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自忠血战临沂:击溃日军王牌板垣师团

www.langya.cn  琅琊网        发布时间:2016-11-21 11:13:00 论坛

  

  (本书摘自《老兵口述抗战》 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作者:李幺傻)

  两天后,59军取得大捷。

  这场大捷叫作临沂大捷,是张自忠军事生涯中最辉煌的战例之一,是59军“一朝成名天下知”的经典战例。

  阮明刚说,59军刚从湖北襄樊出发的时候,张自忠就严明纪律,“谁也不能祸害百姓,谁祸害百姓就枪毙谁。”张自忠还说了一句很粗的话:“要靠,就靠你姐你妹去,别害百姓了,百姓给你吃给你穿,就是你爹娘。”

  阮明刚说,张自忠容貌威严,脸上有一颗痦子,他要求很严格,士兵们都有些怕他。他没事的时候,就摸着那颗痦子。

  在忻口会战中,李长维所在的川军是和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作战;而在临沂大捷中,李长维所在的59军还是和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作战。在忻口会战后,李长维所在的川军彻底被打残,所剩无几的弟兄们划归了张自忠的59军。

  板垣征四郎自幼学习中国文化,深谙中国民情风俗,而且能够讲一口流利的汉语。很小的时候,他就抱着建功立业的梦想来到了中国,参加了1904年的日俄战争,身负重伤,差点死亡。

  日俄战争让板垣征四郎第一次了解到了中国东北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矿产资源,回国后,板垣征四郎就建议日本先占领东北,稳固基础,然后占领中国。这和日军很有名的战略家石原莞尔的想法如出一辙。很快地,和石原莞尔一样,板垣征四郎就将占领中国作为自己的目标,他先后来到了中国的云南和汉口。每到一地,板垣征四郎都会考察地理,绘制地图。在汉口,他与同样来到中国绘制地图为侵略战争做准备的石原莞尔一见如故,一拍即合,从此结下了友谊。

  九一八事变前夕,板垣征四郎先后在中国生活了20年,他像一名不辞劳苦的驴友一样,踏遍了中国的山山水水,他对中国的地理、军事、政治、经济、文化都了如指掌,他比中国的驴友还了解中国地理。

  七七事变后,日军计划在河北保定涿州一带举行大会战,板垣征四郎的第五师团第九旅团也被调离参战。而不满足于袖手旁观的板垣征四郎带领半个师团,和东条英机遥相呼应,沿着平绥线两侧,向南进攻。阎锡山的晋绥军紧急北上救援,当晋绥军主力进驻大同一线,缠住了东条英机时,板垣征四郎又带领半个师团,像一条滑润的泥鳅一样,沿着太行八陉,飞兵直下,直取平型关,打开山西门户。

  太行八陉指军都陉、薄阴陉、飞狐陉、井陉、滏口陉、白陉、太行陉、帜关陉,古称太行八陉。这是今天的中国人几乎忘记了的军事险境,也是当时的人们很少走通的天堑雄关,而板垣征四郎不止一次在这里走过,绘制了详细的军事地图。当日军进入山西时,他们参考的就是板垣征四郎当初绘制的地形图,这份地形图比阎锡山手中的军事地图更详细。

  中国地形复杂,民间方言中,有很多对独特地形的称谓,比如峁、崮、陉,等等。峁只出现在西北地区,指顶部浑圆、斜坡较陡的黄土丘陵;崮只出现在沂蒙山区,指四周陡削、山顶较平的山;而陉只出现在太行山区,它指的是造成山脉中断的地形。太行山脉,它的绝对高度远远不及喜马拉雅山脉和冈底斯山脉这些在中国广为人知的山脉,甚至也不及附近的秦岭,但是太行山异常陡峭,很多地方都是直上直下,壁立千仞,根本就无法攀登。如果不沿着陉行走,只会困死山中。至今,太行山中还有与世隔绝的山村人家。

  板垣征四郎攻打山西,实在是疯狂之举,它几乎打乱整个战略部署。

  山西战事告一段落后,板垣征四郎又来到了徐州战场。

  李长维、阮明刚跟随张自忠奔赴在通往临沂的道路上时,临沂保卫战已经开始。坚守临沂的是原西北军将领第3军团军团长庞炳勋,进攻临沂的是日军第5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

  第3军团,虽号称军团,其实只有一个40军,40军,虽号称一个军,其实只有一个39师,士兵仅有一万人。第3军团,就是人们传统说法中的“杂牌军”。

  而一万国军居然要抗击日军一个师团,而且这个师团还是日军的第5师团。全面抗战之初,日军的军力达到全盛时期,他们一个师团的战斗力最少相当于中国三个军。而在临沂,日军一个师团攻击的,却是一个中国师的防线。

  庞炳勋原为西北军旧将,在与张作霖的部队作战时,腿脚负伤,走路一瘸一跛,人称“庞瘸子”。庞炳勋作战异常勇敢,每战必身先士卒,兼之智勇双全,累积战功,从士兵升至将军。

  大战在即,李宗仁巡视第3军团,其实也就是巡视39师,他对庞炳勋说:“军人当为国家民族而战死战场,方死得其所。”庞炳勋说:“打了那么多年,互相残杀,让人寒心。今日与日军交战,死而无憾。”

  大战在黎明前打响,第5师团出动了飞机、大炮,向着临沂城狂轰滥炸,城墙倒塌了,日军的坦克沿着倒塌的城墙开了进来。第3军团拼死坚守,士兵们腰缠手榴弹与坦克同归于尽,冲进城里的日军,又被赶了出去。

  日军一连攻打多日,也无法攻入临沂。

  后来,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敌军穷数日的反复冲杀,伤亡枕藉,竟不能越雷池一步。当时随军在徐州一带观战的中外记者与友邦武官不下数十人,大家都想不到一支最优秀的'皇军'竟受挫于一不见经传的支那'杂牌'部队。一时中外哄传,彩声四起。”

  然而,毕竟众寡悬殊,激战多日,第3军团还是无法抵挡第五师团疯狗一样的进攻,日军冲入了城里。庞炳勋把身边的警卫都送到了第一线战场,马夫、伙夫、担架兵、运输兵都从地上捡起枪支参加了战斗。庞炳勋身边再无可派之人,他拿着手枪,等着日军冲进来,决一死战。

  当时,庞炳勋被压在了城内一角,渐渐逼近的日军的枪声都清晰可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日军的背后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张自忠的59军赶到了。

  张自忠的59军是一昼夜急行180里,风雨兼程赶来的。

  几乎面临灭顶之灾的第3军团欢声雷动,军心大振。庞炳勋挥舞着手枪高喊:“杀出去!”

  第5师团遭受两面夹击,狼狈退出了临沂城。

  当时,庞炳勋没有想到,前来救援他的,是张自忠。两人素有仇隙,曾经一度不共戴天。

  张自忠和庞炳勋此前都是西北军的旧将,军阀混战时期,有一次庞炳勋被困,弹尽粮绝,几乎丧命,是张自忠率队救援了他。中原大战时期,西北军和晋绥军联合起来与蒋介石的中央军作战,庞炳勋阵前倒戈,投降了蒋介石,转身偷袭张自忠,张自忠差点死于他的枪口。张自忠逃过劫难后,曾发誓说:“与庞瘸子这等不忠不义之人,不共戴天,势不两立。”

  后来,蒋介石统一各路军阀,张自忠虽与庞炳勋一同效力,但从无来往,即使见面,也是咬牙相向,怒目而视。

  日军第五师团猛攻临沂城,庞炳勋危在旦夕,临沂城危如累卵,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手中再无可派之兵,只能派刚刚来到徐州报到的张自忠前去救援。张自忠毫不犹豫地领受了命令,然而,他在回到部队布置作战任务的时候,受到了很多西北军老将的抵制。他们说,对于庞瘸子这等不忠不义的人,不去攻打他就不错了,为什么现在还要去救他?

  张自忠苦口婆心地给大家做工作。直至今日,59军的老兵们都记得张自忠在战前动员会上的讲话,他说,庞炳勋当年偷袭我,差点要了我的命,但是那场战争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争权夺利,是不光彩的。我和庞炳勋的仇,那是私仇。现在,庞炳勋在和日本人作战,日本人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侵犯我河山,杀害我百姓,我们现在要报的,是国仇。在国仇面前,个人的私仇又算得了什么?如果我们今天看着日本人打进临沂城,坐视不救,我张自忠和59军的所有弟兄都会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张自忠一席话拨开迷雾见晴天,59军高呼:驰援临沂,杀尽日军。

  阮明刚说,那年在临沂打仗,打得很惨,日本人有飞机有坦克,59军都没有,59军最好的武器,就是重机枪。一个重机枪至少需要十几个人伺候,四个人抬着,其余的人背子弹。重机枪的子弹和步枪的子弹不一样,比步枪子弹要大很多,而且,重机枪非常费子弹,一架重机枪,要配置几千发子弹。而在追击敌人的时候,重机枪边跑边打,四个人抬着,一个人射击,后面是背着子弹的人跟着。所以,重机枪对身体素质要求很高。

  59军的重机枪很少,打仗主要依靠轻机枪。

  阮明刚在临沂战役中,是一名副机枪手。

  阮明刚说,一挺轻机枪重17斤,发射两种子弹,一种子弹的后面是红色的,一种子弹的后面是绿色的。而汉阳造子弹的后面是黑色的。轻机枪手也要求身体素质很好,要求能够一手提着17斤重的轻机枪冲锋,不能落在手持汉阳造的士兵后面。

  至于为什么有的子弹是红色,有的子弹是绿色,阮明刚没有说。我想,可能是不同的兵工厂生产的吧,因为那时候的轻机枪,不可能发射燃烧弹,也不可能发射曳光弹,它只能发射机枪子弹。

  临沂战役中,59军的子弹不够用,张自忠向李宗仁请求支援弹药和武器。李宗仁只给了一些手榴弹。那时候中国的兵工厂生产不出坦克、大炮,就只好用简陋的设备大量生产手榴弹。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只有中国的军队才有投弹训练,要求投弹达到多少米,才是一名合格的战士。看看欧洲的“二战”电影,几乎见不到士兵们投弹的镜头;再看看中国的抗战电影,没有一部里面没有投弹的镜头。

  临沂战役是新兵阮明刚参加的第一场战役。在这场战役中,阮明刚打死了一名日本鬼子。

  59军来到临沂的时候,临沂几乎被日军全部占领。张自忠下令:冲进城去,杀光日军。这一年来,全国人都在骂张自忠是汉奸,张自忠心中憋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一直渴望着能够喷薄而出,现在,日军就在眼前,他双眼血红,提着驳壳枪就冲了上去,卫兵拦也拦不住。军长身先士卒,士兵们更是战意盎然,他们像一群野狼一样嗷嗷叫着冲向临沂城。

  几十年后,阮明刚还能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参战的经历。他说,每一处阵地都经历了反复争夺,死人一堆一堆,像田野里割倒的麦捆子一样,地面都被血染红了,双脚踩上去黏黏的。日本人一批一批地拥上来,战士们用手榴弹把他们砸退了,这时候,步枪已经用不上了,因为步枪打一枪上一发子弹,太慢了,你的子弹还没有换上,日本人已经冲到了跟前。所以,这时候最好的武器就是手榴弹,噼里啪啦地砸过去,像下了一锅饺子。但是,扔手榴弹也有学问,扔得早了,日本人又会回掷过来,造成自己人伤亡。所以,手榴弹的拉环一扯开,心中默数一二三,再扔出来,刚好落地的时候就爆炸。

  阮明刚是副机枪手,专门给轻机枪喂子弹。他说,轻机枪有两个枪管,轮换使用。一个打热了,就换另一个。

  战士们奋勇作战,还是阻挡不住日本人如潮的进攻。双方开始拼刺刀。

  阮明刚说,日军一看要拼刺刀了,都把子弹先退出来。中国军人不会到没有子弹的时候才拼刺刀,而是给枪里留一颗子弹,装作子弹打完了,和日本人拼刺刀。日本人哇哇叫着扑上来,中国军人也大喊着迎上去。拼刺刀的时候,都要喊叫,是为了给自己壮胆,也是为了威吓对方,占据心理优势。抗战前期的鬼子很硬,你喊,他也喊;后期的鬼子很软蛋,你一喊,就吓坏了,转过身夹着尾巴跑了。

  有人分析说,日军拼刺刀是真拼,中国人拼刺刀是半真半假,能拼过你,就用刺刀;拼不过你,就开枪打。所以,前期鬼子的单兵作战能力很强,个个都是拼刺刀的好手,但是,只要一拼刺刀,死的竟然比中国人多。

  日军冲上来的时候,阮明刚没有步枪,只有机枪,机枪手牺牲了,他操起17斤重的轻机枪,抡得像车轮一样。一名日本兵端着刺刀冲上来,阮明刚一枪托砸在了他的肩膀上,日本兵踉踉跄跄,阮明刚又抡起机枪,斜着砸在日本兵的太阳穴上,日本人倒了下去,脑袋像开瓤的西瓜一样姹紫嫣红,鲜艳夺目。

  阮明刚的力气很大。我在采访他的时候,同村的人说,阮明刚50多岁的时候,两个壮小伙也无法近身。今年93岁了,他有时候还去地里干农活。

  临沂战役前夕,板垣征四郎计算了59军和临沂之间的距离,认为59军要赶到临沂增援,最少也要三天。而在这三天里,板垣征四郎完全能够吃掉庞炳勋,然后转身对付远道而来的张自忠。他没有想到的是,张自忠的59军一昼夜强行军180里,赶到了沂水岸边。此时,庞炳勋被压在城内一角,拼死抵抗。

  庞炳勋见到张自忠,握着他的手,百感交集地说,老弟啊,为兄过去对不起你,没想到你还能来救我。如果你再晚来一步,就只能收拾为兄这把老骨头了。

  当时,庞炳勋已经年逾花甲,而张自忠将军46岁。张自忠说,庞兄放心,过去的事情一笔勾销,小弟一定拼死替你打赢这一仗。

  此后,庞炳勋与张自忠成为生死之交。

  59军的临沂战役一共经历了五天,从1938年3月14日将士们夜渡沂水,用手榴弹和刺刀向日军猛攻开始,五天后的3月19日,张自忠下达了总攻击令,59军所有将士高呼着口号,冲向敌阵,战至夜半,板垣征四郎终于胆怯了,以放火为号,日军全面退却。

  老兵们说:“五天五夜,都没有睡过觉,实在太困了,就抱着枪猫着腰打个盹,鬼子上来了,又端着枪把鬼子压下去。”

  阮明刚说,这五天里,日军白天进攻,依仗着飞机、大炮和坦克,抢占了59军的阵地,而夜晚来临的时候,59军则摸上被日军占领的阵地,与日军短兵相接,用手榴弹和刺刀又将日军赶走。城中拼死坚守的庞炳勋军团也趁势反击,第5师团占不到便宜,只好狼狈逃窜。

  老兵们说,日军逃走的时候,光死尸就装了120辆卡车。还有900多具死尸来不及运走,日军只好砍下这些死尸的右手,装在卡车上。

  第5师团,日军的甲级师团,板垣征四郎吹嘘天下无敌的第5师团,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一败于林彪,二败于张自忠。号称“铁军”的第5师团,却都败于武器装备极为落后的八路军之手和一向瞧不上眼的杂牌军之手,板垣征四郎颜面扫尽,痛心疾首,几乎要切腹自杀。

  临沂战役,日军伤亡4000余人,而被59军伤亡的,就多达3000余人。第3军团和59军也伤亡9210人,而59军伤亡4482人,其中军官伤亡199人。这场战役中,最为人称道的是刘家湖之役,59军全歼日军第3大队一千余人。而59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仅全体阵亡的就有26旅678团2营和113旅226团第6、第10连,114旅227团第12连,225团第7连。张自忠看到曾经生死与共的弟兄战死沙场,心情沉重地说,真比油煎心肠还狠。

  临沂战役结束后,阮明刚所在的连队仅剩七八个人,他升为机枪手;李长维所在的连队仅剩十几个人,他升为副排长。

  而此战,张自忠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到临沂的。在临沂之役前夕,他曾致电西北军旧将鹿钟麟:“战而死,虽死犹生;不战而生,虽生亦死。”而以后在每次战役中,张自忠都把它当成自己参加的最后一次战役。

  临沂之役震动全国,而取得临沂大捷的,竟是当初万民口诛笔伐欲置其于死地的张自忠,当时的人们无不恻然,怆然,戚戚然。

  张自忠将军一战成名,洗刷了自己身上的汉奸罪名,抹去了泼在自己身上的积年脏水。

  此战之后,再无人说张自忠是汉奸。

  此战之后,张自忠升为27军团军团长,兼59军军长;半年后,又升为33集团军总司令。


来源:琅琊新闻网  编辑:朱贵涛
分享到: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相关文章:

社区热图

琅琊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琅琊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各类新闻﹑图片、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版权,均为琅琊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

文苑热帖

临沂老照片