而言,测震台站布的越密,越能监测到一定区域内越小的震动。举例说,如果10米一个台站,微小的走路发出的震动都能被仪器记录下来。闫洪朋说:“目前,临沂测震台站的密度是30公里一个,可以有效监控到临沂境内1级以上的地震。”

  地磁,顾名思义指大地的磁场。地球是一个大磁体,磁场的变化是和地下一些物质的运动和变化有关联,“我们通过地磁的变化,反推,研究地球内部构造运动的变化。”地震台站配备有地磁观测仪器,这就能监控临沂地下内部构造的运动变化。

  “为了增强对地震的监测,地震局还增设了地应力的监测,以监测地壳应力的变化。”举例说,两个物体相互对抗,在对抗点上一定会有力的变化。如果是地球板块的对抗,必然也会出现地应力的变化,记录下这个地应力,也便能监测到地震信息。

  目前,临沂拥有5个专业地震台站,专业仪器50台套,主要有测震、地磁、地电、地应力、地形变、重力、地下水等地球物理和地球化学监测手段,除此之外,还有遍布临沂境内的市级群测群防骨干观测点近60余处,主要为地下水观测和宏观异常观测点。

  通过上述监测手段,可以及时捕捉到临沂地区可能出现的宏微观地震异常信息。

  闫洪朋说,虽然临沂地处郯庐断裂带,但像1668年郯城8.5级如此大的地震,其发生的概率非常小。根据中国地震学家的研究,像这样的破坏性地震,其原地复发周期在3000余年。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临沂加强了抗震设防管理,在此之后新建、改建、扩建工程都必须达到符合要求的抗震设防标准,这些房屋具备了抗御中强地震的能力。

  地貌的形成是受到诸多地质作用的影响,其中一个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地震的发生,产生了断裂,而断裂的产生就直接影响了地质地貌。

  从地表来看,蒙山山系的走向就是由它的北侧新泰—蒙阴断裂带和南侧蒙山山前断裂带所控制。沂沭断裂带则把临沂分成了东西两部分,由于断裂带的频繁活动,造成了沂沭河流域地势较两侧低平,因此,河流便沿着这些比较低平的地方向南流。在断裂带的西侧,祊河、蒙河、汶河等都是从西北流到了东南方向,这些河流的流向也是受西北向断裂带构造影响而成。

  地质的变化形成了河流,影响了地表河滩上人们的生活。顺着历史的脉络向前推,尧时,地势平坦的中原地区洪水横流,百姓们流离失所,深受其害。

  禹采用伯益凿山洞、疏河道、引流而下的建议,并以伯益为主要施工组织者,决定凿穿南北向的马陵山,将沭河流域北来之水从山东引向山西,沿马陵山西南下入淮。对此,《郯城文史资料》也有记载,原马陵山由北向南,起伏曲折,连绵数百里。沭水沿东麓,滔滔南流,至郯城东马陵山处不能通行,禹治水时率众凿石开山,引沭河水西流。

  实地到访“禹凿山口”,郯城街道办事处山南头村老人们介绍说,听老一辈人介绍,上古时期大禹的父亲因为在这里治水没有成功被流放到东边十多里处的羽山,后来死了,大禹很心痛,一接受了治水的任务后就带领一个专门管开山的叫伯益的大头领来到这里,要治住羽山一带的水患。他沿着沭河来到这里向南一看,水势浩大,遍地汪洋。问到当地人说前边是什么地方。当地人说前方七贤。说的是前方有个叫“七贤”的村庄,大禹听成了七县,就说“能凿三山,不淹七县”。于是安排大益带领全部落人上阵,凿开了三座山头,引导水向西折弯南行。从此羽山一带再没有水患。

  禹凿三山以后,为逼沭河水南下,在山口西侧筑起了一个石头台子,以镇水势西侵的危害,后人将这处台子称为“禹王台”。《郯城县志》有载:“沭河西来之水,受禹王台遏止,折而南下,积年累月,相安无事。”后人还于清雍正年间在禹王台上建了禹王庙,据说,官府当时拨了40亩地以司香火。

  史书、志书记载和民间口头流传足以证明伯益协助大禹治水,功不可没。郯城东六公里处凿山疏水处是禹和伯益治水的重大项目,是他们治羽山周围水患,使得该地域成为能耕耘的沃土的关键工程。

  洪水的泛滥,一定意义上讲和断裂带的频繁活动有着直接关系,古人可以治理水患却无法更深层次探究导致水患的地质根源。今人,通过先进的科技水平,为水患找到了一个断裂带频繁活动的秘密。


来源:琅琊新闻网-沂蒙晚报  编辑:范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