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同手足——我和我的同学陈善民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5-01-12 13:57:00 论坛

  我和陈善民既是同学又是同事,师范毕业后,曾四次一起分配到同一个单位,这种分配巧合罕见。二人在报社长达十年,以后虽天各一方,仍互相关心。我俩分别结婚后,二人的老伴又成好姐妹,互相来往。老家来人也互相看望问候。老陈为人随和厚道,虽官至副处,仍和同学时期一样,关心老同学。他交涉面广,在临沂城有一定的知名度,城里各单位老领导、老同志大都认识他。在本单位没有官架子,同志们最愿和他一起出差,出门就让陈局长请客,他有求必应。如此以来,使家庭日子拮据,他老伴宋淑兰常向我诉苦。我劝他,他总是淡淡一笑。如今,我俩都是八旬老翁,仍像兄弟一样,互相关心。

  四次分配同一单位

  1952年底,沂水专区组建扫盲工作队,从沂水联合师范抽调学生作队员。我和陈善民等十几名男女同学提前离校,参加扫盲工作队,这是我俩第一次分配到同一单位。扫盲工作队首先举行培训,主要是学汉语拼音。因为扫盲课本,每课生字都标拼音,使学员以拼音作拐棍,从而尽快摘掉文盲帽子。经一周培训,到沂水县西乡举办扫盲班,创造典型,摸取经验,以备在全区推广。

  一月后,撤销扫盲工作队,成立扫盲办公室,准备长期扫盲。大部同学回校,我和陈善民等三人,分配到扫盲办公室,这是二人第二次分配到同一单位。扫盲办公室作为一个科室,设在沂水专区县级文教科内,我和陈善民等为办事员。当时整个文教科不足十人,李科长到各县出差,正县级干部全靠步行,正副科长很少在办公室。我们五六个人,平时在办公室办事、学习。

  过春节了,除回家的外,我和陈善民等四男一女五人一同过年。伙房准备好面、馅,让各单位人员领回自己动手包水饺。我为此写了一首诗:“生来已有十九春,唯有这春最为新。五人结伴过新年,欢笑喜乐迎新春。”沂水地委还是老传统,过年召开各县县委、区委书记会议。我有个远房叔潘瑞远,在本区任副书记,也来出席会议,住在招待所。我先和陈善民商量,然后经大伙同意,让我叔来吃水饺过年。大年初一早上,我来到招待所,书记们还没起床,我说:“叔,到我单位吃水饺吧。”他说我们也包。以后我回家二人见面,他当众夸我,说我在沂水城大年初一给他拜年。

  过完春节,又将我和陈善民,分配到沂水专区电影队,这是我们第三次分配到同一单位。那时电影是热门,但没有电影可放,主要放幻灯。幻灯也受欢迎,这天吃罢晚饭,我俩到城北长安庄放幻灯,路过沂水中心医院大门口,见一群姑娘在托排球。医院举办护士培训班,清一色的女儿国,有人以后嫁到报社。她们见我俩携带幻灯机,问是不是来医院放幻灯。我说领导让我们到长安庄。来到长安庄,群众欢迎我们,并主动帮忙,在一户大门前挂银幕,门前是个广场,观看的群众坐满一大街。在门里安一张桌子,桌上放一盆白开水,放两个黑碗,供我俩喝水。幻灯片是静止的,需要根据镜头作些讲解,以免冷场。分工我作讲解,幻灯片内容是农业方面的,我当过老师,又熟悉农业生产,在介绍春耕镜头时,受观众热情感染,结合抗美援朝的形势,我唱起来了:“二月里来好风光,家家户户生产忙。指望着今年收成好,多打些五谷交公粮。”老乡们一片掌声,事后受到表扬,老陈替我高兴。

  电影队的椅子还没坐热,半月后报社对原扫盲队的同学进行考察,又将我和陈善民调到沂水地委机关报——《沂水农村》报社工作。至此,我们第四次分配到同一个单位。

  报社十年同事情

  沂水联师学生毕业后,多数当老师,我和陈善民大概因团员优等生,四次分配皆为公务员系列,按当时政策,家中受到优待。尤其分到报社,被认为是美差,同学们更加羡慕。这天,十几个女同学到报社看我们,那时吃“皇粮”姑娘少,他们的到来引起波澜。当时报社大龄青年多,有些军队转业来的南方人,30多岁仍光棍一条,同志们要求我们牵线搭桥。那时我俩都是20岁的小伙子,在女同学间口难开。老了几个女同学和我们相聚,王同学说那时思想单纯,不知谈恋爱,同学间应该谈恋爱,引起一阵笑声。

  1953年7月,沂水地委在大礼堂召开地直机关干部大会,传达山东分局撤销沂水专区的决定,我和陈善民等报社人员参加。其实,撤销沂水专区的消息早已在各单位传开,而且得知,沂水农村报社原班人马迁临沂,创办临沂大众报。听说,临沂城比沂水城大,城里还有一条石板马路,西关孔庙的银杏树有几抱粗,我和陈善民等一帮小伙子,盼不得一步到临沂,一饱眼福。2003年,临沂日报创刊50周年,我写了一篇回忆文章《报社迁临沂》。把报纸送给老陈,我们二人共同回首这段往事。

  报社迁到临沂,驻天主教堂后院,我和陈等几人在二楼办公。这天善民的未婚妻宋淑兰到报社,楼下喊一声有人找陈善民。我们探头一望来了个大姑娘,三人齐下楼迎接。宋回去后,寄来一封信,里面有照片,我等二人悄悄打开看,然后封好递给陈善民。他不好意思当众看,放抽屉里。下班时他故意晚走看信,我俩偷看。饭后三人一起遛大街,我俩说像片照得好,并说信的内容。陈一听就知偷看了。“偷看情书”老来成笑料。以后,陈、宋举行婚礼,我作司仪。旧时结婚拜天地,这时改为拜领袖,向毛主席像三鞠躬。然后要求谈恋爱经过,多数寥寥数语。最精彩的节目是啃苹果。将一个苹果用细绳吊起来乱摆,让一对新人啃苹果,掌声笑声响成一片。

  在报社同学加同事,格外亲切,互相照顾。因我常期值夜班,造成神经衰弱,一天差点晕倒,老陈送我到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我俩互相关心,情同手足,同志们说我俩好像亲兄弟。

  天各一方,友情常存

  报社撤销后,我俩分离。老陈到地委组织部工作,后任临沂市电业局副局长、市公路局副书记等职。我们常见面,他身为领导干部,仍关心老同学、老同事,报社一同志打成右派,发配到临沭县看水库,陈善民到临沭出差,顺便到水库看望这位老报人,二人见面泪汪汪,不愿正视对方悲情。回到县里他对有关负责人讲,这人原为科级干部,因家庭成份高,运动中受到打压,现在应该落实政策。有关部门作了调查、论证,落实了政策。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有次调工资,规定中专毕业者涨一级工资。莒县一女同学文凭丢失,档案也没记清楚。来找陈善民,他作了实事求是的证明。

  我俩始终保持联系,老家来人互相看望。陈老家莒南县坪上,我原籍日照县沈疃。两地相距80公里,风俗相近,生活习惯相同,老家来人能拉上块,彼此记忆深刻。

  我俩同龄,同年退休,更有时间相聚,彼此关心。有一年春节,老陈单位离退人员相聚,他被灌醉了,倒在沙发上。我去探望劝他以后惜杯。我患慢性支气管炎几十年,抽烟就咳嗽,他劝我少抽烟。以后他戒酒,我戒烟,受到双方老伴称赞。

  2013年,沂水联师毕业60周年,由老陈主导,老同学聚会照像。我为此写了一篇文章《笑声中60年同学情》,《沂蒙晚报》等三报刊载。远路的同学看到此文,有的登门拜访,有的电话叙旧,续写60年同学情。潘兆仲


来源:琅琊新闻网-沂蒙晚报  编辑:范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