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沭两河地带的烽火岁月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3-05-13 10:46:00 论坛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沭河东岸是根据地(后为解放区),沂河西岸则是敌伪区,两河之间的这一地区就成了斗争最残酷的地方,党组织和革命先辈如何在这样一个残酷地带开展对敌工作?如何发动群众抗战?从马思孔、庞世泽、李鸣嵩等一大批革命者的事迹中,不难得出结论。

  以李鸣嵩为例,临沂城解放后,他担任临沂县委组织部干事后不久,主动请缨去艾山区,继续在对敌斗争最为艰苦的地方战斗,在掩护同事突围时壮烈牺牲。李鸣嵩的妹妹李鸣华,从李家石河村到东北,一路战斗,牺牲于东北。

  

  沂滨烈火风云

  1、群众抗战团体相继成立

  临沭县党史委李忠介绍说,沂滨区位于沂河之滨,解放前系郯城县第五区的石河乡,它西靠沂河,北与临沂县接壤。距临沂城不足十公里。

  马思孔出生在马家石河村一户穷苦农民家,8岁入小学读书,15岁辍学,长期务农,并任本村小学校工多年。在马家石河村采访时,不少年长的村民告诉记者,“马思孔在沂滨区工作了七年,对这里的革命斗争非常熟悉。上世纪三十年代末期,马思孔经常和战友们深入敌占区,灵活采取伏击、袭击和围歼等多种战术,多取得胜利。”

  为了抗日,在李鸣嵩的领导下先是李家石河村成立党支部,很快,各村党支部、农抗会、青救团等群众性团体相继成立。

  “1939年4月的一天上午,李家庄伪武装警察三四十人,突然窜到王家桥、马石河村抓人。”村民们介绍说,青救团的人当即组织团员和群众,持枪尾追敌人,马石河村和李石河、王家店子、姜家墩等村的党员和群众也踊跃参与,将敌人堵截在李石河至姜家墩的河岸西侧,团团包围。百余支步枪和土炮齐鸣,火力密集猛烈,经数小时激战,迫敌弃尸逃窜。此举首创伪军,鼓舞了群众斗志,扩大了青救团的影响力。

  李忠表示,沂滨区委非常重视对伪军政人员的教育和瓦解工作,其中一个重要的渠道就是利用地方上有影响的上层人物开展工作,教育伪军政人员树立“身在曹营心在汉”和“留后路”的思想。

  “1941年3月,敌在马石河设伪据点以后,由于上层人士的积极工作,我在4月底就和伪军小队长董锡纯接上头。”马思孔在自叙中这样写道,敌我双方在王家桥盐店内订出了三条协定:伪军不得妨碍我们工作;伪军对日本人应持应付态度,尽力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抗属安全;夜间听到武工队活动,伪军一定避开。后来的实践证明,他们的言行是一致的。

  为了争取、教育、感化伪军士兵,马思孔和战友们严格执行了党的敌工政策。对抓到的伪军人员,带枪的留下武器,去留自便。对不带枪的,也给他们吃好喝好,指出前途,放回去。

  2、点红黑点,开展对伪工作

  庞世泽,曾任中共临沂工作委员会副书记,与李鸣嵩共事过,此前,他也曾在斗争最为尖锐的沂滨区工作。“点红黑点,记录善恶行为,是一种向伪军进行教育的有效办法。”庞世泽如是介绍,谁做了一点对人民有利的事,他们就给记上一个红点,谁要是做了坏事,就给记上一个黑点。红点多的可以赎罪,黑点多的给予惩罚。对于记了黑点的伪军人员,他们就向伪军、伪属和敌占区群众广泛宣传,揭露他们的罪恶,发出警告。对于那些屡教不改,仍做坏事的就予以镇压。

  临沂城南,紧靠着李家石河村的马石河有个据点,据点里有一个名叫刘清臣的汉奸特务,经常和日寇勾结在一起,残害群众,虽经几次警告,但是毫无悔改之意。

  “一天晚上,在他匆匆往敌人据点走的时候被我们埋伏的人抓住,架到两村中间的一座小桥上枪决了,还把写有‘汉奸刘清臣作恶多端,八路军代表人民处决’的纸条贴到刘的身上。”从此,这个据点的伪军就老实多了。这种做法起到了杀一儆百的作用,就连伪军大队长也不得不处处小心,有一次,庞世泽带着几个人在敌占区范家沟活动,不小心被伪军大队长等一伙汉奸堵在一家酒店的小楼上,他们明明知道楼上有八路军,却装聋作哑全当不知道,匆匆忙忙喝了杯茶就溜走了。

  自从开展了给伪军点红黑点,记录善恶的活动之后,许多据点的伪军表现比过去好多了。敌工人员经常在敌人据点周围碰到伪军政人员,开始是敌工人员躲着他们走,后来他们主动和敌工人员打招呼、敬礼。

  通过成立群众性抗战团体、点红黑点、委派忠诚可靠的同志打入敌伪内部等多种措施,沂滨区抗战斗争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如燎原之势,群众抗战热情高涨。

  李鸣嵩、李鸣华兄妹献身革命

  1、李明嵩壮烈牺牲,魂归李家石河

  《临沂百年大事记》中有记载,“1946年12月12日至20日,国民党军进犯临沂。鲁南国民党部队二十六师、七十七师、五十九师一部,分路向临沂进犯。”“1947年1月28日,国民党空军飞机沿曲阜、费县、临沂一线实施轰炸。”

  1947年春,李鸣嵩担任临沂县艾山区委副书记,长期在艾山工作,很少回家。这一年冬天,李鸣嵩的妻子姚一鑫携家中老小躲避国民党的重点进攻,“奶奶、母亲、弟弟和我四个人一路向莒南大店方向躲避。”李鸣嵩的大女儿李汉英说,途经沭河,天降大雪,全家人都穿着薄棉袄,寒冬腊月为了避雪,她们就用筐篮子、草席遮挡。当时避难时脚下穿的都是“油鞋”,帆布订做的鞋子外层用柿子刷,鞋帮硬如铁,就是穿着这样的鞋子她们一路上过沙河、穿马路、爬山岗。最艰苦的时候一连二十多天没吃上一粒米,全靠地瓜干、野菜充饥。

  “在外避难22个月,走过了20个村庄。”李汉英说,这期间家里人一直和她父亲没有任何联系。

  李鸣嵩的女婿王汝鹏表示,当时的艾山区是王洪九的久居要地,处于敌人心脏的艾山一带伪、顽和地方恶霸势力盘踞,斗争十分残酷。攻打临沂城以后不久,李鸣嵩便主动请缨调任艾山区,这个时间恰逢李鸣嵩的家人外出避难之时。

  临沂城解放后不久,王洪九退居今兰山区汪沟镇王庄、枣沟头镇花园等一带,并煞费苦心经营了结构复杂、坚固的工事,“既有坚实的围墙,又有围壕、鹿寨、地道、暗堡、炮楼、碉堡,层层设防。”采访中,当地村民们介绍说,围墙外的壕沟非常深,足有三米深,宽度也有三米,壕沟里灌入了水。非但如此,围墙外侧墙壁上还挖有“倒座观音洞”,里面安插上红缨枪,以防备偷袭爬墙的人。暗堡里面还装配有机关枪,一旦发现有人进攻就向外扫射。

  王庄、花园等王洪九残余势力的据点距离当时的艾山区较近,为了开展工作,李鸣嵩经常是几天吃不上一顿饱饭,有时一天要突破敌人的几次包围。王汝鹏介绍说,在1947年鲁南“六·八”突围前,李鸣嵩坚持留下来开展地下斗争,不幸被叛徒告密,敌人当即组织90余人,对其进行包围,李鸣嵩隐蔽在一处很小的房子里,很快就被敌人搜索到了,他从屋里大喊一声“八路军!”英勇地冲杀出来,在院子里打死敌人一名、打伤敌人一名,随即勇猛突围。跑到无梁殿附近,又被敌人包围,他用匣子枪向敌人扫射,毙伤敌人10余名,最后壮烈牺牲。

  1947年10月,中共滨海地委作出决定,追认李鸣嵩为“模范共产党员”。决定中指出:“地委号召每个党员,要学习李鸣嵩同志的优良革命品质,把仇恨变成力量,更勇敢地斗争……”

  李鸣嵩牺牲时,李汉英正跟着家人在外避难,途中,有乡邻看报纸得知李鸣嵩牺牲的消息并将此事告诉了李汉英等人。

  避难回家后,李汉英说,她们家人到艾山寻墓。从乡邻那里得知,父亲牺牲后被当地人就地掩埋。李汉英起坟时发现父亲少了一条右腿,她用草席子裹着父亲的尸骨运到老家李家石河村老林内安葬。

  2、李鸣华牺牲在东北战场

  李鸣嵩的一生与革命事业紧密相连,非但如此,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李鸣嵩转战于沂蒙大地,还把唯一的妹妹李鸣华(1924-1948)带上了革命道路。

  1939年2月,经党员李士奇和马思孔二人介绍,李鸣嵩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李鸣华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且担任李家石河村识字班队长,向全村妇女群众宣传翻身解放的革命道理,逐渐引导她们走向革命。

  李汉英介绍说,她姑姑李鸣华口才非常好,头脑灵活。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当时沂河以东群众抗日热情十分高涨,这一带的学校师生成立抗日救亡宣传队,到乡下进行革命思想教育。姑姑就是其中一员,经常在村里领头教唱诸如《流亡三部曲》、《九一八小调》、《大刀进行曲》等救亡歌曲。

  1945年9月19日,中央通知山东分局、山东军区六万人及一大批干部,分两步向冀东、东北挺进。李鸣华和丈夫陈乐善于同年11月随军到达东北,任安东县五龙区妇女主任。两年后,调到北满同江县二龙区任区委书记。当时,在北满同江县工作的李鸣华得到哥哥李鸣嵩在敌人心脏地带艾山英勇献身的消息后,万分悲痛,但是因革命需要,她只能在遥远的异乡祭奠自己的哥哥。1948年5月20日,为保护我军弹药不幸被敌人炸伤,当夜牺牲在富锦医院,享年24岁。“至今,姑姑的遗骸仍在东北,尚未迁回李家石河老林。”

  “父亲为了革命牺牲时只有27岁。我是大女儿,童年记忆中关于父亲的印象只有三个画面。”李汉英说,姑姑留给她的印象那就更少了。早年间,父亲典当、变卖了爷爷李卓留下的40亩土地,贡献给了革命事业。母亲主动帮助父亲做掩护,将自己的家让出来给沂滨分区区委当办公地点。后来,父亲长期离家在外革命。因长期无人照顾,妹妹两岁时患肠胃炎救治无效夭折。弟弟五岁时因出疹子,无处就医也夭折了。

  1961年7月,临沂一中保送李汉英去张家口军事院校就读,7月16日出发。就在7月14日这天,李汉英的母亲从村支书朱森那里得知了此事,连夜从老家赶到临沂一中,哭了整整三天,硬是没让李汉英去上军校。“母亲说我头天走了,她第二天就撞墙。我们全家为革命事业付出了太多,家里就剩下我这一个孩子了,母亲是不舍得我离开她。”李汉英说,就这样她顺从了母亲的意愿,留了下来。

  记者 车少远


来源:琅琊网-沂蒙晚报  编辑:张妍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