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英雄张秀岳:南征北战血汗泥 寻踪觅迹又东西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4-08-20 11:35:00 论坛

  今年83岁的张秀岳,16岁参军,在部队当过卫生员、卫生班长、药材干事等,参加过孟良崮、淮海、渡江、上海、厦门等大大小小的战役,战场上可谓出生入死,负过伤、立过功。1983年退休后,张秀岳将自己的房屋安置费拿出来,跑遍了全国各地搜集沂蒙文史资料,历时20多年,编写并出版了“沂蒙之光”系列丛书。

  1947年5月,险峻的孟良崮,挑着几缕乳白色的雾,猛然抬头望去,山高得就像要坍塌下来似的咄咄逼人。这年,“孟良崮战役打响,我才17岁,担任卫生班的班长,负责组织人员抢救伤员。三天三夜,我们共接收并转运了330多名伤员。”从孟良崮战役起,张秀岳开始对革命有了更为清醒的认识。从此仗剑从云,忠心不易!

  冒着枪林弹雨,将6名伤员背过河

  12日,记者来到北城新区曲沂社区张秀岳的家,老人虽已满头银发,但是精神矍铄,言谈之间充满了对自己革命生涯的无限缅怀。聊着聊着,老人打开了记忆的闸门,敞开心扉讲述了他这么多年来割舍不断的红色情怀。

  1931年,张秀岳出生在莒县一个穷苦的家庭,和众多同乡一样,家里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这种情况下,受伯父张文卿、叔父张百川等共产党人的影响,他从小就接受了革命教育。张秀岳8岁那年就上了抗日小学,并担任儿童团团长。当时学习环境相当差,一会儿战斗警报拉响了,一会儿要下地干活,学习只能挤时间。就这样,张秀岳依然坚持学习,断断续续地读完了小学三年级。

  1946年,伯父张文卿说要介绍张秀岳当兵,他二话没说就参军入伍,在部队学习了几个月的医疗卫生常识后便到了卫生队开展工作。

  到部队第二年的11月,张秀岳所在的独立二团为了抵御国民党军队对胶东地区的进攻,与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我当时是团里卫生队卫生班的班长,带领12名卫生员负责从前线转移并救治伤员。”深夜,“呼呼呼……”,狂风呼啸,北风像刀子似猛刮着,地都快被冻出了缝隙,大树在狂风中摇晃,一条条树枝就像一条条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着,鹅毛大雪漫天飞舞。激烈的战斗打响了,陆陆续续有100多名伤员被转移到张秀岳所在的卫生班,很快,前方传来战报,敌人突破了防线向他们卫生班扑来,处境十分危险。“伤员要包扎,卫生班要转移,两个任务一个都不能耽搁。”张秀岳边为伤员包扎边指挥战友迅速转移。

  大雪纷飞的夜晚带着伤员转移,行动缓慢,结果,当部队转移到乌龙河附近时,小股敌人追了上来,只听一阵密集的炮弹落在了战友们身边,伴随着阵阵“轰轰轰”的爆炸声,许多战友和伤员们相继牺牲,弹片炸伤了张秀岳的腿。

  冬天的乌龙河,河面上结了一层薄冰,空气似乎也凝固了起来。面对眼前紧迫的情况,张秀岳果断命令“趟水过河”,话音刚落,已经负伤的张秀岳主动背起伤员率先过河,结果一不小心将冰面踏破,冰冷刺骨的河水漫过了膝盖,“腿上的伤口感觉像无数根针扎了似的,异常疼痛。”就这样,张秀岳咬紧牙关先后将6名伤员背过河。当最后一名伤员被背过河时,张秀岳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张秀岳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担架上,身边有很多伤员注视着他,大家看到张秀岳醒来后,忍不住流下了热泪。此时的他这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当他得知所有伤员都安全撤出敌占区时,脸上露出了笑容。

  三天三夜,转移330多名伤员

  聊起孟良崮战役,张秀岳说,仗只要打起来卫生队根本就没有能力转运大量的伤员,地方上年轻女子组建的“识字班”与民工队一同上阵协助卫生队,“‘识字班’挎着篮子给受伤的战士送水,用毛巾擦拭鲜血,民工队帮着抬伤员。”战事吃紧,战场上根本没有那么多纱布供应,当地村民就把家里的被单撕成布条送来当绷带用。

  看似简单的转运伤员,需要卫生队员了解很多医疗常识。从前线下来的伤员流血多,口渴,即便如此也不能立即给其饮用大量的水。“我就想办法,用毛巾蘸着水擦伤员们干裂的嘴唇。用麦秸秆当吸管,方便战士们适量饮水。”作为卫生班班长的张秀岳反复强调,千万控制伤员的饮水,以免造成心脏压力过大,流血过多出现死亡。

  战斗前,卫生队每人配发了三个窝窝头和三块小咸菜,孟良崮战役打响后的三天三夜时间里,卫生员们饿了就拿出来啃上一口。上级要求卫生员们在转运伤员时做好登记,实际工作中,一些重伤员受伤很重,肺打透了、肠子大出血等等,伤员还没来得及抢救就牺牲了。有的伤员处于持续昏迷状态,卫生员们无法了解情况并及时登记信息。张秀岳说,战争前,上级要求战士们在衣服角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但是打起仗来衣服破损,也很难对伤员进行全面登记。

  战场上伤亡数目太大,张秀岳无奈就抓了几把小石子放在口袋里,每转运一名伤员就将一颗石子放到包里,就这样,三天三夜的时间,他们卫生班转移了330多名伤员。

  济南战役时,张秀岳被临时抽调负责为前线运输弹药,“我带领三辆满载弹药的货车朝济南方向运。”张秀岳说,走着走着,突然低空飞来三架敌机,不停地朝地面扫射。一旦车辆被击中,整车爆炸,前方弹药供应不上将会严重影响我军攻城的战斗。危急时刻,张秀岳果断要求车辆加速驶入前方两山之间的夹道隐蔽,这才躲过一劫。

  此后,张秀岳相继参加了淮海、渡江、上海、厦门等各大战役,屡立战功。

  “五顾茅庐”,

  搜集沂蒙文史

  1983年退休后的张秀岳发现,作为革命老区的沂蒙山,曾经发生了著名的鲁南、孟良崮等战役,涌现出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和支前模范,但是这些宝贵的革命遗产却如繁星散落,没有人进行系统发掘整理。于是,张秀岳便萌生了搜集有关沂蒙山区革命文物和史料的想法,如果能按照摄影、书法、诗歌、歌曲、绘画的形式分门别类,汇编成书,定能将沂蒙精神发扬光大。

  “难,太难了……”缺少经费是摆在张秀岳面前的最大难题,“退休金很少,只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不过任何困难都难不倒当过兵的人,面对困难张秀岳有两个法宝:想想过去的苦,再大的困难都不在话下;在成功的曙光指引下,困难也会变成乐趣。于是,张秀岳凭借这股劲头,揣上了单位发的2300元“安家费”,背上煎饼,带上几罐咸菜踏上了搜集“红色沂蒙”的征程。

  张秀岳第一站便去了北京,为了节省路费钱,他搭了朋友的货车到河北附近,根据指南针的方向一路步行前往北京。风餐露宿,路上饿了就吃从家里带的煎饼、咸菜,渴了就向路边人家要点水喝,由于自己患有关节炎,每天只能走30公里的路。

  经过半个多月的长途跋涉,张秀岳终于找到了曾经在沂蒙山区搞摄影的前驻柬埔寨大使康矛召及其夫人、当年的战地记者杨玲。夫妇俩看到张秀岳包袱里长了毛的煎饼和磨损的鞋子,一切都明白了,俩人赶紧翻箱倒柜,把珍藏了数十年的200多幅照片全都拿给张秀岳。不仅如此,俩人又给张秀岳介绍了自己认识的老摄影记者和照片收藏爱好者。

  第一次北京之旅收获如此丰厚,这更加激励了张秀岳继续收集沂蒙文史的信心和力量。

  现实不可能一帆风顺,张秀岳征集资料时,被拒之门外也是常有的事。其中最让他难忘的是,有一次他“五顾茅庐”拜访才最终得见一位老同志。第一次,张秀岳敲门,工作人员看他风尘仆仆一身破烂衣服的样子,什么话也没说就把门关上了。第二次,人家要看介绍信,张秀岳再次吃了“闭门羹”。之后由于老同志生病住院等原因也没有见到。第五次,张秀岳终于见到了这位老同志,对方听完张秀岳的来意后不顾身体虚弱,亲笔为他写了一封提取资料的介绍信,他也最终获得了珍贵的资料。

  在外出寻访的过程中,为了节省开支,便宜的小旅店、阴暗的地下室、甚至非营业时间的澡堂都成了张秀岳的栖身之所。从1985年开始,张秀岳拖着病腿历经千辛万苦,行程累计5万公里,访问了上千人次,搜集了1000多张珍贵的历史图片以及书法作品、革命诗词、美术作品等资料。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张秀岳先后编辑了“沂蒙之光”丛书的摄影集、墨迹选、诗词选、歌曲选和画典。

  “南征北战血汗泥,寻踪觅迹又东西。兼程方知夕阳贵,老马识途疾奋蹄。”

  “每出一部书,都要付出几年的心血,别人看我活得太苦,我却感到像当年参加战斗一样光荣,只要能弘扬沂蒙精神,只要能为沂蒙争光,搭上我这把老骨头也值!”聊起今后的打算,已是83岁高龄的张秀岳说,等他调养好身体,准备再踏访全国各地已故的老将军故里,将自己出版的“沂蒙之光”丛书送给他们的家人,让更多的人了解沂蒙,认识沂蒙。

  车少远


来源:琅琊新闻网-沂蒙晚报  编辑:范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