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参军同抗日 一战击毙六鬼子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5-09-18 14:07:00 论坛

  “我们在沂蒙山上,我们在沂蒙山上,敌人从哪里进攻,我们就在哪里攻打……”每次听这首当年打鬼子的歌曲,嘹亮的歌声总能把我这位91岁的老兵带回

  到那个战火纷飞的抗战年代。

   14岁参军 与鬼子汉奸周旋作战

    我14岁时在息讼庄参加抗敌自卫军,跟着自卫军队长邱文周转移到现在的孙祖匣石一带与鬼子、汉奸周旋作战。可能队长觉得我年龄太小,就于1940年3月介绍我到青驼董家店子省会部给秘书范明枢当勤务员,同年7月山东省战工会在青驼寺成立,我在大会上为朱瑞、徐向前、李澄之、于学中等首长服务,会后被安排在董家店子省会部站岗送信。

  1940年秋,日本鬼子大扫荡,我随首长范明枢与省机关进入费县大青山一带,陷入鬼子的重重包围。在大青山战斗突围战中,我父亲王松与首长被日本鬼子一起包围俘虏。父亲被俘后,杳无音信,我挂念他的生死,范明枢为叫我换换心情,安排我到梁竹行部队骑兵班送信。一次执行送信任务,我连夜骑马绕行160里山地前往陡沟桥八路军司令部送信,在送信过程中险情不断,被汉奸敌特暗地里盯上了,当我费劲周折冒着落入山崖摔死的危险将战马拉上一道山沟时,喘息未定,山沟对面的汉奸特务也尾随而至,喊我名字叫我别走,他自称是熟人“丁连昌”。“丁连昌”是我的战友,早在先前的战斗中牺牲,我很警惕没有理会他们,正要上马离去,对面打来几枪,子弹擦身过去,我知道遇上敌人了,火上心头,端起枪,调好快慢机,回头就是一梭子,打得山沟对面嗷嗷叫。第二天,部队派人到现场查看,发现一只鞋子和几大滩血迹,我顺着血迹找到一户人家,抓到一个受伤的汉奸,找出了2具中弹死亡汉奸的尸体。经过审问,破获了一个鬼子安插的特务机关,此次我受到了立功嘉奖。

  1942年部队整编实行一元化领导制,我所在的队伍被编入一一五师686团2营6连,战斗力大为增强。连长是白水海,指导员是尚梦远。1943年11月攻打江苏赣榆县城,活捉汉奸司令李亚范后,部队立马撤到了县城北40里的南旦头、北旦头一线。第二天早上日本鬼子为了抢回汉奸司令李亚范,以及报复部队对赣榆的攻打,重兵将我们整个部队包围起来,为冲出鬼子的包围,我们6连在没有任何援助的情况下疯狂和鬼子拼命,打突围,八路军伤亡惨重,政委符竹庭壮烈牺牲。战后,我接受了一项严肃特殊的机密任务,全身武装,被首长指派参加了符竹庭政委的安葬护陵仪式。

  攻打日照,炮弹炸裂屁股

  身体多处负重伤

  1943年12月28日,在攻打日照战斗中,我在石沟崖身负重伤。在一次战斗中,我和副排长王继臣与其他战士在半山腰与鬼子进行殊死搏斗,当时整个战场火光冲天,爆炸声震耳欲聋。突然,敌人打来的一发炮弹扔落到了我们中间,副排长王继臣为了救战友,飞身将敌人的炸弹揽到自己怀里,当时就被炸飞了,一条血淋淋的断腿落在我的脸上,弹片也将我的屁股炸烂,副排长王继臣为了救战士壮烈牺牲。这次战斗牺牲了17名战友,晚上战友的遗体排放在山坡上,怕被野狼野狗吃掉,部队安排让我看护,在月色下,望着战友苍白又熟悉的面孔,我心里非常难过。

  1945年2月,我被调到团部轮训队期间,在日照新兴参加截击日本鬼子支援太平洋战争军火物资的战斗中,又一次受伤。鬼子很凶残,不仅装备好战斗力也很强。眼看鬼子嗷嗷叫着向八路军阵地冲来,战友一个又一个倒下,我也杀红了眼,端起65式机枪朝鬼子猛烈射击,一连撂倒了6个鬼子,远处的山头上领导用望远镜看到后连连叫好,问是谁打死了这么多鬼子,在一旁的战士齐喊是调皮捣蛋的王玉庆,首长连夸这小鬼真勇敢,好样的。可惜的是机枪打红了枪管炸了膛,崩掉了我的一截手指,脑袋被炸一个血窟窿。那年我18岁,因为一连打死了6个鬼子被选为侦察班的班长。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8月底部队在诸城召开大会,政委杜云海作报告,接着部队北上。9月中旬先到丰台,后到山海关集结整编换服装配上缴获的日本枪支,随后辽沈战役开战,当时总指挥是林彪,政委是罗荣桓。我所属为38军,军长是梁兴初,国民党部队是顾祝同指挥,我们部队北上在山海关集结整编完后参加辽沈战役,参加了四平等惨烈战斗。在锦州的大虎山战斗中我们遭敌人毒炮轰熏导致口鼻流血,许多战士因为中毒撤出战斗到后方治疗,当时我也中毒受伤。1947年初转滨海区,由于我的身体多处受伤,不能随大部队作战,部队批准我复原,回家后我又接到永太区委书记朱凤琴、区长刘成的调令参加了武工队,1948年2月,国民党南撤,我与区干部韩凤隆多次参加阻击南逃国民党部队的战斗。

  父子两人出生入死 战斗近百次

  我的的父亲王松于1939年参军入伍,在沂南青驼参军给三号首长李澄之当马夫。1941年,在大青山突围中父亲和首长一起被俘虏,被押往内蒙古煤矿做劳工,受尽了鬼子残酷的折磨,过着非人的生活,没白没黑地挖煤,喝煤渣水,一天吃一个糠窝头。在那个煤矿里,不断有劳工被抬向万人坑喂了狼,剩下的劳工眼看活不了几天了,大伙都想逃走。一天劳工放风,机会来了,父亲杀鬼子从不手软,趁小鬼子不注意,抱起一块20多斤的大煤块砸向小鬼子的头部,直把头给砸碎,与20个劳工逃出地狱,还缴获了一杆枪。那天晚上父亲脱掉囚衣,跋山涉水,经沈阳、大连等多个城市,最终回了部队继续作战。父亲退伍回家后不久,便于1951年离开了人世。

  我们父子两代人同时抗战10多年,共同参加战斗近百次,行军近万里,转战南北,有时几天几夜都吃不上饭。父子俩出生入死,为革命作战近百次,直到全国解放,想想牺牲的战友,能活下来真是万幸!

  现在的生活好了,我经常会给孩子们讲起抗战岁月,让后代永远牢记这段悲惨历史,同时让他们懂得今天的好生活来之不易,更好地珍惜当下的幸福生活。 


来源:临沂日报  编辑:辛颖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